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三百九十六章 吃香蕉的方式

  此時此刻,場面顯得相當的安靜。
  那些跟著野戰哥過來的人,一個個心都懸在了嗓子上,生怕李子木的枪口一個沒有握好,野戰哥的腦袋就會給爆開!
  就這么頓了一陣,李子木接著說道:“今天的事情,你們最好別再想著秋后算賬。老子今天把話放在這兒,倘若今后老子的朋友和親人們,有人受到你們的傷害,呵呵,那結果就是誰也甭過了!我會拉著所有人來陪葬!”
  李子木不等眾人答話,一只手握著手枪,慢慢的用力,將手上的枪給狠狠的揉成一團,像是扔一團廢鐵一樣,隨手給丟在了野戰哥的腳下!
  “這是手機的內存卡,老子還給你。野戰哥,今天你所用的招式,真的很老土!我希望這件事,今天就到此為止。咱們要么兩清,要么就來個你死我活。記住,只要老子有一口氣在,我就不會任人宰割!”李子木說著,將手機的內存卡取出來,也扔到了野戰哥的腳下。
  做完這一切以后,李子木就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  此時他根本就不擔心,身后會有人出來放冷枪。如果他們還有枪的話,也就不會出現這么被动的局面來,而剛才他所展現出來的實力,早就達到了他想要達到的目標,如果再有人非要出手动他的話,那可就真要好好地掂量掂量。
  在這么一個崇尚金錢權利的時代,好的出生固然能給你博得一個高的,但是沒有實力的話,只能是一個立不起來的空袋子。
  這件事情過后,在梁夢二的黑暗界,李子木就用鐵一樣的拳頭告訴了大家——他并不是個软柿子,而是一個能捏硬柿子的強人!
  李子木聽力機極好,聽見后面窸窸窣窣的收拾東西的聲音,并沒有人從后面再來偷襲他,這讓他稍稍放下心來,迅的離開了這里。并不是因為那樣骑虎難下,而是他真的不想去結下這個梁子。這不是李子木害怕,而是閻王好送,小鬼難缠,現在不去多看著,就是一種慈悲,就是他的現在的態度!
  太阳早就在山頭沉了下去。
  舉目望去,蒼蒼的莽林連著漫天晚霞,就像是即將謝幕的舞臺。
  不知怎么的,李子木的心情,突然有點兒難過,再也沒了剛才霸氣無匹的樣子。
  百無聊賴的順著通往市區的主干大道走著,忽然遠遠地看見一輛車往這邊開著,李子木正好奇這個時候還有誰往這邊來。車子慢慢的近了,車窗搖下以后,肖鐸一張焦急的臉露了出來。
  看見李子木安然無恙的時候,肖鐸這才長出了一口氣道:“李子木,你沒什么事兒了叭?快,趕紧上車!”說著他慌慌張張的趕紧下車,打開車門,好讓李子木上車。跟著下來的居然還有彭歡,這讓李子木的心里暖哄哄的。
  他一掃先前的落寞,再次恢復了原來的樣子,淡淡笑道:“呵呵,我能有什么事情,就是和他們一群人聊了一陣。誰知道聊著聊著,這些人竟然尋思著晚上喊我去做大保健。當然你是知道我的,我可是個好學生,這件事自然就讓我給義正言辭的拒絕咯。我是社會主義優秀青年,資產階級的那一套,怎么能夠腐蝕我呢?”
  彭歡和肖鐸并沒有聽他在那閑扯淡,圍著李子木前前后后的看了一遍,確認沒有什么問題以后,他們的心才放下來。
  肖鐸接口道:“行了,你大爺的,老子知道你牛逼了不行么?趕紧走吧!”說完也不容分說,拉著李子木就上了車。
  一骑絕塵,只留下揚起的灰塵。
  今天的事情,就這么給遠遠甩在了后面,而前面的未知,則將是一個全新的開始!
  生活并沒有因為這么一場意外,而偏離先前所預定的軌道,所有的故事,都在向前繼續發生著……
  高亮這段時間見到了李子木,可是相當的客氣,雖然并不怎么有太多交集,但是在比賽的時候,在訓練的時候,那還是非常客氣的,這可真是讓人有些大跌眼鏡。
  陳哲這段時間,也是夹紧了尾巴,每次見到李子木的時候,那就是“木子哥,木子哥”的叫,嘴可真是甜到不行!
  李子木的心也忐忑著,但是這么過了一周,并沒有什么人再過來找茬,這時候他也就無所謂起來。害怕倒不是,而是總是覺得,就像是戲劇一樣,還沒有上演完畢,會不會總在哪個自己不經意的時候,就會血腥的上演了。
  不過讓李子木想不到的是,他給與野戰哥他們的沖擊,就像是現在一個特種兵給予一個普通學生的沖擊一樣!
  尊重也好,尊嚴也罷,最后都是建立在實力上面的!
