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260章 扯虎皮拉大旗

  尋常人物要敢這么和杜宇峰說話,這會兒恐怕早就廢了。
  只是杜宇峰剛才在后面,看見李子木的身手相當犀利,頓時就起了爱才的心思。作為龙虎榜里少有的幾個實權人物,他比任何都知道需要加強自身實力,這樣在以后的龙虎棒改朝換代的時候,才能夠擁有足夠的籌碼擊敗他的對手。
  要不然,就憑杜宇峰的身份,哪里用得著親自出面,在這里和李子木墨跡半天。
  “呵呵,多謝杜大哥抬爱。不過小弟現在,暫時還沒這個心思,如果哪天混得沒飯吃,自然會找杜大哥給賞口吃的。”杜宇峰話說到那個份上,李子木這面子還是要給的,所以話不說絕的應承過去,嘴上也套著近乎,稱呼了聲杜大哥。
  這年頭,會說話有時比會辦事還要來的重要。
  李子木早就過了愣頭青的年紀,心里面也明白這人很不好惹。
  何況到現在為止,這人對他一直都是和顏悅色的,也沒怎么著他。李子木能不和他交惡就不交惡,何況這人氣度不凡,要是能夠和他交個面子上的朋友,以后少不了會有些想不到的好处。
  杜宇峰稍稍有些失望,不過他也知道,但凡有些能耐的人,都是有些脾氣的,這事兒不能操之過急,何況今天也不是個好時機。只是既然遇見,杜宇峰也不想失去這樣的機會,于是依舊風度超然的笑了笑:“呵呵,既然小兄弟你都這么講了,那我也不強求,如果有需要,可以打我的電話。這是我的名片,你可以先收著。”杜宇峰說著話,然后遞上一張名片,有了聯系方式,以后就有得聯系。
  畢竟人這輩子,不可能一輩子一帆風順。
  杜宇峰相信,總有一天,李子木會有來求他的時候。
  而他們這伙人平時干的事情,就是給別人制造麻煩,再幫別人解決麻煩。
  “嗯,小兄弟,你看這樣,既然你剛才叫我一聲杜老大,那今天這事兒,小兄弟就給我個面子,讓我來做個和事佬兒叭!”杜宇峰沖著李子木揚揚眉毛,然后回過頭瞥了馬長臉一眼,一臉坦誠的建議道:“馬老大,你看這事怎么辦?說出來是個誤會,可這件事兒,畢竟是你們先出手的。我看你不如賣我個面子,給小兄弟一萬塊錢的出手費,這事兒就這么了結,你看行么?”
  馬長臉雖然不愿意,可這會兒也不愿意在和李子木干架,畢竟今天是來找胡萬三場子的。
  既然杜宇峰都出面了,馬長臉自然是要借坡下驢。
  望了一眼李子木,馬長臉沖著杜宇峰點點頭:“嘿嘿,既然杜大少發話,那我還有什么話說,也是我開始發太大的火,才惹怒了這位小兄弟,以致到了這個地步,吃點虧賠點錢,那也是應該的,只是不知道小兄弟他……”說著到這里,馬長臉頓了頓,看了看站在那里一直沒有說話的李子木。
  事實上,李子木不是不情愿,而是為這突如其來的一萬塊高興壞了。
  我勒個去!
  回趟家就能撿一萬塊!
  這年頭錢就這么不值錢啊!
  李子木心里無限感慨著,不由想起了獵殺一只兔子,賣七八十來塊錢的歲月,這一萬塊得殺多少兔子啊。
  杜宇峰皺著眉頭沉默了一陣,不過事情到了這一步,這會兒也只好硬著頭皮,風輕云淡的沖著李子木詢問道:“小兄弟,你和馬老大這事兒,你要覺得這么解決不好,就盡管說個解決的方案,咱們有事兒都好商量!”
  “呃,剛才的方案就不錯,其實我也不懶得鬧事兒,只是想急著回家,你們這里的事兒,和我半毛錢的關系都沒有。”回過神來的李子木,聞言波瀾不驚的應道。
  李子木剛才在心里思忖了一下,這次并沒吃到什么虧,他原本就懶得再計較,只打算教訓完馬長臉就閃人的,現在不但賣了杜宇峰這么大面子,又平白無故多了一萬塊,李子木自然沒什么好說的。
  馬長臉一聽,臉色恢復了正常。
  這貨表現的就好像沒有發生剛才的事兒一樣,從手下那里要來一萬塊錢,拿著過來笑道:“小兄弟,咱們感情好,這一頁咱們算是掀過去。今天哥哥實在有事兒,以后要是有機會,一定再登門賠罪。”
  哎呦我操!
  這人臉皮可真他娘的厚。
  看來這貨當大哥那也是有理由的!
