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299章 黑暗中的探索

  李子木現在郁悶的想死的心都有。
  原以為能在洪水中絕处逢生,乃是老天爺降臨下來的奇跡,沒想到他妈的現在依舊是死路一條。
  當初老和尚說的,他最近會有一系列的災難,李子木真是沒想到,這一系列的災難直到現在,都還沒有從他身上離開。
  一時間,氛圍顯得很壓抑。
  這下面一點兒光亮都沒有,李子木的眼睛看不見,只能帶著林新月,憑著感覺在周圍摸索。掉下來的路給封死,那么就只能看看,這里有沒有其他的出路。李子木總覺著這件事情比較奇怪,剛才在上面發生的那一幕,在他的腦子里留下了無數的問號。
  李子木隱隱覺得,他不可能就這么無緣無故的掉到這樣的鬼地方來,一定會有出路在等著他去探索。
  說也奇怪,李子木就這么摸索了一陣,慢慢察覺出來一些異常。從這條通道中有棱有角的造型來看,這里竟然不是天然形成的洞穴,反倒真的是一條人工挖掘的通道,而且在李子木漫長的探索下,發現通道寬將近一米,高兩米的樣子,只要伸出手來,就能夠觸及到頂部。
  慢慢的將周圍的環境探索好以后,李子木牽著林新月停了下來。
  剛才在探索的時候,李子木發現這條通道的另一頭,也不知道通向何方。不過既然掉下來的地方給堵得嚴嚴實實的,也就是說唯有沿著墻壁向前去找尋出路,這一個出去的辦法。李子木在心中琢磨著,是不是應該沿著通道的那頭走上一走,沒準兒走到盡頭就能走出去。
  林新月見他半天不說話,牽著他的小手一紧,聲音顫抖著問了出來:“李子木,你在想些什么?是在想如何出去么?”剛才在探索的時候,李子木將摸索到的情況,一一向李子木講過,所以林新月自然能夠猜出來。
  “現在唯有沿著墻壁,一直向前走找尋出口,這是唯一的一個出去的辦法。”
  “既然是這樣,李子木,那你還再猶豫什么?”
  “因為我不確信,前面到底有沒有出口。也許我們走到這條通道的盡頭,會是一條死胡同,那樣的話,我們就再也沒有精神和力氣,去找尋另外的辦法,肯定就要死在這個鬼地方。”
  “原來是這樣!”林新月安靜想了一陣,突然提醒道:“李子木,我倒覺得,這條通道前面一定會有盡頭。如果這是條死胡同,埋藏在這地下這么久,這里面的空氣不可能會這么新鮮。咱們在這里呆了這么久,其中的氧氣并沒有什么變化,看起來前面一定有出口,供應空氣源源不斷的輸送进來。而且既然前面的道路完全給封死,咱們留在這里也是死,倒不如豁出去,賭上一賭也好過在這里活活坐以待斃。”
  “對,你分析的很對!咱們現在就走!”
  聽著林新月的推測,李子木眼睛頓時一亮。
  如果說剛才他還在猶豫,現在有了林新月理論上的支出,李子木的信心就又多了七八分。
  于是兩個人就這么向著前方摸索過去……
  時間就這么一分一秒的流逝而去。
  這條通道的前方,好像永無止盡一般,怎么也沒有盡頭。兩個人走累了就歇息上一陣,歇息完以后就繼續上路,可是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最后兩人都累得受不了,只是憑借著一股求生的**,不斷的向前挪动著腳步……
  幽暗的通道中,似乎只有他們兩個人。
  慢慢的,整個世界都好像消失掉了,通道中只有兩人的腳步聲,周圍顯得無比沉悶和死寂,壓抑的人心頭十分難受。
  李子木仿佛再次回到不久以前,一個人在河水中漂浮的那個時候,那種鉆心蝕骨的恐懼迎面撲來,讓他有種窒息的難受体驗。李子木唯一值得慶幸的,就是現在有林新月在身邊陪著,畢竟當人在一個人的時候,總會覺得有些孤立無援,恐懼自然就被放大了無數倍,要是多出來一個人,哪怕對于求生沒有幫助,也會讓李子木生出些安慰來。
  只是對于林新月來講,就難免顯得有些不幸。
  女孩哪能想得到,就這么陪在李子木旁邊,看著他挪动那塊石頭王八,誰知道竟然就這么莫名其妙的,掉到了這么一個地方來,實在是倒霉到了極點。
  漆黑的通道似乎永無止盡,看似很平靜,可是走了那么久,卻依舊沒有來到盡頭的樣子。就這么拉著林新月,慢慢向前挪动了大約快時來個小時。李子木回頭一看,除了隱約能夠感受到林新月虛弱的呼吸外,后面全是和前面一樣,陷入到了一片黑漆漆的黑暗中。
  在這樣的情況下行走,李子木實在有些蛋疼,黑暗中他的眼睛看不見,就像是瞎子在行走,除了擔驚受怕,經常會失去方向感。到現在李子木都不知道,距離當初落下的地方,究竟走了有多遠。
  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,李子木都快要計算不到時間。
  看著前方依舊黑乎乎的通道,李子木心中難免生出絕望,只是他努力讓自己心平氣和,不想在林新月的面前表現出來。
  要是雷電源的能源尚未耗盡就好了,這時候倘若有雷電眼的幫助,在這樣黑暗的環境下,視線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,就能夠借助雷電眼這種超能力,看清楚前方是否真的有出路。不過現在這些都是空想,看著視野中寂靜的雷電源菱形本体,李子木唯有徒呼奈何。
  就這么半個鐘頭流逝,林新月的速度漸漸變慢,最后終于停了下來。
  李子木趕紧轉過身,憑著感覺沖著女孩所在的位置問道:“林新月,是不是沒勁兒咯,我看要不這樣,我背著你再往前走一陣叭!”
