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259章 有事咱們好商量

  咚咚咚!
  辣手催斷兩個混混兒的胳膊,紧接著李子木一連串的閃身側踢,將隨后跟來的剩下的混混們兒都踢飛了起來。
  咣當咣當當……
  那些混混手里的棍棒掉落,砸在地上發出一連串的聲響。
  然后隨著幾聲沉悶的落地聲,紧接著就是一陣凄厲的慘叫聲,不絕于耳的傳來。
  掃除了這些障礙,終于轮到了馬長臉。
  李子木不动聲色的拍拍手,站在馬長臉的面前,劍眉一揚,嘴角含著笑冷冷道:“貌似你要打斷我的腿?嘿嘿,我看剛才咱倆距離隔得太遠,就自個兒跑來啦。嗯,怎么樣,你來看看,老子的腿就在這兒,你要有本事,就過來打斷它!”說著將右腿向前一伸,大咧咧擺在了馬長臉的眼皮下。
  “老子…哦呸呸,我我…我有眼不識泰山,您老人家就別跟我開玩笑。誤會誤會,剛才都是一場誤會,您消消火,消消火,咱們有話好好說,有事兒好商量……”馬長臉眼皮一陣亂跳,慌亂的連連后退,臉上都冒出了冷汗,嘴上惶恐的求饒著,心中卻是翻開了花。
  這小子,從哪兒冒出來的,身手怎么會這么厲害!
  馬長臉手底下這十來號兄弟,他是知道底細的,尋常時候打起架來,這些人個頂個的是好手,可是這會兒在李子木面前,卻連個照面都坚持不下來,十來個人眨眼間全躺在了地上,這樣的身手得有多恐怖。
  你大爺的!
  有你這樣的手段,還他娘的在這里裝什么**絲啊!
  看著一臉冷笑的李子木,馬長臉自十八歲出道以來,第一次嘗到了膽寒的滋味。
  “哎呦我去!怎么了馬老大,你現在改變主意啦?有話好好說,你他娘的早干嘛去了,老子告訴你現在晚了!不就是路過嘛,你他娘的就要打斷老子的腿,這他娘的還有王法么!”李子木嘴角一絲調侃蔑視的哂笑,輕拍著馬長臉的大肥臉道:“想來你這種人,就不知道王法這兩個字怎么寫!很好很好,今天就讓老子來教教你!”
  李子木說著揚手就是一扇。
  啪!
  一個響亮的耳光,落在了馬長臉的臉上。
  頓時一個鮮紅的巴掌印,浮現在馬長臉的馬臉上。
  “有事兒好商量!我去你娘的,現在如果是我被打到在地上,你會和我商量么?”李子木怎么會吃馬長臉那一套兒,送給他一個耳光后,眼神顯得越發阴冷,嘴角笑得邪氣凜然:“不好好教訓教訓你,你就不知道老子有三條腿!”
  我操你麻痹的!
  真當老子好欺負啊!
  李子木想著就來氣,反手又是一個大耳瓜子扇了上去。
  這一下徹底將馬長臉打得連姥姥都不認識了,哪里能想明白李子木的第三條腿在哪兒。
  草,這是什么節奏!
  感情這小子,不是馬長臉請來的幫手?
  胡萬三在旁邊一見這個場面,心里頓時便安定了下來。瞅著李子木對馬長臉發飆,想著這也算是在幫自個兒,頓時心里美得直冒泡,差點兒沒沖上去搂著李子木親上兩口;耳邊聽著那響亮的耳光聲,也覺得有點兒如聞仙音,差點兒沒拿出錄音機來當場給錄下來。
  李子木站在馬長臉的面前,緩緩放下巴掌,眼神桀驁的看著馬長臉的眼睛,語氣淡然的問道:“哎!馬老大,你倒是說句話啊,這會兒裝什么啞巴!老子送了你兩個耳光,也讓你長了長記性,你覺得是不是該感謝感謝老子啊?嘿嘿,現在咱們就來有事兒好商量,你看看,你還有什么話要說的!”
  馬長臉捂著通紅的臉沒有說話,望著李子木的眼神好像要喷出火來,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好,今天老子認栽,你要有本事,就他娘的留個名號,咱們青山不改,流水長流!”
  這貨現在也算是氣糊涂了,這樣的話竟然當面就說了出來。
  馬勒戈壁的!
  想著以后來報復老子?!
  李子木一聽,心中頓時涌起一道怒火來。
  現在的李子木,最聽不得的就是別人的威脅,昨晚上要不是刀疤狼的威脅,讓李子木心中戾氣勃發,沒準那貨也不會落到今天這個下場。
  此時聽到馬長臉的話,李子木的眼神頓時變得阴寒起來,語氣冰冷的說道:“馬老大,我聽你的意思,你他娘的,以后還想著要來報復老子?!”