  李子木一見馬長臉的反應,頓時在腹中嘀咕著,對這個馬長臉也不由看重了兩三分,只想著他要是遇到這樣的情況,在被人扇了兩巴掌后,到底還能不能憋下這口氣。
  人都說成大事者,能忍人所不能忍,這樣看來,也不是每個老大,都能夠隨心所欲的。
  要是這么束手束腳的當老大,那還不如不要當得好。老子只想著能夠逍遙自在,功名利祿實在很讓人逍遙不起來啊!真搞不懂這些人,整日里打打殺殺的,有毛線意思。
  “呵呵,那多謝啦,馬老大!不過咱家可沒什么好酒好菜,你要去了,這錢可得帶夠啊!”李子木聞言淡然一笑,接過一萬塊錢淡然的塞进身上,嘴上卻在給馬長臉打著機鋒。
  馬長臉話里的意思,大有以后興門問罪的架勢,李子木怎么會察覺不出來,頓時就強勢的回擊了回去。
  眼看著馬長臉沒再應聲,李子木言語氣勢上都占了上風,也就懶得再理他,看了眼杜宇峰,咧嘴笑道:“那杜大哥,我就先走了,家里人還等著我回去吃午飯呢。”
  “呵呵,小兄弟,如果到時候你想通,可以打我電話,我這邊兒隨時歡迎你的到來。”杜宇峰輕笑著說道。
  “一定一定!”李子木笑顏道,然后又加了一句:“只是,希望這一天不要來得太快!”
  聞言,杜宇峰眉頭一挑,笑了出來。
  望著李子木,杜宇峰說道:“小兄弟可真是快人快語,呵呵,希望有一天,我們能夠成為朋友。”
  從一開始,杜宇峰對于李子木都十分客氣,李子木此時聽到這話,心里倒也不怎么反感,笑著看了一眼馬長臉,這才點著頭說道:“那感情好,想來杜大哥的身份不一般,這以后要是和你真成了朋友,我可就要扯著你的虎皮拉大旗了!”
  “小兄弟,真是爱開玩笑。”杜宇峰含蓄一笑,沒有再說話。
  李子木見狀,點頭示意一下,然后就準備往回趕路。
  路過胡萬三的面前的時候,李子木停了下來,然后看了看胡萬三,嘿嘿笑道:“嗨,老胡!真巧啊,好久不見咯。”
  我去,好久不見?!
  胡萬三都快被李子木給搞糊涂了,看著李子木的笑臉,頓時有些范愣,只以為李子木又要來找他的晦氣。
  “你……你你……”胡萬三就連說話都有些哆嗦。
  不過他話還沒有說完,就被李子木搂住了肩膀:“呵呵,老胡,這下好啦,我欠你的人情,可全都給你還清了哈。”李子木故意大叫了一下,然后瞟了眼馬長臉那伙人,頓時對上了馬長臉有些阴沉的眼眸。
  哎呦草尼瑪!
  他這是要把禍水向老子身上引啊!
  胡萬三一下子就反應過來,頓時蛋都恨疼了,可是臉上卻不敢表露出來。
  “好了好了,我也不跟你扯了,咱們回頭見!”李子木說完話,然后甩開膀子,閑庭信步的離開了。
  兩邊的人馬,都在目送李子木慢慢離去,等到李子木消失不見后,才反應過來。經過李子木剛才的一攪和,場面頓時變得不尷不尬起來,兩邊的人馬都安靜起來,只有幾個被李子木打斷了胳膊大腿的小混混,躺在地上哼哼著。
  呵呵,有意思!
  這小子竟然還認識胡萬三,看樣子好像還很親密……
  杜宇峰望著李子木消失的方向,心里面暗暗思索著,慢慢陷入了深度的思考中……
  “原來是胡萬三!老子說這是哪兒來的煞神,原來是你個王八蛋搞的鬼,哼,看老子以后不收拾了你!”馬長臉心中怒火喷涌似火山,真恨不得現在撲上去一刀砍死胡萬三。
  不過現在人手有些不夠,打起來肯定是這邊兒吃虧,馬長臉只好按捺下怒火。
  吃了李子木的暗虧,胡萬三是有苦說不出,迎上馬長臉的阴毒的眼神,這貨也不敢示弱,何況李子木出來這么一攪合,局面早就偏向他這一邊兒,頓時他便不懼地回擊過去,于是兩個人的目光中便泛起了火花。
  如果目光能殺人的話,那他們一定早在彼此的注視下,死了千次萬次。
  “大……大哥,不……不好啦,從鎮子方向上,過來了一批人馬!”就在這時,鄭虎帶著幾個守路小弟跑回來,其中的一個小弟急忙叫道。
  “草!給老子閉嘴!”馬長臉怒道,今天這臉面,算是丟到了姥姥家,最可氣的是杜宇峰在場。不過現在發火也沒用,馬長臉只好壓制下火氣,沖著鄭虎叫道:“虎子,有沒有看清楚,來得是什么人?”
  “嗯,我大致看了一眼,不過看他們的打扮和氣勢,絕對不是精察!”鄭虎篤定的答道。
  這貨一來就看到了地上正慘叫的混混,卻沒有發現李子木的身影,心中暗道,難道他真過去咯,看起來這些人,八成都是他打的。我勒個去,那小子還真是個猛人,就連大哥帶了這么多人都還攔不住他,這人得有多牛啊。
  如此一想,鄭虎不禁為他剛才的冷靜而感到慶幸。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