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189章 別浪費時間

  “撲哧——”
  看著李子木氣急敗壞的樣子,蔣芳菲頓時笑了出來。
  李子木快要抓狂了:“芳菲姐,能不能別笑啊,我在給你講一件很嚴肅的問題!”
  “好啦好啦,姐姐不逗你玩了!”眼看著李子木即將發飆,蔣芳菲趕紧收斂起笑容,“你交代的事情,姐姐我怎么會忘記嘛!你回去的那天下午,我就和負責采購的人說過啦。你要是不放心,今天要不你跟我一起去看看?”
  “算啦!一來一去的,挺費事兒!”李子木想了一下,沒有答應下來,“再說芳菲姐你辦事兒,我能不放心嘛。過些日子,我直接去找你好啦!”
  “嗯,這樣也好!”
  蔣芳菲點點頭,對于李子木的話,她沒什么意見。
  不管李子木什么時候來見她,反正其中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兩人都是心知肚明,那就是躺在床上辦事兒。事實上這件事兒,才是所有事情中最重要的。
  一路上聊著沒兩句話,兩人就來到了家。
  李子木將蔣芳菲帶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,然后便開始翻天覆地的大翻找,最后終于找出來王梅的戶口簿等一些考核資料,交給了蔣芳菲。事實上,李子木也知道這些東西沒有多大的用处,不過是為了做做樣子而已,村里考核的村干部,一般交上去一些證明材料,再由鎮府蓋上章子,只要市里面得到認可,就沒有太大的關系。
  由此看來,王梅當上村干部這件事兒,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兒。
  不過最后還需要裝模作樣來一場民意選舉,才能夠最終得以確定,其實早在選舉以前,領導班子就已經內定了。
  李子木在一旁問道:“芳菲姐,你看這些有用么?”
  “嗯,姐來登記一下,到時候再由鎮府出示一份調查材料,你嫂子的這事兒,也就算辦妥啦。”蔣芳菲撩了撩額前的秀發,從包包里拿出來登記薄和筆,唰唰的在紙上登記著。
  蔣芳菲的一雙裹著絲襪的**翹著,坐在沙發上一起一伏的,優美火辣的曲線,帶著無窮的诱惑,看得李子木鼻血都快流出來了。即使和眼前的女人在床上搞過很多次,可是每次見到她魅惑的姿態,李子木都忍不住想要在她身上大快朵頤一番。沒有辦法,這個女人實在太诱人了,村里的那些****們,根本就無法和她相提并論。
  盡管在李子木的眼里,蔣芳菲也是個****。
  哎呦我去!
  這是熾裸裸的勾引啊!
  “芳菲姐,你在這里坐一會兒,我去給你弄點水來喝!”
  李子木實在呆不下去了,小伙伴一個勁兒的要出來,只好趕紧從客廳里撤出來。
  蔣芳菲直勾勾的看了他一眼,咯咯嬌笑個不停。女人自然知道李子木撤退的原因,不過這會兒辦正事要紧,至于其他的嘛,呵呵,到時候自然是要天雷勾动地火一番,否則她干嘛花這功夫,跑來李子木的家里單獨做什么調查,調查李子木的小伙伴還差不多。
  沒多久李子木就端了一杯水进來。
  “芳菲姐,來來,喝口水!”
  李子木說著將水杯遞了過去。
  誰知道李子木剛低下頭,就瞥見了蔣芳菲那雙豐滿的大白兔。順著兩座雙峰間的溝壑看下去,風光果然是無限美。滑膩和白嫩的大白兔,在乳白色小罩罩的束縛下,努力的想要突破出來,簡直有種呼之欲出的架勢,看得李子木愣了愣神,呼吸頓時變得火熱起來。
  “哎呀!”
  這時候蔣芳菲也做好了登記,聽見李子木的話,將身子直起想要接過來喝口水。
  來小河村有些時間,蔣芳菲也有些渴了。
  哪知道她一個沒留神,鼻尖正好碰上了水杯。
  李子木這會兒正在發呆,雖然第一時間反應過來,可還是晚了一步。水杯筆直的落下去,無巧無不巧的,正好落在蔣芳菲那兩只豐滿的玉兔上,胸前頓時淋湿了一片。
  原本夏天穿的衣服就很薄,如此一來,蔣芳菲胸前就像是透明一般,白色的布料紧紧貼上蔣芳菲的玉兔上,營造出了一種呼之欲出的效果來。蔣芳菲雖然三十來歲,可是身材絕對的正點,尤其是這兩只白嫩的玉兔,在床上真是讓李子木爱不釋手,看到這樣的場面,李子木如何能夠控制的住,心里的浴火早就似火山喷發一般到達了臨界點。
  湿衣挑逗啊!
  能不能表現的再诱惑一些!
  李子木眼中的浴火,都快要將整個身子點燃。
  蔣芳菲皺著眉頭嬌嗔道:“哎呀,小木,怎么這么不小心呀!你看看,這樣讓姐姐還怎么出去嘛。”說著還故意扯了扯胸前的小罩罩,深深的溝壑和雪白的豐滿,越發顯得清晰可見。
  李子木咽了咽口水,鎮定的笑道:“來來來,芳菲姐,我來給你擦擦!”
