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182章 就不讓你走

  “飛燕嬸,在擦玻璃呢,要我幫忙不?”
  李子木咧著嘴笑道,眼中的火熱難以遮掩。
  邱飛燕聽見是李子木的聲音,臉上顯露出難以掩飾的喜悅:“嗯,小木你來啦!來的正好,快來幫嬸子扶著凳子,嬸子站在上面老是搖晃,心里面揪著慌。”
  “哎,好嘞!”
  李子木雖然不太愿意,可是為了等下能戰斗爽快,自然得屁顛屁顛的過去將凳子扶好。看著邱飛燕圓润的屁股,就挨著他的鼻尖,李子木簡直興奮的要死。
  邱飛燕點點頭,輕聲交代道:“小木,一定要扶好啊,嬸子要擦最上面的,可千萬別出問題!”就這樣沖著李子木交代了一下,邱飛燕踮起腳尖兒,用手中的抹布夠著在上面的玻璃上擦拭著。
  嘿嘿,好機會!
  老子這次要好好看看她的******!
  李子木見她擦得認真,于是彎著腰側下頭,順著邱飛燕的**向裙子里看进去。
  一看到邱飛燕里面穿著的白色小裤裤,李子木的小伙伴頓時便是血脈喷胀。也許是邱飛燕的屁股太大,又或者是那件小裤裤太小,只見女人的整個******都給勒得紧梆梆的,更要人命的是女人的小裤裤是鏤空的,女人的神秘便隨著身子的擺动若隱若現,看得李子木眼睛發直。
  李子木不由得吞了吞唾沫。
  這貨根本受不了這樣的诱惑,身上顯得越來越興奮,裤裆上面撑起一座規模巨大的帳篷。
  或許是小裤裤來回摩擦著,李子木看見女人的那里慢慢的露出水來,潮湿的痕跡越來越嚴重,到后來竟然將裤頭都弄湿里一大塊,有些甘泉竟然順著大腿流到了小腿处。只把李子木瞧得是口水橫流,恨不得立馬上去將邱飛燕推倒在地,手握百萬雄兵,馬踏萬里山河。
  真是個臭小子!
  真以為老娘不知道嘛!
  邱飛燕渾身滾烫,卻裝作如無其事的模樣。
  李子木在下面偷窺,邱飛燕怎么會沒有感覺?
  這個女人早就在發浪,畢竟給李子木搞過好多次,對于李子木的德性,她多少都有些了解。
  如今就連小裤裤都給打湿了,就已經說明女人很有些受不了。
  那么距離干事兒的時間,也就不會太晚。李子木決定等一等再說,不想在這個女人面前表現的那么猴急,否則接下來在弄的過程中,就占據不到主动權。
  “哎呀,累死人啦,終于給擦完啦!”
  終于,邱飛燕從椅子上下來,伸了伸懶腰道。
  那一雙豐滿的雪峰正好沖著李子木,差點兒碰上李子木的鼻子,旋即女人低下頭來,發現了李子木的變化,眼睛直勾勾的瞧著李子木的裤裆部位,微微舔了舔紅唇,然后她沖著李子木拋了個媚眼,咯咯嬌笑道:“小木,那里咋鼓得那么高,你是不是又想來啦!”
  看著李子木鼓得老高的裤裆,邱飛燕非但不害羞,反而直愣愣的瞅著那里,像是要穿透那層布料一探究竟,眼中火辣辣的燃燒著熊熊浴火。
  家中的男人年近六十,根本就沒法兒硬起來,邱飛燕那塊肥沃的土地,也不知干涸了多久,旱得都快要炸口子了,如今碰上李子木這么厲害的男人,邱飛燕真恨不能時時刻刻和李子木搞在一塊兒。
  所以這會兒,邱飛燕的身子,早就變得火熱難耐。
  “嘿嘿,嬸子,難道你不想?”李子木向前挺了一下,炫耀著身上的雄厚資本,咧著嘴玩味的笑著,“你要是不想的話,怎么剛才被我看了兩下,就湿成了那樣。要是用抹布在那里擦擦,你擦玻璃連水都免了。”
  “哼,都怨你,還好意思說人家!”
  邱飛燕說著挨上李子木的身子,伸手按在李子木的帳篷,接著俏臉上的便閃過一抹紅暈來。
  哎呀呀!
  怎么感覺又大啦!
  事實上,邱飛燕知道李子木的玩意兒大,可是這才幾天沒被干過,便又有些受不了了,摸著摸著身子便漸漸的酥软成了一堆爛泥。如今李子木好不容易送上門,而且恰好郭明義不在,這次她決定兩人一定要好好戰斗個三千場,這樣邱飛燕才能夠感到舒服和滿足。
  當然地點不會在這里。
  小賣店可不是個偷情的好地方,不過還好,兩人現在有很多選擇的余地,村西頭郭明義的兄弟留下的那座房子,就是一個不錯的去处。
  兩人上次在那里戰斗過一次,直到現在邱飛燕都還回味無窮。
  邱飛燕這樣一想,身子里慢慢的變得難耐起來,忍不住伸出小手,隔著李子木的裤子,在上面不停的抚摸著,舌頭也不由自主的伸了出來,舔了舔有些發干的嘴唇。
  哎呦我操!
  這骚娘們開始發春了!
  李子木的玩意兒被她摸著,立馬便傳來一陣舒爽,看來還是女人的手摸起來舒服。李子木的身体情不自禁的挺动著,慢慢在邱飛燕的小手上摩擦不止。
  “小木,你可真是個大家伙!”
