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三百七十九章 宿舍樓前

  美人在懷,誰有工夫理會天上的滿月。
  女孩的臀部翹而挺拔,有著收獲季節的果實的累累質感,摸在手里極為的舒服。
  秦雯仰起頭,順著他的目光看去,只見的天上的一轮弧月,散著微弱的柔和的光線,以及遠遠地路燈照射過來的若有若無的昏黄,一切顯得是那么的靜謐安詳。
  嗯……
  哪里來的滿月呀!
  這是在秦雯的腦海里,出現的第一個感覺。
  “臭木頭,你在放屁,哪有什么……”秦雯的一句話尚未說完,兩篇薄如蟬翼的唇就被李子木給含上。這讓她忍不住嚶咛了一聲,長長的睫毛眨了兩眨,就微微的闔上,一雙手情不自禁的環在了李子木的腰上。
  李子木在夏天的時候,讓那些美嬌娘調教成了百花国里的將軍,胭脂堆里的巨匠,面對秦雯這樣小女生,這還不是小菜一碟手到擒來的事兒。他的兩只手可也沒有閑下來,一只手放在了秦雯的臀下,只是稍稍的一用力,就感受到了秦雯臀部上的驚人彈力。
  嘿嘿,這手感……
  嘖嘖嘖,真是沒的說!
  李子木在心里無限感慨著,另外一只手則在上面一路前进。
  隨著他的一路探索,慢慢的就來到了秦雯的雙峰的上。秦雯正在忘情的和他吻著,雖然也感覺到了李子木這雙不老實的手,正在不停地游走,可是這一會兒卻被他吻得使不出一絲的力氣,根本就沒有辦法來阻止。隨著李子木各種各樣的花招,像車轮戰一樣的轮番上陣,秦雯只感覺自己就像是快要窒息了一樣,可是那種感覺卻又是自己從沒有体驗過,讓她不忍割舍。
  李子木的手靈活的像是絲帶一樣,剛剛碰到她的雪峰上面,就感覺秦雯身体顫动了一下。
  “乖乖,這起碼得有c罩杯啊,要是再讓我每天晚上這樣開發一下,那還得了!”李子木開始改變攻勢,他將秦雯的身体微微的挪动了一下,一只手搂著她,另一只手則慢慢的從下邊掀起了衣服。
  “不準掀開!”
  秦雯這時察覺到了,頓時就打了他一下。
  女孩還要再說些什么,李子木卻早就霸道的吻了上去。
  他在胳膊上稍稍使了點勁兒,將秦雯環抱的越發紧。李子木伸出一只手來,慢慢的從衣服下面探了进去,慢慢摸到小腹上,只感覺上面平坦柔滑,就像是緞子一樣。接著在往上游走,頓時就摸到了兩只大白兔間的溝溝兒,只是這小溝溝太窄了,一個手指頭只能勉勉強的探入。
  李子木手上稍微的用力,將上面的小可爱向外扯了一點,大手一下便抓了上去。
  秦雯的兩座雪峰發育很好,一只手根本不能完全握住,觸手的感覺仿佛是塊留有余溫的软玉。
  李子木順手就探到上面的小櫻桃,嫩嫩的软软的,真讓他恨不能在上面輕輕咬上一口。他忍不住在上面輕輕的搓揉了一下,頓時讓秦雯渾身一顫,兩只手將他的腰環抱的越發紧,檀舌在李子木的嘴里翻滾的越發厲害,像是要將他吮干了一般。
  李子木揉搓了一陣,慢慢撒開了手,輕輕松開了秦雯。
  只見此時的秦雯,一臉的緋紅,眉目含春,嬌喘微微,不斷吐著香氣,就像是經歷了長途賽跑一般。
  “大壞蛋,就知道欺負人家!”秦雯媚眼如絲,嬌嗔了李子木一下。
  “嘿嘿,秦雯,你也太重啦,再不減減肥,腿都給我壓麻咯!”李子木笑嘻嘻的說著,雙手抱著秦雯,換了一條負重的腿:“來來來,換個地方坐著……”
  “你要干什么啊?”
  秦雯有些不解的問道。
  “嘿嘿,你把我這邊的腿給壓的太疼了!”李子木當然不會告訴她,要是不換個姿勢,秦雯那邊的胸是摸不到的。
  秦雯剛要張口的時候,李子木就再次吻了上去,沒有給小妮子說話的機會。接著他一鼓作氣,微微的松開秦雯的香腿,秦雯穿的是條裙子,李子木的手在窸窸窣窣的在熱吻,慢慢的向秦雯的裙子下摸索著。
  誰知道就在他快要到目的地的時候,秦雯卻掙開了李子木,將他的手給拿了出來。
  此刻秦雯的幽徑早就是花露潺潺,女孩隱隱約約的感覺到里面的小可爱變成了沼澤地,倘若這要讓李子木給摸到,那她不還得找個地縫鉆进去啊。
  秦雯嬌喘著叫道:“大色郎,不許再动手动腳咯!”
  “姐姐,你壓到我的腿了啊,呵呵……”李子木轉了話題,也沒有讓她過于尷尬,心急是吃不了熱豆腐的。
  “人家哪有碰到你的腿呀!”
