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149章 我們去捉魚

  兩人完事兒后,便來到客廳看電視。
  畢竟時間不早了,秦雯她們說回來就要回來。
  “吱呀!”
  隨著門外傳來的一陣響聲,秦雯的聲音也傳來過來。
  此時在客廳依偎著看電視的兩個人,立馬對視了一眼,然后從容的分離開來。
  沒過多久,秦雯和林新月,就推開了客廳的門。看見李子木正在沙發上坐著,神情有點兒局促,黄香香也在一旁目不斜視的端坐著,氣氛多多少少有些詭異,不過兩人不過都是天真爛漫的女孩兒,也就沒有多想些什么。
  “臭木頭,你在這兒干什么呢?”秦雯一进來便大大咧咧的問道。
  林新月安靜地站在她旁邊,即使不說話,水汪汪的大眼睛里,也能看得出詢問的神色。
  這個女孩兒就是如此的具有魅力。
  即使安安靜靜的不說話,也無法讓人忽視她的存在。
  兩個女孩兒往李子木跟前一站,一股清香的味道就撲面而來,沁人心脾。
  李子木面不紅心不跳地撇撇嘴:“來你家,自然是來找你們玩的嘛。昨天只不過是一天沒見,我就對你們想得紧呀!”
  “哼!鬼才信你!對啦,給你說件事兒。我和新月去小河里洗衣服,看到好多人跑去河壩哪兒,應該是在捉魚。臭木頭,你說我們要不要去瞧瞧?”秦雯撲棱著大眼睛,看著李子木。
  林新月眼睛里,則滿是期待。
  事實上她來自城里,自小沒經過這些事情,覺得十分的新奇好玩,回來捉魚也是她提出來的,只是看到李子木,女孩兒卻沒好意思開口。
  畢竟她和李子木,還不是太熟絡。
  “嗯,原來是這樣,那我得好好想想!”
  李子木有意要調戲一下這兩個女孩兒,故意將話停了下來。
  “哼!有什么可想的,本小姐親自來請你,你還擺上譜了呢!臭木頭,你想找死么!”秦雯一邊嘟著嘴叫道,一邊作勢去揪李子木的耳朵。
  “哎哎哎,你這是干嘛!”李子木趕紧躲開,“老子又沒說不去,看看你那母老虎的樣子,也不怕嚇著林新月!”說完他急忙溜了出去,邊跑邊叫道,“我去找些捉魚用的東西,你們先等著,我一會兒就來!”
  這貨腳下如風,沒一會兒便跑得沒影兒了。
  瞅著他們兩個這樣打打鬧鬧的,林新月倒是覺得很好玩的樣子,不知不覺間,嘴角上勾起一抹漂亮的弧線。
  “來來來,先來看會兒電視!”黄香香笑著將遙控器遞給兩個女孩兒。
  兩個女孩兒于是陪著黄香香,在客廳里繼續看著《誰有我幸福》這部電視劇,話說這部劇都快放了一個暑假,似乎永遠沒有完結的意思。
  唉!
  追韓劇的人真痛苦。
  三個女人都在心里發出這樣的感慨來……
  李子木跑回家收拾完畢,然后便擰著一大包東西,看起來跟一個民工似的,又健步如飛跑來找兩個女孩兒。
  此時兩個女孩兒,卻像老大妈似的,依舊在客廳吃著零食看著電視。
  不過才兩根煙兒的功夫,沈碧華這時洗完衣服回來了,也加入到看電視的隊伍里。
  我去!
  怎么看上了!
  李子木一陣無語。
  擦著臉上的汗珠,李子木在客廳外叫道:“喂!你們到底還去不去!這都什么時候嘍,都快五點啦,要走就放快點兒,等會兒天都黑了,還怎么看得見捉魚嘛。”
  哎呀!
  差點兒給忘啦!
  聽見李子木的叫聲,兩個女孩兒這才想起去捉魚,立馬收拾了一下,然后從客廳沖出來。
  “咱們快走吧!”
  秦雯拉著林新月,說著話便要向門外走。
  “喂,小雯啦,你們可千萬要小心些!最好站遠些,看著小木捉魚就好啦!”客廳里傳來沈碧華的囑托聲。
  秦雯捂著耳朵叫道:“哎呀呀!我知道啦!”
  似乎還是不行放心,沈碧華又專門出來叮囑李子木道:“小木啊,你也小心點兒,別讓她們下水。晚上記得早點兒回來,你嫂子不在家,今天晚上,就在嬸子家吃晚飯。”
  “好嘞!”
  李子木正愁沒地兒吃飯呢,自然答應的很干脆。
  “好啦好啦,別磨蹭啦!”秦雯嚷嚷道,“臭木頭,快走啦,再不走,天都快黑啦!”
  秦雯說著拉著林新月,舉步就要出門去,邊走還在向林新月講著小時候捉魚時發生的有趣事情,兩個女孩兒咯咯笑了一陣兒,并沒有留意到李子木沒有跟上來。不過剛走沒幾步,秦雯便有所察覺,李子木非但沒动身,反而站在后邊饒有趣味的看著她們。
  秦雯立馬回過頭來,嬌嗔道:“你干嘛呢,說你是木頭,你還真是塊大木頭呀!別老杵在那兒,快點兒走呀!”
