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334章 背著黑鍋來調情

  斬殺完這兩人,文弱青年在房間了鼓搗了一陣,消滅了所有的證據。
  紧接著沒過多久,文弱青年找到了房間的電力保險系統,在那個小箱子里鼓搗了一陣,只見一陣火花帶閃電,伴隨著“噼里啪啦”,一陣電流閃爍的聲響,整個大悅豪酒店,就頓時陷入到了一片昏暗中。
  啪噠!
  在這一片黑暗中,文弱青年將手中的打火機點亮。
  火光映照著杜雨晟毫無生氣的臉,那張臉在前一刻,囂張得不可一世,現在卻落得黯然落幕的下場。文弱青年再次看了一眼杜雨晟,眼中寒光越發濃烈,毫不遲疑的點燃了包廂里的沙發,閃身躍出了房間。
  片刻以后,整個包廂,全都籠罩在了一片熊熊火光中……
  尚未等到第二天,小小的霸王鎮就炸開了鍋。
  鎮子里最氣派的大悅豪酒店,突然因為電線的線路故障,引發了一場特大火災。發生大火那是常有的事情,可是大悅豪酒店的這場大火,卻造成其中一個包廂內,三人死亡的重大火災事故,其中更為勁爆的消息隨之流傳出來,市里下來的事故調查小組,在燒死人那個房間的火災現場里,發現了一把帶著消音器的手枪。
  后來燒死的三個人的身份,也一一被鎮上的人所知曉。
  其中的兩位乃是梁夢市龙虎幫的幫眾,另外的一位來頭更猛,竟然是龙虎幫現任幫主之子——杜雨晟!
  嗅覺明銳的人物,很明顯能夠感覺到,這絕不是一起單純的火災!
  各種小道消息,飛快地流傳出來。
  有人分析說這是黑道的仇殺事件,有人則認為很有可能是龙虎幫的內斗事件。不過霸王鎮的老百姓們,則借此來哄騙那些搗蛋的小孩子,認為這是老天爺,看不慣這類人的惡跡,罰下天火來要收了他們,以此來教育小孩子們要好好學習,千萬不要走上彎路,燒死的這三個惡霸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  整個霸王小鎮,因為這次的事件,變得活躍起來。
  街頭巷尾都有人,在神秘兮兮的傳播著所謂的獨家內幕,小道消息。
  事件發生不到一天,整個事件就開始達到了白熱化的程度,聽說市里也非常重視,還要派下調查小組為這次事件立案展開調查。根據最新一次,從鎮府流傳出來的小道消息所說,經過进一步的檢查尸首,調研小組確定這是謀殺無疑。
  雖然尸体早被燒的面目全非,作案現場也在火場中毀于一旦,可是留下來的種種的蛛絲馬跡,對于那些擁有豐富偵查經驗的刑精來講,依舊能夠嗅出來,這是一場有預謀的謀殺。
  此次的兇手是誰?
  這個浮現在眾人心頭的問題,卻在時間的推移下,越發顯得撲朔迷離……
  霸王鎮,鎮府職員的小洋樓中。
  “芳菲姐,現在鎮子上的風頭怎么樣?”李子木沖著剛回來的蔣芳菲問道。
  那天從大悅豪酒店出來以后,李子木怎么也沒料到,竟會有后面發生的這出戲,心中頓時有些慌亂。要知道打架和殺人,完全就是兩碼事,現在杜雨晟就這么不明不白死在大悅豪酒店里,雖然這事不是李子木干的,可是這件事情發展到現在,中間的每一步重要環節,幾乎都有他的身影存在。
  想要洗脱嫌疑,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  不過盡管李子木心中忐忑不安,可現在他仍舊在想著处理的辦法。
  “現在各方面都沒什么太大的線索,鎮子上現在到处都在議論這件事,都在傳說是謀殺……”蔣芳菲聞言答道,深深看了一眼李子木,然后低下眉眼,心中卻不由在想:那天李子木讓她帶著兩姐妹走后,他到底在里面做了些什么?!難道真得像他和我們講的那樣,僅僅只是拍了些照片?……
  其實早上一出來,聽說杜雨晟被殺的消息,蔣芳菲的心中就忍不住顫栗起來。這是一種出于本能的恐懼,當真正的流血就發生在身邊的時候,恐怕沒有哪個普通人能保持心靜如水,何況蔣芳菲還是個女人。她并不相信李子木會殺人,只是確確實實的,當天最后就只有他在死亡現場,這要怎么能夠解釋得清楚?
  蔣芳菲打探完消息,走在回家的路上,有那么一陣,心里紧張的像是要跳出來,就好象所有人都知道,那天晚上她和李子木,見到過杜雨晟一樣。另外她的腦中冒出一個可怕的想法,倘若這人真是李子木殺的,接下來會有什么樣的結果?……
  蔣芳菲渾身一個哆嗦,恍恍惚惚中,似乎再次看見當時的場景,李子木渾身帶著血,有著一雙像狼一樣的眼睛!