  那天晚上李子木坐著肖鐸的車回來以后,并沒有向他們提起當時是如何結局這場危機的。李子木依舊是一貫的胡言亂語,滿嘴哈哈的解釋著,在他們走了以后,他就讓紅毛這群人給圍著,不過聰明的李子木給這些人聊了一下雷鋒同志助人為樂的故事,然后講了一下孔融讓梨的謙讓,最后這群人被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,事情就這么和平的解決,將李子木給放了回來。
  林新月比較單純,聽完以后嘟著小嘴,神采飛揚地說道:“呵呵,我就說嘛,大家都是高生,哪有會不講道理的人呢。只要好好和他們說就可以啦,嘻嘻,要是我留下的話,你肯定就能回來的更早咯!”
  說完她還因為走的早了一些,而在心里內疚自責著。
  這可真是讓李子木有些哭笑不得。
  其他的人自然不會相信李子木這些騙人的鬼話,不過他既然不想多說,大家見他平安無事,也就沒有去怎么問。
  肖鐸依舊清楚的記得,當然搖開車窗,看見李子木的時候,他一個人走在路上顯得很是悲涼。肖鐸并沒有將這件事情給講出來,只能在心里面說,兄弟,下次,我再也不會先離開!
  日子就這么漸漸風平浪靜下來。
  九月快到月底的時候,校園里的桂花依舊濃烈而又低調的盛開著,滿院子的幽香在不經意間,就能和人撞上一個滿懷。
  李子木吃完晚飯,接著在籃球場上訓練了一陣,等到回到教室的時候,早就過了晚自習的時間,眼看著都在上第一節課。
  重點班的學生,玩的時候性格開朗,可在學習上,都有那么一股子誰也不服誰的勁頭。當他走进教室的時候,韓梅梅正在門口低著頭讀書,聽到敲門聲就機械性的將門打開。
  英語老師郭采潔看見李子木进來的時候,老遠的站在講臺上面捂著鼻子,眼睛里散過一絲厭惡:“你干什么去了,上課了都不知道么?”
  對于這種英語只考了十來分的學生,她自然不會有什么好臉色的。
  郭采潔是那種妖媚于外的女人,長相雖然和江丹蕾差不多,可卻沒有江丹蕾身上那種冷艷的氣質,在一顰一笑間都有種小家碧玉的溫婉,有種讓男人念念不忘的嬌柔。
  “哦,老師,我剛才在訓練,所以回來的有點兒晚!”李子木撓撓頭,這段時間巨大的体能消耗,再加上身体进化的原因,他也懶得和老師說什么廢話。
  “李子木,可真有你的啊,這都什么時候咯,這個星期的周四和周五,就要进行九月份的摸底考試,你知不知道,還有心思去打籃球!”郭采潔沒有假以辭色,冷著臉說道:“這籃球能吃么?以后會讓你考上大學么?”
  不待李子木說話,她繼續說道:“好咯,趕快下去,看見你我就煩!”
  李子木頓時愣了一下,不知道哪里惹到了這個美女老師。
  畢竟郭采潔向來都是個有著很好的脾氣的女老師,在同學們口碑很好。雖說對他算不上太好,可最起碼沒在班上像這樣嚷過誰。只是李子木不知道,只要是個女人,總會有那么幾天壞脾氣的。
  就這么頓了一下,李子木開口道:“老師,我想問你一個問題?”
  “呃……”
  郭采潔被這突如其來的跳躍弄得有點懵,可是她的好奇心頓時就上來了,點點頭說道:“嗯,什么問題,你來說說看?”
  “嗯,老師,問題是這樣的。前幾天我看了一本書,有人說吃東西的姿勢,可以暴露出一個人的性格來。”李子木微微一頓,看見郭采潔正在專注的聽著,而不知道什么時候,教室里的讀書聲也漸漸的小了下來。
  在不知不覺間,越來越多的人,都慢慢的習慣被李子木牽著鼻子走,似乎在他的身上,總有著大家意想不到的精彩。
  李子木很滿意大家的反應,他清了一下嗓子說道:“有甲乙丙三個女人,甲呢,每次吃香蕉喜歡含著吃;乙呢,她也有一個習慣,她喜歡吮著吃;而丙呢,她也比較特別,她喜歡一遍一遍的舔著吃!老師,問題來了,您覺得在這三個女人,哪個女人結婚了?”
  李子木這句話剛說完,教室里的男生全都在窸窸窣窣的,慢慢的笑聲就傳了開來,雖然很小卻逃不過人的耳朵。
  郭采潔的小臉上,慢慢就開出了兩朵櫻花來,她娥眉一挑,有些惱怒地叫道:“李子木,你你你…你下流至極!”
  不管怎么樣,在這樣公開的場合上面,被自己的學生出言調戲,那就必須有這樣的表現。郭采潔喘著氣,胸部起伏,煞是可觀,杏眼圓瞪,如果不是人多,這會兒怕是當場就把李子木給活吞了。
  迎著郭采潔冒著火的雙眼,李子木并沒有退卻,反而淡淡的笑了起來,好似一陣清涼的風那般,接著他聳了一下肩,一臉的無辜地說道:“老師,我怎么啦?結婚的那個女人,肯定是手上戴了婚戒的那個女人啊。”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