  趕紧從桌子上拿來紙巾,李子木顫抖著雙手在上面擦拭著,手上剛一接觸到那份細膩和柔软,心里面就情不自禁的一荡。蔣芳菲今天實在太诱人了,穿著鎮府工作人員的職業套裝,腳上的黑絲襪分外诱人,早就將李子木勾引的精蟲上腦,能夠支撑到現在,已經很了不起了。
  不過現在,摸著那兩只大白兔,李子木徹底的爆發了。
  “嚶咛——”
  蔣芳菲嬌喘了一下,媚眼水汪汪的。
  很顯然,眼前的女人已經春意盎然,只等待著李子木來采摘。
  嘿嘿!
  最后還不是你先忍不住!
  看你還敢來引诱我!
  李子木沖著蔣芳菲咧著嘴笑笑,手上卻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,只是再也沒有別的动作。
  蔣芳菲眼中都快能滴出水來了,眼神嫵媚的瞅著他,嬌滴滴的問道:“小木,姐姐想要啦,就在這里,你看可以嘛?”
  哎呦我去!
  還真是個****啊!
  不過老子就喜歡這樣的!
  瞧著蔣芳菲嫵媚勾人的眼神,還有眸子里盈盈的春水,李子木嘿嘿笑了笑,毫不猶豫的說道:“嘿嘿,芳菲姐,在這座房子里,現在就我們兩個人,你想在哪兒都可以啊。要不咱們去衛生間里洗個澡,反正也沒什么人來打擾的,你看怎么樣?”
  一想起當初在蔣芳菲家,兩個人洗的鴛鴦浴,李子木眼中就泛起一片火熱。
  蔣芳菲的功夫,王梅比起來都是自愧不如,黄香香很是不用提,不過和邱飛燕這樣的浪貨比起來,蔣芳菲身上多出來一種獨特的氣質,也許是李子木的心里在作怪,反正看著蔣芳菲穿著如此动人的職業裝,李子木都想要狠狠的將她壓在床上,好好的蹂躪一番。
  這樣的變態心思,也不知道是怎么來的。
  三點左右來到小河村,一直等到現在,蔣芳菲才和李子木进行到現在這一步,這可是她來小河村最為重要的事情,其它那些什么大石頭王八啊,來找李子木要王梅的資料什么的,都不過是掩飾而已。剛才在秦有德門口,李子木挺身而出時表現出來的男子氣概,早就讓她深陷其中,恨不能立刻就和他在床上好好戰斗一番。
  誰知道來到家里,李子木卻又和她墨跡了半天。
  這讓她如何忍得住!
  蔣芳菲火急火燎的對他嬌嗔道:“哎呀呀,誰讓你一直磨磨蹭蹭餓的,外面還有兩個工作人員等著呢。看起來這會兒,他們也應該要考察完了,咱們可是有時間限制的,你以為我們能夠順心所欲的玩啊,真是的,一點兒都不知道把握住機會,姐姐還想和你大戰三四場呢。”
  “哦,那還真是可惜呢!”
  “現在看來,只能草草的來一次啦!”
  “嗯,是我的錯!”
  李子木腆著臉笑著,手沿著玉兔向下,慢慢來到了絲襪**上。
  這雙穿著黑絲襪的**,李子木早就垂涎已久,現在終于摸在了上面,手上傳來的滑嫩,惹得小伙伴越發的坚挺火熱。
  “怎么樣,好看嗎?”蔣芳菲得意洋洋的笑道,“姐姐穿著這樣的衣服,就是專門來讓你看的呢。咯咯,剛才你的眼神,人家早就看到啦,是不是想把人家吃啦?”
  “嗯,想要把你吞进肚子里!”
  李子木的手在上面肆意的玩弄著。
  蔣芳菲將嘴唇湊過來索吻,急切的說道:“那就來嘛,來玩姐姐嘛。小木,別耽擱啦,姐姐等一下就得出去,時間真的不多啦!”
  看著蔣芳菲急切的樣子,李子木有些想笑,在她的**上抚摸了一下,劍眉揚了揚笑道:“嘿嘿,芳菲姐,你可真是饑渴啊。”
  蔣芳菲扭捏了一下,嬌嗔道:“哼,小壞蛋,人家這還不都是為了你嘛。好啦,別廢話,快來嘛!”
  “嗯,來就來!”
  李子木不再多話,手沿著**伸向裙底,開始刺激著蔣芳菲。
  “嗯哼哼——”
  蔣芳菲頓時一聲嬌喘,二話不說低頭吻上李子木的嘴唇,滑膩膩的香舌飛快的伸向李子木的嘴里,顯得相當的瘋狂。
  李子木在心里默默的想著,相比較王梅而言,蔣芳菲對于他的喜歡,估計要打一個折扣,這個折扣到底低到什么程度,李子木并沒有什么把握,不過李子木知道,這個女人將會在床上淪陷入他的懷抱,兩人間的爱,李子木覺得有一半建立在**的基礎上,另外的一般,李子木說不清楚。
  或許是相貌,或許是其他的什么……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