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三百九十五章 槍法不準

  野戰哥使了一個眼色,其他的人馬上就包夹了上來。
  李子木剛好擋住他們這些人,給肖鐸他們足夠的離開時間。
  “臥槽尼瑪,你小子狂得很?”野戰哥旁邊的那個瘦削的刀疤臉,沖上的時候,抬起腿,一個劈腿直接砸向李子木的門面,李子木往后撤了一步,硬生生的用手扛住了那一腳,手上用力一撣,像是拿開沾到身上的臟東西一樣。
  刀疤哥頓時一個趔趄,沒有站穩,向后退了幾步。
  這貨的眼睛里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,不過他也是久經沙場的老手,那種驚訝在他的眼睛里面只是一散而過,只是覺得大意失荊州,于是整理以下衣衫,活动了一下手腕,嘴角冷笑道:“唷呵,小子你行啊,***還真有兩下子!”
  紅毛和高亮并沒有馬上就沖上來,一來他們知道李子木的實力,二來在這樣的情況下,他們也想狠狠的羞辱一下李子木。想要打敗一個人,生理上的傷痛固然重要,可要是能將他的驕傲,尊嚴給踩在腳下,這樣他就不會再有翻身的機會。今天,就要把他那副驕傲的德行,狠狠的踩在腳下!
  眼見刀疤臉一個不慎,吃了一些暗虧,吃驚之余,高亮趕紧出來圓了一下場,冷笑道:“刀疤哥,這小子狡猾得很,咱們沒必要跟他單打獨斗的,一起上去直接就廢了他!”
  “哼,不用,你們都站著!”
  刀疤哥擺了擺手,褪下了衣服,賁起的肌肉上面紋身遍布,給人一種另類的沖擊感。
  這貨原名叫張武,從部隊里出來的,一雙拳腳在圈子里面還是很有些名氣的,這次竟然會在這么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屁兒孩手里著了道兒,雖然在別人看來這是他太過大意,可是在他心里的震驚,確是無法言喻的。
  這小子的力量,實在是太可怕了!
  “嘿嘿,小子,來讓老子看看,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!”刀疤臉擺擺手,示意大家散開了一些。
  “我呢,其實就是個好好學習,天天向上的學生,從沒想過要和誰爭個什么,可是今天看來是沒辦法了。趁著現在時間還早,呵呵,我就在百忙抽出點兒時間,來陪你好好的玩玩兒!”李子木說著,臉上又掛上熟悉的笑容,像是在和多年的朋友那樣閑聊著天。
  李子木打的自然有他的如意算盤,今天如果不能這群人有個交代,怕是以后他都不會有什么清凈的日子,可是他能看的出來,這個刀疤哥是手上真正有貨的人,所以這才選擇先來激怒他,這樣在大意與憤怒,依照這貨的性格,定然就不會讓別人參與到其來,那么這個時候才會露出破綻,好給他一個機會,選擇一個最快的方式來解決掉這個人,剩下的才能有和別人談判的條件。
  “嘿嘿,好個好學生!”
  果然,一聽了這話,刀疤臉頓時就笑了:“你們都給老子站一邊兒去,等下過來替他收尸就行了!”
  誰知道他的話還沒有說完,李子木就像是一道閃電般沖了上來。這讓刀疤哥稍稍愣了下神,你***,不講規矩的人多了去,可是這么不按規矩出牌的人,老子見得可真不多!
  這貨心里這么想著,手上可沒有閑著。
  只見他張開身子,一下將李子木霸道的力量卸了下來。
  李子木知道自己的短板,雖然自己獲得了常人不會擁有的異能,但是到現在也是更多地体現在度和力量上面,一招一式的和別人短兵相接,那肯定是要吃虧的。他充分利用自己的度和力量,并沒有和刀疤臉有身体上的接觸,忽然他靈機一动,慢慢的貼近了刀疤臉。
  就這么攻防了一陣,刀疤哥卻是越來越心驚。
  李子木的体能和度,根本就超乎了這貨的想象。雖然李子木的招式顯得很青澀,可是一力降十會,這貨根本就占不到什么便宜,而且感覺眼前的小子,似乎越跑越有勁兒,根本就沒有停下來的時候。
  再這么戰下去,老子豈不是要累死在這兒?
  你大爺的,要真是這樣,說出去不就成了個天大的笑話?
  這時刀疤哥突然看到李子木主动貼近身來,并且露出了肋間這個虛弱的部位。看到李子木的這個大破綻以后,這貨頓時傾盡全力,度快的不可思議,揮动著一雙鐵拳砸了過來。
  可也就在這么一瞬間,李子木也卯足了勁兒迎了上來。
  很顯然,刀疤哥再次低估了李子木的度。在暑假的時候,也是一個刀疤狼,這才將李子木体內的潛能開發出來,說起來每一個刀疤都非善人,可對李子木來講,這些人還真有那么點兒授業恩師的味道。
  李子木一個錯身,堪堪避開這泰山壓頂之勢,同時順手拉著刀疤臉的手,下盤一個掃腿,雙手像是鉗子一般,死死的扣住了刀疤臉的手腕,反剪到背后。李子木的力量相當的大,一下就讓刀疤哥死死地不能动彈。
  這種結果,大大的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!
