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274章 黑子來求救

  相比較秦雯的著急,李子木倒顯得很是從容淡定。
  “林新月,你就放心叭。你也不想想看,既然秦雯她早上能出去,就說明她沒什么大問題。再說黑子不也跟了去,要是有點兒事兒,黑子一準兒要跑回來。我猜依照秦雯的智商,她肯定是帶著黑子狩獵去咯,或者是去摘野果,說不準一會兒就要回來的……”
  李子木云淡風輕地說著,嘴里嚼了幾只烤熟的龙蝦,開始在河灘的沙泥上挖沙。
  林新月聽他說得很有道理,可還是忍不住反駁道:“就算是這樣,你去看看也是好的,要不然秦雯回來,肯定會說你的……”女孩兒說到后來,聲音越來越小,她當然不希望李子木走,留下來陪著會讓她有安全感。
  女孩兒昨天實在是給嚇壞了。
  可是秦雯和這個爛人,那天晚上都已經那樣過,林新月覺得留他下來陪著,心里面對秦雯實在有些愧疚,畢竟秦雯和這個臭男人,關系要來得親密些,而她和李子木,不過是普通朋友。
  而且現在,也只能是普通朋友!
  一想到這里,林新月心里就有些五味雜陳,有種說不出來的難過。
  李子木嘿嘿一笑:“不行,我可不能走!我要是走了,誰留下來陪你聊天,嘿嘿,你可是病號呢,我可不能丟下你不管!”
  哎呀,這人真是討厭!
  這個臭魂淡怎么知道人家在想些什么啊!
  林新月臉上一紅,故意沖著他擺出一幅厭惡的神色:“聊天?李子木,你就是個小淫賊,別以為你和秦雯做得那些事情,我不知道!哼,我寧愿和石頭說話,也不想和你聊天!”那天晚上在眾妙觀,秦雯和他干得好事兒,女孩兒聽了個一清二楚。
  就在那天晚上,她決定為了秦雯,一輩子不再理會李子木。
  可是昨天李子木的表現,尤其是在那塊大石頭落下來的時候,表現出來的深沉爱意,卻將女孩兒好不容易培養的冰冷,給沖散的干干凈凈。
  一方是和秦雯的友誼,一方是和李子木的情爱。
  現在的林新月,陷入了兩方的糾結中,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  我勒個去!
  老子什么時候成了淫賊!
  而且還是個小淫賊?!
  李子木苦笑了一下,他早就料到林新月發現了那晚的事情。可是既然事情都發生,李子木也覺得沒必要來后悔。既然一切都說了個明白,李子木心里倒也顯得坦然起來,或許這就叫做開水不怕死豬烫。
  嘿嘿,老子就和秦雯那個過,你想要怎么著?
  林新月發現了倒也好,看著女孩兒現在反應,比他還要來的糾結,李子木決定將這些問題留給她來解決。不過從女孩兒的眼睛里,李子木隱約知道,這次女孩兒肯定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。
  這么一想,李子木淡淡地笑道:“嗯,我也想和石頭說話啊,可在這世界上,哪有開口說話的石頭,在你沒有找到這樣的石頭之前,還是讓我留下來陪你說說話,要不然我離開以后,你肯定要無聊死的……”
  “哼,死人!人家懶得理你!”林新月氣呼呼的瞪了他一眼,苦于身上酸软無力,沒法兒上來對他拳腳相加,只好郁悶的躺在沙灘上,閉著眼睛曬太阳。
  嘿嘿,不理就不理!
  看看最后到底誰會憋不住!
  李子木有些郁悶,悶著聲奮力挖著沙坑。
  過了沒一會兒,林新月就睜開了眼睛,看著李子木的舉动,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。雖然在發著燒,可她的好奇心,還是一下就涌了上來,瞪著雙大眼睛瞅了一陣兒,林新月終于忍不住問道:“喂!小淫賊,你這是在做什么啊!”
  嘿嘿,到底還是你先忍不住!
  “你不渴么?我在挖坑積蓄清水,等下咱們就能有水喝。”看著林新月眼中詢問的神色越發嚴重,李子木心里得意洋洋,臉上卻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,挖好了沙坑的他拍了拍手,對著她耐心解釋道:“這河水里混雜著大量泥沙,咱們可不能就這么喝下去,不然會鬧肚子的。不過有了這樣的沙坑,經過這些沙石的凈化,滲出來的水就能夠直接喝。其實說白了,這就是一套天然的凈化系統……”
  “哇,李子木,你可真厲害!”林新月眼中直冒小星星。
  “一般一般,世界第三……”李子木謙虛地笑了笑。
  這些野外生存的手段,李子木從小都知道,說起來這些都算不得什么,山里的獵戶們個個都會。可是他知道卻不代表林新月也知道,剛才看著李子木用火石頭點火,都讓她看得目瞪口呆了半天,怎么也想不到兩塊石頭一碰,就能讓易燃的干草燒起來;現在聽到李子木這樣的積水方式,越發讓她對李子木感到佩服。
  看著林新月崇拜的目光,而且女孩兒嘴里說出來的話,一般都是女人在床上被他干過后,用來夸獎他小伙伴的,李子木實在快要給樂壞。
  他的臉上雖然沒什么表情,心里面卻還是美滋滋,覺得像他這種高富帥,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再加雷電源這種開掛神器在手,妥妥的穩坐明月光這廝筆下的一號男豬腳,這些女人蜂擁而來,拼命求他干那也是純熟正常的。
  就算是天之驕女林新月,這樣發展下去,也肯定會成為那些求干女人中的一員。
  真是沒有辦法!
