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112章 一炮三響

  聽到這里,兩個女孩兒大為不滿——
  “喂喂喂!臭木頭,你在講些什么嘛!”
  “對呀對呀,不是要解釋老黄家,為什么會供奉麻將牌嘛!”
  “是啊是啊!臭木頭,可是你說了半天,卻在和我們瞎扯什么鬼神,根本就是答非所問嘛。喂,你到底知不知道嘛?不知道就說不知道,我和新月是不會笑話你的。”
  “嗯嗯!”
  暈倒!
  面對兩位小美女的質疑,李子木唯有報以苦笑:“前面這些話,是在向你們闡述神靈的由來,順便讓你們看看,我對古代東西的了解。算啦算啦,既然你們不爱聽,那我還是直接來和你們講講老黄家發生的故事吧,你們肯定會喜歡聽的。”
  “快講快講!”
  兩個小美女眼睛一亮,立馬出聲催促著。
  李子木暗道一聲,果然還是講故事,對女孩兒的吸引力要來得大啊。
  這貨于是理了理思維,開始接下來的講述——
  老黄家供奉麻將牌的歷史,可以追溯到他爺爺那輩兒,當時他的爺爺也是叫老黄,生活在粱夢国尚未建国的時候。
  于是故事的核心人物,是老黄的爺爺,在這里我們依舊叫他老黄。
  要說在這農村里,除了春秋兩季有些忙碌,一般在冬天的時候,就沒什么農活要忙,尤其是在這山野里,雖說下雪的時候會扛著枪出去轉上一場,可是回來呆在家里的日子還是很多,這也就是俗稱的“貓冬”。
  村里的老老少少,待在家里閑著沒事兒,就好來賭。
  尋常人家玩的小,純粹是打發時間。
  可是老黄這人卻不一樣,出了名的好賭。作為村里當時最有錢的人家,無論是大賭小賭,只要是往牌桌上一坐,從來就沒有說下莊的事兒,往往都是等到別人實在忍不住說撤攤兒,這貨才會恋恋不舍的丟下麻將牌。
  老黄當時有個綽號,叫做“天天麻”。
  別看山溝溝里的人沒啥文化,可是取出來的外號,卻有著一語中的味道兒,就是說老黄這家伙賭癮很足,只要是一天不打麻將,就渾身的不舒服。
  老黄有錢,爱玩,麻將自然打得大。
  根據現任老黄的講述,說在小時候,曾看過他爺爺在霸王鎮上打麻將,那時候他的年紀還很小,無法確知一場輸贏是多少錢,只記得當時有個一臉麻子的家伙,斜著眼兒擰著一袋子的銀元走了。那一袋子銀元,要是擱現在,估計蓋上十間瓦房的錢都夠用。
  這樣的豪賭,就算是擱現在的小河村來講,也都是很是少見的。
  按說來賭有贏有輸,原本都是很尋常的事兒。老黄打麻將的水平還行,贏得不算多,輸的次數也算少,雖然天天都玩,輸贏倒也保持的很平衡。
  直到有一天,從城里來了三位客商,坐著當時最豪華的馬車跑來小河村,由村里的保長牽頭,找他來打大麻將。
  結果那次來賭,卻賭出了事!
  那場豪賭,一連持續了三天兩夜,老黄當時輸的臉都白了,大冬天的渾身上下直冒冷汗,第三天下午,老黄輸掉了全部財產的三分之二。據說那要是換算成錢幣,在城里買下一座豪宅都不成問題。一直輸的他老婆跑回了娘家,甚至放出話來,不想再和他過日子。
  不過這貨,還真是個狠人,將家產都抵押出去,又讓保長聯系那三位商客,四個人繼續來玩。
  老婆沒了算逑!
  不玩下去可不行!
  這“天天麻”的綽號,可不是白叫的!
  據說當時的村里人,全都出來勸他別再玩。可老黄的牛脾氣,瞅準的事情,誰也拉不回來,你要是話說狠了,這貨就沖你瞪眼睛發火氣。最后沒人再出來勸,保長也熬不過他,只好又將那三位客商找來。
  繼續一場豪賭。
  那場大戰直打得天昏地暗,整整持續了兩天一夜。
  在第一天的夜里,天快擦亮的時候,老黄竟然一把沒贏,眼看著就要輸得精光,只要再輸上這一局,這貨便是一敗涂地,像是老鱉翻蓋掉洞里,再也無法翻身,出局的后事兒,老黄早就想好,用他打麻將前的話來講——
  老鼠药老子都備齊妥,這次要是輸得精光光,老子回家就蹬腿,爱特么咋搞就咋搞,老子反正他妈的不活算逑!
  老黄當時那把牌,七對,單吊一條!
  左右兩家,拿著一條做順子,牌桌上只剩下最后一張一條沒出來!
  想換,根本換不了!
