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326章 老子很生氣

  就在胡萬三在腦中暢游無限的這段時間,陶老三抽空出去了一下。
  只是過了沒一會兒,陶老三就急匆匆跑了回來。
  “胡老大,我們的眼線來報,杜雨晟將那對姐妹花,給請走已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,你說我們現在需不需要去報信?”陶老三語調中越發顯得恭敬。
  剛才胡萬三的一番話,徹底將陶老三給征服,不禁為胡萬三的足智多謀,感到萬分的佩服。
  只有跟著這樣的老大,老子才會有肉吃!
  有幸跟上這么牛逼哄哄的老大,老子這輩子真算是沒白混!
  此時陶老三盯著胡萬三的眼神里,就像是看島国爱情动作片男豬腳一樣,顯得是那么的專注和崇拜。
  “嘿嘿,老三,咱們不急,不急!你來看看,這才是什么時候,還早得很呢!現在可沒到時候,咱們要等到明天早上,或是明天正午的時候。杜雨晟那頭色中餓狼,連趙玉松的小老婆都敢玩弄,嘿嘿,你說在這一夜的美妙時光里,他會放著那對嬌滴滴的姐妹花不碰?等著他霸王硬上弓以后,那才是去找李子木‘報喜’的好時機!到時候,嘿嘿……”
  “到時候李子木這小子怒火沖天,沒準就要殺……胡老大,你可真是足智多謀,老三我是敬佩萬分。來來,老大,我再來敬你一杯!”陶老三一個馬屁再拍上去,笑著替胡萬三斟滿了酒。
  “來,干!”
  “老大,咱們干!”
  兩只酒杯相碰,眼看兩人一仰脖就要喝下去。
  誰知道就在這時,只聽包廂們外傳來“嘭通!”一聲響,ktv包廂里頓時響起一道巨大的撞擊聲。很明顯,這是外面有什么重物,砸在了包廂門上發出來的动靜。
  “咳咳咳……干你娘的,這是哪個不長眼的,在門外面搗什么鬼?老三,你出去看看,讓他給老子滾进來!”眼看著胡萬三這杯白酒就要下肚,門外突然來這么一出,差點兒沒給胡萬三嗆死。這貨幾杯白酒下肚,脾氣隨著酒氣蹭蹭直往上冒,而且此時興頭正高著,現在聽到這聲巨響,心里自然就顯得很不爽。
  就像是美滋滋的喝杯酒,卻猛然發現酒里泡著一只蒼蠅那么不爽。
  敢來打攪老子的酒興!
  看老子不弄死你!
  誰知他的話音剛落,隨著“嘭”的一聲,包廂的門就飛了起來,向著胡萬三砸了過去。
  我草尼瑪碧!
  誰他娘的敢來老子的場子搗亂!
  胡萬三在這一瞬間,酒就醒了不少,連忙躲了過去,嘴里急忙大聲喊道:“你奶奶的!老三,咱們的人呢?人呢?!他娘的都死哪去啦,這都被人家打上門來了,小弟們呢,快叫他們出來!”
  “老…老大!是他,是他!老大,是他來了!”一個小弟倚在門口,喘著粗氣驚慌失措地說道,好像看到了鬼一樣。
  他?!
  難道真是他?
  不可能啊,他怎么會知道老子在這里!
  胡萬三一聽,心頭下意識的,浮現出來一個人的身影。
  不過就在下一刻,在這件有些昏暗的ktv包間里,伴隨著那些閃爍著的霓虹彩燈,胡萬三在那朦朧的燈光中,醉眼恍惚間看見一個身影站在門口。等到他定睛瞧去的時候,胡萬三就看到了他此生最不想見,也最害怕看到的人。
  這人自然就是李子木!
  這這這——
  這是為什么?!
  這個惡魔怎么會出現在這里?!
  胡萬三在這一瞬間,就在想是不是他的計劃遭到敗露。可是這也沒有理由,畢竟這件事情很是機密,除了他沒幾個人知道,李子木沒道理會知道。這么細細一想,他強自鎮定地說道:“李大爺,你你…你來這里干什么?!”
  “嘿嘿,自然是來找你!”
  李子木冷笑著,一步步的走进包廂,來到了胡萬三的面前。
  看著李子木冷峻的眼神,在這一刻,胡萬三甚至感覺,他身上的血液差點兒停止了流动,心中感覺仿佛墜入了冰窖一般。
  “找我…找我做什么?!李大爺,我們的恩怨,早就一筆勾銷。我不會再去找你麻煩,也請你,不要來打擾我的生活。”胡萬三經過短暫的慌亂后,也開始沉靜的應對起來:“只是李大爺,你好不容易來一趟,不如一起來喝杯酒如何?”
  “哼,老子懶得和你瞎扯!胡萬三,董水清和董水雅,她們現在在哪兒?嘿嘿,你可別說不知道,老子既然能找上門來,心里自然什么都明白!”李子木哪兒有心情,在這里跟胡萬三浪費時間,他冷著臉,近乎咆哮地逼問道。
  “額,李大爺,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!”胡萬三一聽,心頭頓時一驚,知道事情果然敗露,只是依舊裝成一無所知的樣子。
  干你娘的!