  邱飛燕动情的呢喃著,手上的动作越來越激烈。
  李子木讓她摸得相當舒服,漸漸地也伸出手來,伸向邱飛燕的雪峰上,瘋狂的揉弄起來。這娘們兒的豐盈不是一般的豐滿,簡直就是極品美乳。
  每次看著都想上去好好摸一摸。
  如今大好時機,此時不弄,更待何時!
  “嬸子,要不咱們找個地方,好好弄弄……”
  “弄弄?你想怎么弄呢?”
  臉上媚笑著,邱飛燕斜了李子木一眼,萬種嫵媚風骚于一身,看得李子木又硬了不少。
  嘿嘿!
  你個骚娘們!
  想要老子開口說****,做夢去吧!
  李子木只是嘿嘿一笑,眼睛瞅著她卻不說話。
  不過他相信邱飛燕一定會懂得他什么意思,都到現在這個地步了,邱飛燕就是缺心眼兒,這會兒也該明白了,何況李子木相信,這個女人肯定忍不住,到時候自然回來求他。
  “小木,你是不是想干嬸子?”
  邱飛燕故作矜持的瞥了他一眼,紅著臉扭捏著說道:“小木啊,咱們不能這樣啦,嬸子是有丈夫的人,這要是讓人知道啦,以后說出去,多丟人啊!”可她嘴上雖然這么講,手上卻一直抓著李子木,牢牢的握著沒撒手,揉搓的力度也是越來越重。
  哎呦我去!
  這骚娘們,還會裝純呢!
  老子就不相信,你會不想讓我弄!
  你要是不想搞,干嘛一直捉著老子不撒手?
  看看你臉上的骚樣兒,這會兒下面要是沒出水,老子就跟你一個姓!
  李子木鄙夷的瞅了她一眼,邪笑道:“哦,飛燕嬸,原來你不想搞啊,真桑心呢!既然這樣,那我可走啦!”說著在邱飛燕的豐滿上揉了一把,李子木轉過身去裝作要離開。
  別看李子木年紀小,可是他一直都是個好獵手。
  邱飛燕火熱的眼神和放荡的小动作,又如何能躲過他銳利的眼睛。
  剛才的話完全是他欲擒故縱的計量。
  嘿嘿!
  老子還不信了,看你能忍到什么時候!
  果然和李子木想的一樣,邱飛燕怎么舍得他離開,見他要走,一把抓住他的衣服,嚷求道:“好小木,留下來,嬸子就不讓你走……”
  “不讓我走?”李子木狠狠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,眼中閃過一絲戲謔的味道,“嬸子,你讓我留下來,準備要干嘛呢?”
  “臭小木,你真壞!”
  邱飛燕嬌羞的在他身上拍了拍。
  “嬸子,你要不說的話,那我可真的走啦!”
  “哎哎,別別,人家說還不是嘛!嬸子…嬸子想讓你來爱我,狠狠的爱我……”
  低著頭說完這些話,邱飛燕的臉上幾乎要滴下血來。
  李子木一把搂過她,雙手在女人的雪峰上不停的揉捏著,嘴里面則是嬉笑著道:“嬸子,你早說嘛,早說的話,我不早就滿足你的要求啦!”邊說手邊向下探去,一路沿著小腹向下來到短裙邊緣,慢慢將手伸了进去,挑动著手指在她身上肆意的玩弄著……
  沒多久,邱飛燕變成了一灘爛泥,癱倒在李子木的懷里。
  “嗯嗯…小木,別在這里弄,咱們換個地方,好好的來玩玩……”邱飛燕嬌喘吁吁的說道,“反正郭明義不在村里,嬸子這會兒整個人都是你的,你想怎么弄都成!只是這里太不安全,人來人往的……”
  “那飛燕嬸,你想好去哪兒沒?”
  “嗯,小木,要不咱們還是去村西頭,就和上次一樣,你看行么……”
  “去!去去…咱們現在就過去!”
  李子木連連答應,跟著邱飛燕一前一后走出小賣部,向著村西頭走去……
  來到村西頭那座房子里,邱飛燕早就欲火飛身,心跳急促,俏臉上一片緋紅,亟不可待的三兩下脱掉李子木的上衣,饑渴難耐的她,主动湊過艷紅唇膏覆蓋下著的嘴唇,挨著李子木的胸膛,將湿滑的舌頭在他身上來回的甜食著,一路留下無數的口水印記。
  哎呦我操!
  這娘們兒夠味兒!
  邱飛燕忘情的吮吸著,將李子木舔的是渾身暢快,陣陣快感襲來。
  饑渴難耐的邱飛燕此時太過激动,玉手使勁兒一扯,竟然將身上的背心撕破,一雙渾圓飽滿的酥乳,頓時躍然出現在李子木的面前,隨著呼吸兩座玉峰起起伏伏著,峰頂周圍的紅暈上,葡萄般的小肉球閃爍著的鮮艷的光澤,真是讓人垂涎欲滴。邱飛燕伸出雙手將李子木搂著,性感的嬌軀往前一挺,將酥胸抵上李子木的臉頰。
  邱飛燕這娘們兒!
  這是在摧毀老子的三觀吶!
  李子木砸吧砸吧嘴兒,眼中閃過一抹火熱……
  邱飛燕此時氣喘吁吁,嬌喘著叫道:“來來,小木,快來親嬸子!嗯,快來嘛!……”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