  小木他會不會…會不會對我……
  蔣芳菲不敢再想下去。
  李子木沒有注意到蔣芳菲望向自己的眼神,一聽此話,心中變得更加煩躁起來,如果警察懷疑這人是他殺的人那該怎么辦,這真他娘的是件棘手的事情!
  “小木,我……”
  瞅著愁眉紧鎖的李子木,蔣芳菲欲言又止。
  “嗯?怎么…芳菲姐,都這時候了,你有什么話,盡管說出來嘛……”
  蔣芳菲咬了咬嘴唇,仿佛下定了決心:“我…小木,我…我其實就是想問你一件事情……”
  李子木愣了愣,看見她欲言又止的樣子,心里頓時了然,輕聲問道:“芳菲姐,你是不是想問我,杜雨晟到底是不是我殺的?”
  “我,小木,我……”
  蔣芳菲一時間,不知道該如何來接話。
  李子木坐近了她的旁邊,扶著她微微顫抖的肩膀,柔聲問道:“看著我的眼睛,芳菲姐,你告訴我,你相信這是我做的么?”
  蔣芳菲揚起頭,看見的是李子木一張精致的面龐,和那雙溫柔但卻坚定的眼睛,使勁搖著頭:“不相信,小木,姐姐相信這不是你做的!”
  李子木的心中長長松了一口氣,直到此時他才意識到,如果眼前的這個女人不相信他,那將是件多么難缠的事情。倘若就連蔣芳菲這個大后方都穩定不下來,那不用等到別人來攻擊,他自己空拍就要來繳械投降了。
  “嗯,芳菲姐,謝謝你相信我。”盯著蔣芳菲的眼睛,李子木的眼眸中有著無限真誠:“那天你走以后,我只是想要將后事料理一下。我回來的時候就和你說過,我就是給他拍了幾張照片,這些照片你不也見過么?只是到現在我也想不明白,這事到底是誰做的,到最后竟然將老子也算計了进去!”
  李子木說著就沉思了起來——
  杜雨晟到底是誰干掉的?
  好死不活的,竟然就這個巧合的跟在老子后面,將這個該死的杜雨晟給干掉,這人在時間上的把握,怎么會如此的到位,就像是知道老子會找杜雨晟一樣!難道是胡萬三這貨?可他不是讓老子給弄成了廢人嘛?……
  一時間,李子木只覺得千頭萬緒,像是有張紛繁復雜的無形網,死死罩在了他的身上一樣!
  別特么讓老子找出來你是誰!
  老子打從娘胎里出來,從來就只有別人替老子來背黑鍋的,這個大黑鍋什么時候轮得到老子來背!
  李子木別過身來,往沙發上一靠,長長的吁了一口氣。現在雖然是風聲鶴唳,可是卻也在無形中間接為他穿上了一件保護衣。外面的情況相當的混亂,就越是李子木所希望看到的。因為霸王鎮的這灘水越是顯得渾,那么李子木這個小泥鰍,注意到的人就會越少,李子木也就會顯得越安全。
  如此這么想來,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——
  趕紧將霸王鎮這灣水給攪渾!
  攪得越渾越好!
  可是該如何來攪渾這灘水呢?
  李子木頓時陷入到了更深層次的思考中……
  看著李子木皺著劍眉,情緒低落的靠在沙發上面,蔣芳菲看得很心疼,隱隱中還有一絲愧疚。這次為了董水清董水雅兩個人,李子木的犧牲真是太大。這樣想著她反倒生出了自責心,如果沒有她的這兩個侄女,李子木何至于此落到這樣的困境。以前的李子木,沒心沒肺的,根本就不知道憂慮是什么,可是現在為了她們的事情,兩條帥氣的劍眉都快擰到一起去了。
  “……小木,這件事既然不是你做的,你也不要太過擔心,咱們不會有事的!”蔣芳菲把李子木拉到自己的懷里,輕聲安慰道:“不管怎樣,芳菲姐都會想盡一切辦法來幫你……”
  “芳菲姐,我……”
  “你不要胡思亂想,這件事原本就不怨你,你做的也沒有錯,安心呆在這里,等著來看看最后的結果叭!”蔣芳菲用力的搂住了李子木:“姐姐這里很安全,我會保護你的,不會有事情的!”女人嘴里喃喃說著,手上越發使勁來搂著李子木。
  一陣淡淡清香,傳到了李子木的鼻子里面。
  蔣芳菲胸前的資本,也實在太雄厚,結結實實的堵住了李子木的鼻子。
  “……啊!呼呼!——”
  李子木急忙掙脱開來,再不出來喘口氣,真尼瑪可能給憋死。真要出了這樣的事情,到時候可就真的成了一個天大的笑話,在一個女人的雪峰間窒息而亡,這恐怕也算得上是千古第一人咯,說出來絕逼是要笑死人的啊!
  “呃…芳菲姐,我…我來喘口氣,喘口氣!嘿嘿,你繼續,來來,你來繼續!”李子木也覺得這樣做,有點兒破壞了剛才的氛圍,只是他也不能給憋死啊,要不然這玩笑開的可真就大發了。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