  真是搞不懂誰是木頭!
  李子木暗自腹議著,簡直郁悶的要死。
  他沖著兩人無可奈何的搖搖頭,指著兩人身上的衣服說道:“依我說,你們穿成這樣,干脆上街去算啦。回去把裤子給穿上,待會捉魚的時候,走路方便點兒。萬一掉进河里去,撈你們也省事兒多啦!唉,秦雯,我真不知道該怎么說你,林新月不知道,那是情有可原,可是你——”
  “好啦好啦,人家錯了還不行嘛。”秦雯這才發現,她和林新月兩個人都還穿著裙子,想想這樣確實不方便,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臭木頭,你在這里等著,我們馬上就去換衣服!”
  只是說著說著,秦雯的臉卻莫名其妙變得紅撲撲的。
  女孩兒心想著剛才李子木就站在她們后面,半天都沒有啃聲,那么他肯定一直在看她和林新月的腿呢。秦雯頓時有些不好意思再往下接著想,卻又總感覺李子木在看著她的大腿,像是被偷窺了一樣,于是就連走起路來,都覺得有點兒別扭。
  臭木頭,看看人家的腿倒也沒什么,干嘛還要留意林新月呀?
  哼!
  大流氓!
  看我下次怎么教訓你!
  秦雯看了看林新月,女孩兒臉上倒沒什么,這才讓她稍稍的放松下來。可是心里面,卻在暗暗咒罵著李子木是個臭流氓。
  橫了李子木兩眼,秦雯低著頭,領著林新月去換衣服……
  “阿嚏!”
  李子木不由得打了個喷嚏,覺得秦雯眼神里藏著很多的含義。
  只是這會兒,他又如何猜得透秦雯的心思。
  就這樣,李子木拿著漁網,站在大門口,又等了兩個人足足十來分鐘,才看見兩個人施施然的走了出來。然后三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,朝著村外的的小河壩走去。
  捉魚的地方,距離村里有點兒路程,要是李子木一個人走,分分鐘就能走到,只是現如今跟在兩個興致勃勃的小美女身后,卻怎么也沒辦法走太快。
  關鍵在于林新月。
  女孩兒對于小河村的一切,似乎都很好奇,見到什么都想要問個明白。
  “哎,秦雯,你看看,那里有只好漂亮的小貓!”
  “呀,那條狗好大呀!”
  林新月邊走著,嘴里不斷的發出小聲的驚呼,像是劉姥姥进了大觀園,歡呼雀躍的不像樣子。
  對于林新月難得一見的模樣,李子木表示很無語。
  不過卻也不想掃了女孩兒的性致,于是笑了笑,順著她的話開著玩笑:“嘿嘿,林新月,你可能不知道,剛才你看到的狗和貓,它們兩個現在正在鬧離婚呢。”
  “哼,瞎說!貓和狗怎么會結婚!”秦雯很不屑的沖他撇撇嘴。
  李子木笑著反駁道:“切!你又不是它們,怎么知道它們沒有結婚!”
  “好好好,就算他們結婚了,可又為什么要離婚呀!”秦雯不依不饒,一幅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架勢。
  林新月也忽閃著大眼睛,很是感興趣的看著他。
  哎呦我去!
  林大美女你別這樣看我呀!
  要是沒有秦雯在,老子一定把你搂過來,狠狠親上兩口。
  李子木在心里面一陣意淫,然后邪笑著解釋道:“它們兩個離婚的原因嘛,就是狗每天晚上回家,都發現貓不在家,覺得她行為不軌,覺得貓不再爱他。”
  “又在瞎扯啦!”
  秦雯覺得很是無語,這家伙總爱胡說八道的,讓人很是摸不著頭腦。
  林新月卻歪著腦袋,對李子木的話很感興趣。想了一下,女孩兒笑道:“也許是這只狗冤枉了小貓,貓在夜里不回家,是去追老鼠呀!”
  “對嘛!”李子木笑道,“你聽聽,它都去追老鼠啦,很明顯不爱狗啦!”
  “咯咯……”
  兩個女孩兒頓時發出一陣嬌笑。
  就這樣走走停停,十來分鐘的樣子,三人來到了小河壩。
  這條流淌在村外的小河,大多數時候像是一位偉大的母親,將小河村靜靜攬在她的臂彎里。只是每年一到夏季,特別是七八月份汛期的時候,這條河流也會爆發小小的洪水,一般在河邊的作物回收一點兒影響。
  不過凡事有利必有弊,這話倒是一點兒不假。
  每年發大水的時候,也是小河村吃魚吃得最多的時候。因為一旦涨水,河里就會有很多魚上水,所以下完雨后,出來逮魚的人特別多,場面往往都很是熱鬧。今天也是一樣,即使隔著老遠,都能聽到小孩子的笑鬧聲。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