  李子木手起瓶落。
  一個酒瓶,“嘭”得一下,砸在了胡萬三的頭上。
  玻璃碎屑四濺,一股鮮血,從胡萬三的頭上流出,瞬間爬滿了臉頰。
  “哼,臭小子,敢惹胡老大,你他娘的這是在找死啊!”陶老三一見大哥被打,這完全就是在打他的臉啊,一瞬間就閃身沖了上來,拿起酒瓶就向李子木的頭上招呼了過去。
  你他娘的想找死么!
  李子木斜眼一瞅,一拳揮了上去。
  只聽“咔擦!”一聲脆響,陶老三就像那短線的風箏一樣飛了出去,“啪嗒”一聲,砸在了桌幾上沒了聲響。
  “胡萬三,咱們現在舊也敘咯,你是不是可以告訴我,董家兩姐妹她們所在的地方?”李子木盯著胡萬三的雙眼,一只手又抄起一個酒瓶,在手上滴溜溜轉动著,好像就在下一秒,就會砸在胡萬三的頭上一樣。
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  看著李子木的动作,胡萬三突然獰笑起來,眼里滿是張狂的神色。
  “來啊,來啊,小子,來打死老子啊,你要把老子打死,就不會知道她們在哪兒!哈哈,你就等著你的女人,讓杜雨晟那小子盡情蹂躪,哈哈哈……”
  “草你娘的!”
  李子木眼中冷芒一閃,揮手就是一拳。
  “胡萬三,給你最后一個機會,你說還是不說!”李子木冷笑著,擰著胡萬三的脖領,把他拄在墻上問道。
  “哈哈哈…咳咳……”胡萬三的臉上,鮮血越發的多,在霓虹彩燈是閃爍下,就好像地獄的魔鬼一樣:“哈哈,臭小子,別妄想!既然這件事情,現在你都已經知道是老子所為,老子就什么都能豁得出去。嘿嘿,現在你就算是殺了老子,老子也不會說出來!”
  胡萬三獰笑著說道:“咳咳…嘿嘿,臭小子,你想一想,你來好好想象一下,你的女人,現在正被別人按在床上……”
  “草泥馬!”
  胡萬三話尚未說完,就再也沒了下文。
  只聽“咔吧”一聲響,胡萬三的下顎,頓時讓李子木一拳頭給打得錯位,隨后胡萬三雙眼一番,一下子就暈了過去。
  一把將胡萬三摔在地上,李子木不再管他的死活,冷笑著兩步走到陶老三的面前。這貨躺在地上雙目紧閉著,就像是昏迷了一般,不過卻如何能逃脱李子木的法眼。裝死就行咯,哼哼,哪兒有那么容易!李子木嘴角冷笑著,抬腿沖他就是一腳踏下。只聽得“咔擦”一聲,陶老三便忍不住痛呼出來,抱著小腿鬼哭狼嚎起來。
  “嘿嘿,你倒真是有毅力。這么痛,還能忍著裝昏迷,可真是用心良苦啊。現在好咯,咱們不廢話,董水清和董水雅她們兩個,現在到底在哪兒?”李子木居高臨下的看著陶老三說道:“告訴我!要不然,老子將你的第三條腿,也一并給廢掉!”
  第三條腿?!
  陶老三一聽,瞬間就明白了李子木的意思。
  這貨心中不禁冒出一股寒氣,連連求饒道:“李大爺,她們在杜雨晟杜少爺的手里。這人是龙虎幫幫主的兒子,行蹤一向都很隱秘的!”
  “草!你們老大,可真是會找人啊,竟然找上了龙虎幫的少幫主。嘿嘿,不過老子管他是誰,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,惹怒了老子,老子也照砍不誤!”李子木不屑的撇撇嘴,沖著他冷笑道:“老子最后一次問你,這兩個女人,現在到底在哪兒!”
  陶老三滿腦門都是汗,也不知是給疼的還是急的。
  皺著眉頭細細想了想,陶老三一臉哭喪著地說道:“李大爺,我不知道,我是真不知道啊!我們也就是找人在杜雨晟的耳邊吹吹風,說霸王鎮上這一對姐妹花如何的漂亮,然后就派人在那兩姐妹的店子邊守點。剛才看著杜雨晟將她們兩姐妹請走,我們的人就全都撤了回來。我們這么做完全是為避嫌,現在真是不知道啊!”
  不知道!
  那還要你活著干什么?
  李子木一瞬間戾氣勃發,真恨不得將陶老三一巴掌給拍死。
  “草!你到底說不說,這是老子給你的,最后一次機會!”李子木一把擰起陶老三,俯下身子,把頭抵在陶老三的腦袋上,燈光閃爍下映襯著的李子木,眼神猙獰布滿戾氣,就像是一具地獄里來的煞神。
  我勒個去!
  這人想要做什么!
  陶老三心頭驚懼,在這一瞬間,猛然想起胡萬三不久前對他的詢問。
  ——你猜…他會殺人么?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