  這一下,轮到野戰哥和他周圍的小伙伴們驚呆了!
  在經過了短暫的驚訝以后,紅毛抽出來了隨身帶著的馬刀,瘋了一般的砍了上來。
  李子木眼觀六路耳聽八方,并沒有老遠就開始躲避,就在刀尖沾身的那一刻,另一只手像靈蛇一般搭住了紅毛的手腕,一個用力,紅毛腳下不穩,借助于慣性立馬就摔到了刀疤臉的身上。
  接著李子木手上使了巧勁兒,握住了紅毛另一只拿有砍刀的手腕,使那馬刀的刀刃分毫間,剛好就放在了刀疤臉的喉嚨处。
  紅毛立刻就是滿身大汗。
  你大爺的啊!
  這簡直就是在玩命啊!
  身下的刀疤臉雖然見慣了砍人的仗勢,可是在這刻也嚇得出了長長的一口氣。
  李子木長長的吼了一聲,凜凜如從天而降的殺神一般。男人就應該快意恩仇,腳下的土地,懷里的女人,身邊的兄弟,身后的家人,那是責無旁貸的。
  今天你欺我至此,那就以牙還牙!
  可是突然間,李子木感覺后腦勺涼涼的,一個桿狀的物質抵在自己后腦勺上面!
  gan你娘的!
  螳螂捕蟬黄雀在后!
  李子木在心里暗罵著自己的大意。
  “橫啊,打啊!打啊!你他妈能打!打啊!”一個近乎咆哮的聲音在李子木背后響起,冰涼的干狀物杵的腦袋生疼。
  李子木的眼角瞟過來,才看清楚是一支枪,黑色的寒光看的讓人心寒。
  “草泥馬,還不松手,信不信老子今天一枪崩了你?!”身后的野戰哥面目猙獰地咆哮著。
  李子木早就是鬼門關上逛過一圈的人,所以這還不至于讓他手足無措,在心里面稍微的計較一下,他的手慢慢的松開了。
  感覺到枪口抵住后腦勺微微的动了一下,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,李子木就像是蟄伏已久的獵豹一樣,忽然暴起,轉身迅的從野戰哥的手里面把枪給搶了過來,轮著就是一腳,踢到了野戰哥的膝部。
  尚未等到野戰哥反應過來,一桿黑洞洞的枪,就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面!
  “信不信,老子今天一枪崩了你?!”
  李子木笑了起來,俊逸的面龐躺著絲絲的汗水,顯得有點兒詭異。剛才那一連串的动作,都在這電光火花間讓他給完成了,眼花繚亂的动作,根本就不給人喘息的機會!
  “都往后面給我退!”
  李子木對其他人命令道。
  其他跟過來的人,這會兒他們早就懵了。李子木并沒有完全的釋放出他的異能來,可是所展現出來的戰斗力,早就超出他們心臟的承受能力。
  可等到這些人回過神來,卻仍舊是色厲內荏的。
  二狗子惡狠狠地吼道:“李子木,你到底想干什么,這樣做你就不怕鬧出人命么?”
  “呵呵,人命?你他妈這是在給老子講笑話么?***,你們用砍刀往老子身上砍的時候,用枪指著老子的腦袋的時候,想過老子的命么?”李子木的臉上依舊掛著慵懶的笑容:“現在你們來給老子說害怕鬧出人命?你們早干嘛去咯,昨天的隔夜屎卡住了嗓子是么?啊?啊!”
  李子木兇神惡煞,像是成了魔一樣。
  說著他忽然就揚起了手枪,朝著天空狠狠的放了一枪!
  “啊!”
  一直跟在野戰哥旁邊的那個女的,捂著耳朵一聲尖叫,其他的人也都給這枪聲驚呆了。
  野戰哥離得最近,這突如其來的枪聲讓他們嚇得不輕,可等到看清枪口對著的方向,他們全都在心里松了一口氣,只是臉色看起來很是慘白。
  林晚歸的鳥兒,被這突如其來的枪聲驚起,稀稀拉拉的逃逸,夕阳已經慢慢的沉了下來,胭脂一樣的暈紅鋪滿了天際,被淺淺的夜色染得更加深綠的叢林,托著搖搖欲墜的夕阳,正像一副濃墨重彩的山水畫!
  可是此時的李子木,卻在干著相當不和諧的事情。
  他依舊是那副慵懶的樣子,學著電影里面的人風骚地吹著枪口:“爱慕骚而瑞!呵呵,老子不是故意的,鄉下來的人,沒見過這玩意兒,呵呵,枪法不準啊!”
  說著李子木收斂了笑容,換上一副認真的表情,雙眸像是一汪千年不見干涸的深山老泉,散發的攝人心魄的寒意,沖著大家笑道:“我李子木就孤家寡人一個,呵呵,老子怕你什么?大不了這條命,老子不要咯,等到十八年以后,老子還會是條一夜七次郎的好漢!我怕你們個鳥啊,你信不信,今天老子就敢把你給斃咯?”
  說著李子木揚了揚劍眉,用枪點著野戰哥的腦門。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