  誰讓老子天生注定是要成為大仲馬的!
  如此思維跳脱的想了一陣,李子木挖出來的沙坑里,慢慢滲出來不少的清水。
  眼看著真的來水,林新月眼中閃過一絲喜悅,嘴唇不自主的抿了抿。
  昨晚一整夜的折騰下,女孩兒早就是饑渴難耐,現在吃了些小龙蝦,饑餓的問題得以解決,可是口渴卻是越來越嚴重,以至于看到這些清水的林新月,都有些忍不住表現出渴望來。
  “來來,女士優先!”李子木當然將林新月的表情看在眼里,微微笑著,過去將虛弱的她扶了過來。
  不過林新月一過來,看著小半坑的水,好看的眉頭卻皺了起來,搓著手不好意思的說道:“呃,李子木,這,這里有沒有什么工具啊,人家的手好臟的……”
  女孩兒也不想這么麻煩,可天生爱干凈的她也沒辦法。
  不過這可難不倒李子木。
  “你等我一下!”
  李子木笑了笑,跑向了不遠处的河邊。
  昨夜的一場暴風雨,也不知席卷了多少東西,河水里夹雜著大量的漂浮物,而在這些漂浮物中,李子木看到了大量的荷葉和荷桿,也不知道是從上游那個地方飄下來的。
  從中挑選了一根粗細適中的荷桿,李子木又將兩端掐掉,一根天然的吸管立馬形成。
  “呵呵,李子木,你真棒!”
  林新月看得是美目漣漣,越來越覺得李子木手段高超,這樣的辦法都能想到。毫不猶豫的接過荷桿,開始吸食沙坑里凈化過的清水。
  看著林新月诱人的小嘴兒,不停吮吸著那截碧綠的荷桿,李子木心里不由得一荡,頓時就想到了秦雯為他咬的情景來,對比了林新月那張诱惑的紅唇,要是女孩兒也能給他這么來上一陣,那該有多爽啊!
  一想到這里,李子木便不由得咽了咽唾沫,渾身一陣燥熱。
  林新月自然想不到他腦子里的無恥想法,不過看著李子木喉結抖动,一副饑渴的樣子,還以為他也渴了,恋恋不舍的又吸了一下,女孩兒這才將荷桿遞了上去:“李子木,給!你應該也渴啦,過來喝點兒啦。”
  “嘿嘿……”
  李子木笑了笑,壓下心中的旖念。
  說實話李子木也真是很渴,這會兒嗓子渴得都快冒了煙,想也沒想就伸手接過荷桿,含在嘴里吸了起來。女孩兒留在荷桿上的獨特奶香味兒,荷桿特有的麻澀,再加上清水的甘甜,一股腦沖了上來,在帶來味覺上体驗的同時,實在是種難得的享受。
  不過就在李子木享受的時候,林新月卻羞紅了臉。
  女孩兒剛把荷桿遞過去,就想到她的小嘴咬過,誰知道剛想要再要回來,可是卻讓李子木吸上了。一想到那上面還留著她的口水,這和變相親吻有什么區別,林新月蒼白的小臉上,就涌出了一抹血色來。
  就在李子木吸了沒兩口,口渴略有些緩解的時候,深林里傳來一聲犬吠,沒多久一條黑影便從林子里躥了出來,來到了兩人身邊。
  李子木不用看就知道是黑子。
  不過剛站起來瞅了黑子兩眼,李子木的臉色就是一變。
  黑子是他從小養到現在的,李子木就算不施展雷電源中的辯語術,也能夠從這條出色的趕山犬中得到一些消息。只見黑子風一樣躥了上來,在他裤管上咬了兩下,一轉頭便又向密林沖了去,此刻正站在密林邊緣,打著轉兒急迫的看著他。
  我勒個去!
  肯定是秦雯出了問題!
  看著黑子的表現,李子木心里一沉。
  “怎么啦,李子木?黑子怎么會是這樣子,秦雯也沒有回來,她是不是出事兒了?”林新月這會兒也看出來有些不對了,急忙出聲問道。
  “哦,沒事兒!林新月,你在這里好好呆著,看好這堆火,千萬別讓它滅了。我過去看看,沒準兒是秦雯弄到的東西太多,讓我過去幫手呢。”女孩兒生著病,李子木并不打算讓她跟過來,于是好言安慰著,還用照顧火來絆住她,可他腳下卻不含糊,說著話就跟著黑子进了密林。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