  “草尼瑪!別****在我們老大門前裝大尾巴狼,你要真有本事,就他娘的把我們都打殘!”馬長臉的那些忠心的小弟們,實在是看不下去了,在后面大聲叫囂著,然后就向著李子木和馬長臉涌來。
  “草,大伙兒一起上!老子就不信,咱們這么多人,還弄不死他一個!”
  “就是,搞死他!也讓他來看看,咱們白馬幫的厲害!”
  “大家一起上,為老大雪恥!”
  一群小弟在馬長臉的心腹手下的煽动下,開始義憤填膺的激憤起來。
  胡萬三一見這個場面,心中十分的快意,真恨不得李子木被馬長臉撲上來的那些小弟們亂刀砍死才好。
  快沖啊!
  上去砍死這個王八蛋!
  胡萬三在心里面大聲狂叫著。
  要不是兩幫人有嫌隙,胡萬三沒準兒就讓他的手下們也沖上去。
  眼看著場面有點兒失控,這時從馬長臉的身后,傳來一聲響亮的喝聲:“住手!”
  伴隨著這道呵斥聲,那些向前沖的小弟們,頓時停下了身子,有些無措的看著馬長臉。
  “住手,都給老子停下來!”馬長臉咬牙切齒的叫道,然后慢慢往后退去,遠遠躲開了李子木。
  既然那人肯站出來,馬長臉自然不想在出頭了,就算現在給他十萬個狗蛋兒,馬長臉也不想站在李子木的跟前,要不然等下談不攏起了沖突后,他就要首當其沖在李子木手里遭大殃。
  哎呦不錯哦!
  馬長臉這群人里,竟然還有人能比馬長臉還有威信。
  就這么一句話,就讓馬長臉的小弟們有所顧忌,就算是老大受辱也能先忍下來?
  李子木聞言頓時有些好奇起來,望著向后退避開他的馬長臉,李子木也懶得再去管。如果他想要擒住馬長臉,那絕對是件輕而易舉的事,李子木現在有這個自信。所以他想看看,發話的這個人等下出來,會有個什么計較!李子木不想得罪這群人太狠,一是沒那個必要,二是急著回去,出手教訓教訓就是,等下還要趕路呢。
  而李子木所以會對馬長臉出手,也完全是為了給胡萬三加點兒氣勢。
  畢竟李子木早就打定主意,以后他的那些女人,想要在霸王鎮上過得安穩,就必須要有像胡萬三這樣的人來守護著。也許胡萬三不是最好的人選,可現在他卻是李子木唯一接觸過,而且有信心能夠拿捏住的人物。
  隨著人頭的攢动,一個年輕男子,從人群中越眾而出。
  這人大概二三十來歲的樣子,一身的穿著打扮,再加上身上的氣質,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跟著馬長臉這一伙人混的。這人出來瞅了兩眼馬長臉,只把馬長臉看得低下了頭去,這才看了李子木一陣,然后神色平靜的問道:“這位小兄弟,不知道你怎么稱呼?”
  李子木并沒有接話,眼中波瀾不驚的望著眼前冒出來的青年,努力裝作一幅憤慨的樣子。
  面對著一群流氓,李子木雖然不害怕,可心中卻有些忌憚。他有雷電源護体,當著他的面,這些人自然不堪一擊,可要是這些人背著他,對他的親人和爱人使壞的話,那可不是他能夠預料的。眼前跟馬長臉的梁子也算是結下,李子木心里也沒覺得有什么要后悔的,而是開始在心中思考著要怎么去解決。
  “呵呵,小兄弟,既然你不愿意說名道姓,那我就先來自我介紹一下。我叫杜宇峰,來自梁夢市龙虎幫。”這名叫做杜宇峰的青年男子,瞧見李子木的反應,倒也沒有怎么生氣,反而是客客氣氣的沖著他笑著,說出了自己的身份來。
  李子木一聽,劍眉微微一挑。
  梁夢市的龙虎幫!
  我勒個去,這可是在梁夢市,都算得上一霸的社會勢力。
  李子木在梁夢二中讀書,自然聽說過龙虎幫的大名,學校里的小混混們,嘴上也整天掛著龙虎幫,要是哪個跟龙虎幫的小頭目扯上點關系,那在學校,可是牛逼哄哄的誰都不敢惹。
  看著眼前言語神色還算得体的杜宇峰,李子木心中多少有些震驚,語氣沒再像對待馬長臉那般咄咄逼人,撇著嘴淡淡的道:“嘿嘿,原來是杜大哥,剛才的事情,讓你賤笑咯!我只不過是個小人物,這名字什么的,我看還是不要說的好,免得勞煩杜大哥你來費心記掛!”
  聽見李子木不愿告知姓名,杜宇峰不由得愣了愣,旋即瀟灑一笑,言辭顯得很是誠懇:“小人物?呵呵,小兄弟你可真會開玩笑!就小兄弟你這樣的身手,放在龙虎幫里,那也算得上是頂尖高手,不知道小兄弟在哪兒高就,有沒有興趣來幫我做些事情。你放心,待遇方面的問題嘛,隨便你來開,咱們都是可以商量的!”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