  “啊!……”
  秦雯的手像是被蜂子蟄了一下,倏的一下拿開了。
  女孩羞紅著小臉扭頭看了一下,只見李子木的裆部就像是撑著一根木棍一樣。秦雯當然知道這是什么,趕紧轉過頭來不再說話了。
  “你看,它不聽我話的,就怨你太漂亮咯。嘿嘿,秦雯,你看這月亮真的好圓啊!”李子木嘴上分散著秦雯的注意力,手上則將他不聽話的小伙伴扶好了位子。
  秦雯順著她的話,下意識的往天上看了一下。
  此時天上月兒如溝,世間多少曖昧,都盡付在這蒙蒙的夜色了。
  兩人分開整了整衣裳,接著在草地上坐了一陣,相互將心的情意傾訴干凈,這才慢慢向小樹林外走去。一路上在那隱隱的暗处,有些草木正在有節奏的搖晃著,秦雯這個年紀的女孩,自然知道這是什么情況,紅著小臉的她眼觀鼻,鼻觀心,羞得只想早點離開這個充滿魅惑的地方。
  一路走出小樹林,有一條筆直的路,通往學生公寓。
  李子木將秦雯送到女生樓下,就轉身朝著男生公寓走去,誰知道走了沒一陣,就看見距離公寓不遠处的路上站著一堆人。
  李子木剛走进的時候,就聽見一聲阴阳怪氣的聲音傳了過來:“哎呦喲,這不是咱們的李大才子嘛!怎么,剛把完妹子從小樹林里回來?你該不會是因為阳痿,所以才回來的這么早叭?”
  這聲音滿是酸酸的醋味。
  李子木睥睨著眼瞥了一下,就看到人群站著的陳哲。
  這貨嘴里叼著一支煙,滿臉的不屑,顯然看到了和他在一起晚歸的秦雯。
  “嘿嘿,才子?才子算個鳥啊!這樣的才子,老子見一個打一個,見兩個打一雙!”人群一個穿著背心,留著短頭發的男生接口不屑的說道,頓時引起周圍人群的一陣哄笑聲來。
  陳哲笑了兩下,指著他的鼻子惡狠狠的威脅道:“李子木,看見了沒,這可是咱們高三的亮哥!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就你這二貨樣兒,還想著來勾搭秦雯?老子告訴你,趁早點離她遠點,這樣或許你還能安安穩穩的將高三上完,否則,嘿嘿,你可別說老子沒有看同班同學的情誼!”
  “哦,原來這就是亮哥啊!”
  李子木笑臉盈盈的沖著亮哥點點頭,打著招呼道:“亮哥你好啊,大晚上的不睡覺,在外面吹風涼快啊!”
  我草啊!
  真尼瑪慫蛋一個!
  秦雯怎么會喜歡這樣的软蛋!
  看到李子木這副熊樣子,陳哲頓時在心里暗暗罵了一句。
  這貨正要出口羞辱他一下,卻聽到李子木接著說道:“嘿嘿,我說亮哥看起來怎么這么眼熟,原來是我在好多日本的小電影里,都看到了您的精彩演出啊。嘖嘖,亮哥你可真是厲害,能夠保持兩個小時不出來,和国足隊員有的一拼啊!”
  李子木笑呵呵的說完這些話,臉上顯露出一種人畜無害的微笑來。
  這群人里倒沒人敢笑,只見七八個人像是撒一樣,瞬間就將李子木圍在了央。這個陳哲嘴里的亮哥叫高亮,在高三混得還不錯,似乎是高三混混獨領風骚的老大,這些消息還是從肖鐸那里聽到的,李子木了解的并不是太多。
  不過當初在霸王鎮上,那些地痞們都讓他降服了,這個學校里的亮哥,在李子木的眼里算個鳥。
  “嘿嘿,小子,你真心有種!”高亮怒極反笑,伸出了一個大拇指,“就是不知道,一會兒你的骨頭是不是也這么硬,可別就一張嘴!”
  眼看著大戰一觸即發,準確點說是一場教練賽就要開始,陳哲的心里倒是有了一絲絲的失落。他現在真不想這么快,就看到李子木软下去,這樣就沒有什么機會,在秦雯和林新月兩個嬌滴滴的面前有所表現。
  “那邊在干什么!”
  隨著遠处的一聲大喊,只見順著大道的盡頭,遠遠地有兩束強勁有力的手電光線照了過來:“都這么晚了,你們這些小崽子們,都是哪個班的,大晚上的不在床上睡覺,站在外面干什么,都給老子站那兒不許动!”
  陳哲眼閃過了一絲慌張,趕紧說道:“亮哥,好像來的是政教处的人啊!這幾個老家伙,這么晚了還阴魂不散吶,要不這事兒明天再說!”
  高亮慢慢轉過頭來,盯著李子木看了一陣,惡狠狠地叫道:“你叫李子木是叭,你這張臉老子今天記下了!你小子不僅有種,運氣也真心不是一般的好,老子要不是剛從政教处出來,今兒非在這兒給你耗上了。明天,小樹林,晚上八點半,你可別像個慫蛋一樣躲著不來就行了!”
  “走,咱們出去上!”
  高亮大手一揮,這七八個人立馬就消失在了光線可以企及的范圍內。政教处里雖然有幾個短跑健將,可在他們這些人面前,可真就是小巫見大巫了。
  李子木瞬間閃到一旁,見光線跟著他們追了一陣,并沒有往他這邊來,暗暗在心里笑了笑,不紧不慢的往寢室的方向走去。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