  林新月除了答應下來,似乎也沒有更好的選擇。
  女孩只好上前來,慢慢趴在李子木的背上。倘若放在平時,這么好的揩油的機會,李子木絕逼的不會錯過,可是現在他哪里會有這種心思,只是老老實實將林新月背在身上,手扶著通道一側的墻壁,慢慢的挪动著腳步。原本李子木掉下來的時候,雷電源就消耗殆盡,坚持著走了這么久,現在再背著林新月,体力就越發消耗的快。
  就這么大概過了一根煙的功夫,李子木最后再也沒法挪动腳步。
  可是眼前的黝黑的通道,似乎依舊漫長的沒有盡頭。
  李子木沒有辦法,只好停了下來,小心翼翼將林新月放下,然后靠在墻壁上喘氣休息。
  “李子木,咱們現在該怎么辦啊!走了這么長時間,現在就算是原路返回到終點,恐怕也不太可能。你說咱們兩個,會不會就要死在這個鬼地方?或者咱們剛才已經死了,而這里就是地獄,要不然怎么會這么黑,黑得我都看不見你,什么也看不見……”林新月顯然有些絕望,一貫溫柔平和的話語中,有種要哭出來的感覺。
  李子木心中同樣有些絕望,可是作為一個男人,無論如何也不想在女孩面前膽怯。
  況且就算到了這種地步,李子木也沒有放棄的打算。
  靠在墻壁上休息了一陣,恢復了一些体力后,李子木搂過她的肩膀,柔聲安慰道:“林新月,干嘛對我這么沒信心?你看看咱們現在,不是活得好好的嘛。咱們沒有死,你聽說過死人有体溫么,剛才你趴在我身上,難道就沒感覺到我的体溫?林新月,千萬別失去信心,只要你能有信心,只要你對我有信心,我相信咱們一定能走出去的。”
  林新月沉默了一陣,也不知道聽完以后,有沒有變得好一些。
  就這么過了一陣,林新月渾身開始打著哆嗦,喃喃地低聲呢喃道:“李子木,我好累啊,從小到大,我從來沒有這么辛苦過,我真的感覺快坚持不下去啦!……”
  李子木一手抓著她的胳膊,一手扶著墻壁,慢慢將林新月攬进懷中,輕輕摸著她的頭發無聲安慰著,眼睛瞅著前面黑漆漆的通道,雖然他也知道睜著閉著其實都一樣,可是李子木依舊選擇睜著眼睛,這樣做會讓他稍稍安心一些。
  至少這會讓他明白,前面的漆黑,并不是眼睛的問題。
  不過說句可憐的大實話,李子木除了這樣來自我安慰一下,這會兒真心不知道該做些什么。
  林新月紧紧搂抱著他的胳膊,對于女孩來講,李子木現在就是她的救命稻草,可笑的是李子木現在,自個兒都自身難保。不過在李子木的安抚下,林新月卻慢慢的平靜了下來。過了一陣,黑暗中再次響起女孩兒顫抖的聲音:“李子木,要不你將我丟在這里,一個人往前走叭!等到你找到出路,再回來接我……”這聲音越來越弱,帶著絲絲的哭腔,說到最后,李子木聽出里面,有著細微的哽咽。
  想來林新月此時,肯定是紅了眼睛。
  唉,林新月真是個好女孩!
  到了這樣的時刻,都還在為我著想。
  李子木心中頗為唏噓,什么時候,一個擁有雷電源,神一般存在的人,竟會落到如此的境地。他雖不是什么好人,可是讓他丟下林新月,獨自一人逃生,這樣的事情,卻是怎么也不會干出來。而且現在情況相當特殊,林新月可以想到什么說什么,李子木卻不會傻乎乎的就這么去做。
  而且真要這么去做,也未必就能找到出路。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