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三百八十七章 美女老師有請

  李子木跟著球隊出去,這一頓可沒少喝,最后就連他也不知回的宿舍。
  第二天李子木睡醒的時候,朦朦朧朧的一看,只隱隱的看得見對頭的肖鐸,還睡的正香,口水橫流,枕頭上面湿了一大片。
  走廊前面的窗子,寢室凡是能透光的地方,統統的都蒙上了簾子。早起是李子木每天對先去教室的室友說的,他覺得睡覺必須睡到自然醒才是最健康的生活方式。
  “嘿嘿,今天起了個大早啊!”李子木轉過頭,往其他床上一看,竟然全都是空的,他頓時一愣:“尼瑪,看來今天還是睡過的節奏啊!”
  起來刷牙洗臉的時候,李子木忽然的感覺到腦袋一陣的疼痛。這幫孫子們,真是太能喝了,特別是以前那些校籃球隊的,喝起酒來就像是喝水一樣。李子木其實并不擅長喝酒,現在雖然有了雷電源,酒量也只是達到可以的境界,在女生面前吹吹牛逼還行,真要在高手面前喝依舊要低調的裝逼。
  可即使是這樣,昨天晚上他也給喝成了一個大舌頭。
  罵罵咧咧的嘀咕了一陣,李子木翻開了枕頭下面的手機,一眼就看了幾個未接電話,除了秦雯和林新月兩個小美女的,竟然還有班主任江丹蕾的。李子木頓時清醒了一大截,翻到了江丹蕾發來的短信:
  ——“午下課后,來我辦公室!”
  看著短信,李子木眼前再次浮現出面前那張冷若寒霜的臉,那嫵媚动人的嬌喘,那一抹欺霜賽雪的白嫩,他的小弟弟就情不自禁的驕傲的站了起來。
  拉開了簾子,只見外面一片晴好,李子木接著喊醒了肖鐸,一番洗漱后,兩人就結伴去了教室。
  一個上午就這么平平淡淡的過去。
  “喂,李子木,起來啦!”一陣淡淡的桂花香味,似有若無的襲进了李子木的鼻子:“李子木,江老師讓我來喊你,她現在正在辦公室里等著你呢!”
  “啊哈哈哈,原來是班長在叫我啊!我剛在夢里夢到班長,班長大人你就來咯。”李子木像是彈簧一樣突然從桌子上面彈了起來,頓時給凌雪漫嚇了一大跳,害得她輕抚著胸口,極力平靜下情緒。看著女孩的窘態,李子木笑嘻嘻的說道:“呵呵,看來這個美夢,我只能等到晚上躺在床上以后,再接著做咯!”
  李子木滿口花花的,但是卻目不轉睛的盯著凌雪漫的胸部。
  剛才凌雪漫剛過來的時候,李子木就知道了,但是他仍然假睡,透過手指間的碎光,看見凌雪漫俯下身來,凌雪漫今天上升穿了一件t恤,領口稍微開得有點大,這樣來一來,春光無限美好。李子木貪婪的看著,黑色的蕾絲胸下面,白皙如玉,讓人看了血脈賁張,忍不住想要鉆进去,体驗一下其的溫柔。
  “額,李子木你就別在這里耽擱時間啦。江老師說讓你現在,立即去辦公室里找她,她說有事情找你。”凌雪漫說著就站了起來,覺察到李子木眼神里的異樣,女孩有意無意的扯了一下t恤。
  李子木揉著眼睛笑道:“呵呵,這才一天沒見面,江老師就想我了啊。班長,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過去?”
  “你去過江老師的辦公室沒有?嗯,還是我帶著你一起去吧!”凌雪漫的臉上有點兒紅。
  “美女有請,小的不敢不從!”
  “嘻嘻,李子木,我還以為你不敢去呢。你昨天沒來上課,就連今天早上的早自習也沒來上。你剛才都沒看見,江老師的臉色有多么的恐怖。嘿嘿,李子木,這下你可慘啦!”凌雪漫笑靨如花,窗外的微風吹进來,長發隨風搖曳,看起來是那么的賞心悅目。
  李子木伸了一個懶腰,撇著嘴笑道:“我為什么不敢去啊,江老師難道會吃人啊?再說咯,現在聽你這么一說,我倒真想去看看咯……”
  “呃……”
  李子木的回答,出乎凌雪漫的預料。
  這讓凌雪漫有些好奇,于是追問道:“為什么啊,李子木?你和別人可真是不太一樣,每次我和同學們說,江老師找他們過去,這些人就會先來問我,江丹蕾找他們什么事情,可你倒好,竟然什么都不帶問的,而且看起來似乎還很激动很高興的嘛!”
  “呵呵,這個嘛,你看啊,先是有江老師這個大美女的邀請,接著是咱們的楚大美女來俯身相邀,我能不高興嘛。這會兒我激动也是很正常的!”李子木笑著站起來,刻意的跟在凌雪漫的后面。
  凌雪漫只是覺得他這是害怕江丹蕾的表現,所以倒也沒有覺得有什么。凌雪漫蠻腰款款,在一條修身的牛仔裤的包裹下,一雙大腿渾圓修長,臀如滿月,讓人浮想聯翩。
  貪婪的在上面盯著,李子木的口水都快流了下來。
  “對咯,班長,我聽陳哲說,明天你準備喊我一起去爬山,這件事是真的么?嗯,你知道的,我李子木一向都很忙的,不過嘛……”李子木看到凌雪漫轉過頭來,頓時裝作一本正經的說道:“不過嘛,嘿嘿,明天我就忍痛,把重要的事情都先放下來,這樣你就不用擔心啦!”
  凌雪漫聽得微微一愣。
  沒一會林雪漫就掩著小嘴笑了起來:“切,李子木,你可真不要臉。別把自己弄得好像很偉大似的。嘻嘻,我看是你想跟我們一起去,這才是真的叭!”女孩說完以后,忽然覺得話里有點兒不對勁兒,聽起來怎么這么曖昧呢。
  女孩的臉蹭的一下就變得通紅起來……
  “叮當!”
  李子木一直攥在手里面把玩的硬幣掉了下去。
  凌雪漫全無防備地蹲下身來,李子木的目光趕紧趁機欺了上去。
  這一看那叫一個爽啊!
  凌雪漫的胸大到不是很大,但是那種渾圓,從內衣的包裹下呼之欲出的姿態就可見一斑。這要是能在上面摸一下,嘖嘖,這手感,套用一句影視臺詞:“想必是極好的!”
  “呵呵,大班長,謝謝啦!”
  凌雪漫毫無防備,撿起來硬幣叫給李子木,不過等看到李子木色色的表情以后,女孩好像明白了些什么,頓時叫道:“下流!”
  李子木一臉無辜的叫道:“呵呵,班長,這好像不太對哦。你剛才是不是應該說不用謝啊,什么下流啊,這都哪跟哪啊,你思維跳躍的也太快了叭!”
  凌雪漫沒有理會他,小嘴一嘟,那像灌了漿一樣的渾圓臀部扭得更歡了,她心里面的那個郁悶啊,平時哪有男生敢在他面前這樣無恥啊,可她偏偏卻一而再、再而三的上了李子木的當,可是卻只能憋在心里沒法發泄出來。
  這一路上女孩都快郁悶死了。
  李子木嘻嘻一笑,三兩步追上她,嘻嘻笑道:“我的親爱的大班長啊,我剛才是和開玩笑呢,你怎么啦,該不會真生氣了叭?……”
  “快看快看,好大的耗子!”
  “啊……”
  凌雪漫頓時就像是受了驚了小兔子一樣,蹭的一下子跳了過來,狠狠地抓住了李子木的胳膊,胸部也貼在了李子木的胳膊上面,可她自己卻全無感覺。
  李子木不讓人察覺的輕輕地晃动了一下胳膊,擠壓著凌雪漫的兩個小兔子,一邊輕輕的拍著她的背道:“呵呵,沒事兒,沒事兒。班長,那只耗子聽見咱們這么叫,早就跑走咯!”這貨的心里很是得意,看來這嚇人的招數,用在女孩子身上,可真是百試不爽吶。
  凌雪漫轉過頭來,四下里瞅了一陣,確實沒有發現耗子的蹤影,這才吁了一口氣說道:“真是嚇死人啦,人家就怕這些東西,想想都覺得惡心呢!”等她回過神來,卻發現自己的小手,正紧紧的抓著李子木,頓時松開了李子木,一張小臉越發紅的厲害起來。
  李子木變現出大義凜然的樣子,裝模作樣的拍著胸脯安慰道:“嘿嘿,沒事兒!大班長,有我在這里,耗子要是再敢出來的話,咱們就把它拿來燉湯喝!”
  “惡不惡心啊,李子木,你可真是的!”
  凌雪漫羞紅著小臉,嬌嗔了李子木一下。
  不一會兒,兩人就來到了江丹蕾的辦公室。高三的老師們有個公共辦公的辦公室,不過差不多每個高職稱的老師,都會有自己的單獨的辦公室,江丹蕾就有這么一個,平時她會在單獨的辦公室待著。
  兩人來到門前,凌雪漫敲了一下門。
  “进來叭!”
  江丹蕾的聲音從里面穿了出來,有著一股子慵懶的味道。
  推門进來之后看見江丹蕾還在備著課,江丹蕾也確實不是靠著胸上位的,這與自己的努力是分不開的。江丹蕾抬起頭,絲毫不會因為前兩天跟李子木在宿舍曖昧的事情顯得尷尬,李子木也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烫的樣子,倒也坦然自若。
  凌雪漫看了一下李子木,露出了一抹促狹的笑容,卻又有著善意的提醒。
  “雪漫,你先出去吧,把門帶一下。”對著凌雪漫,江丹蕾難得的露出了笑臉。畢竟從古自今,沒有哪個老師,會對自己的得意門生甩臉色的。
  “啊……哦!”
  凌雪漫愣了一下,本來她準備在辦公室里,看一下李子木是如何吃癟的,不過現在看來夢想是泡湯了。女孩轉過頭來,瞪了李子木一下,說道:“嗯,好的,江老師你忙吧!”說著女孩帶上門就出去了。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