  四個人都已聽牌,老黄是大氣都不敢喘一下,抓牌的手直發抖。
  這把牌摸到最后,直剩下最后兩張牌,轮到老黄摸牌,這兩張牌里面,只有一張是一條!
  這把要是輸了,這貨也就只有穿鞋下地,回家去喝耗子药。
  保長當時就在他旁邊看著,只聽見老黄拿著單吊的一條,嘴里一個勁兒在念叨——
  “一條啊一條!這張要是你,老子就供你一輩子……”
  然后老黄深吸一口氣,只見他手一伸,抓住牌便往桌子上一拍。
  啪!
  一條!
  七對,胡啦!
  這貨當時一蹦三尺高,也不管手里的一條有多臟,放在嘴上可勁兒猛親,那感覺比親他婆娘還要有滋有味。
  也就是從這把開始,邪氣上來了!
  “自摸,一條!”
  “對對胡,一條!”
  “杠上開花,一條!”
  “海底撈月,一條!”
  “一條!”
  “一條!”
  “一條!……”
  “他妈的,又是一條!草!”
  從拂曉開始,一直打到月上柳梢頭,老黄糊了一個白天的一條,將那三個客商給胡得暈頭轉向的,大叫邪氣。這場豪賭到最后一算賬,老黄連本帶利將輸的錢全部撈了回來,反而還贏了半袋子的錢回來。
  這一切——
  全是那張一條的功勞!
  也就是為此,老黄才沒有食言,將那張一條給帶了回來,直到現在都還在供奉。
  “好啦!這就是老黄家牌位上的故事!”李子木得意洋洋地笑道,“這可是我用一瓶枝江大曲,從老黄嘴里換來的信息,一般人都還不知道呢。怎么樣,你們說說,我的故事講得怎么樣,嘿嘿,很厲害很精彩吧!”
  呼嚕嚕~~
  這貨從興奮中回過神來,卻發現兩個女孩子幾乎要睡著。
  “喂!你們兩個,到底有沒有再聽!”
  林新月急忙叫道:“呀!秦雯,快醒醒!”
  “哦哦,原來老黄家,供得麻將牌是‘一條’呀,我一直都以為是‘發財’呢!”秦雯連忙揉揉眼睛,在一旁喃喃道。
  “好啦,我的故事講完啦!”李子木很是無語,可拿這兩個女人卻沒有一點兒辦法,最后來做總結陳詞,“這個故事告訴我們,一定要潔身自好,賭博一向都是不好的,輕則丟財,重則……”
  “新月,你說我們接下來,做些什么好呢?”
  “不知道!”
  李子木一臉的黑線:“喂,你們兩個!到底有沒有再聽我……”
  “對啦,要不我們來打麻將吧!”
  “好啊!”
  “臭木頭,你在那兒自言自語什么!”秦雯這才回過頭來,“我們決定打麻將,你要不要參加?”
  “呃……好啊!”
  這貨一聽說來麻將,早把剛才說的“潔身自好”的總結,一股腦兒給忘到腦后。
  “小木,你和新月支攤子,我去將嫂子叫來!”
  秦雯說著,扭著小屁股,屁顛兒屁顛兒跑出去,找黄香香來湊人數。
  兩人在客廳剛將桌子支好,秦雯就帶著黄香香进來了。
  黄香香也很喜歡打麻將,不過平時也就是在家沒事兒的時候,和公公婆婆以及秦雯來,現在有李子木和林新月這兩個年紀相差不大的人加入,黄香香自然比平時還要熱衷:“哈哈,小木,平時沒見你打過麻將的,你能行嘛!”
  “來吧!”李子木眉毛一揚,“男人從來都不會說不行!”
  秦雯很是懷疑的看著他:“你知道規矩么?”
  “沒見過豬肉,還沒見過豬八戒跑,放心吧,我懂的!”李子木很是無語的撇撇嘴。
  這時候,一個悅耳的聲音小聲道:“秦雯,我…我不是太懂的……”
  女孩兒小臉羞得通紅,很是有些不好意思。
  “不會我來教你,放心吧,保證把她們打趴下!”李子木拍拍胸脯,大言不慚的叫道。
  事實上,李子木還真知道怎么來玩麻將。在高中的時候,李子木經常會在肖鐸家里玩,有時候肖鐸也會帶著幾個朋友一起打麻將,缺人的時候就讓他來補缺,所以麻將上面的道道,李子木都明白,只是玩得不太精通,不過比起林新月來,絕對算得上是老師級別的存在。
  耐著性子給她講解了一下規矩,聽他講得都還正確,黄香香和秦雯暗暗松了一口氣。四個人的麻將要是兩個人都不會來,那玩著可就沒意思了。
  然后四個人打了兩盤演練的,又將一些規矩指給了林新月。
  女孩兒非但長得美,腦子也是頂級聰明,沒一會兒就掌握了其中的精髓,兩盤打下來,儼然成了一代宗師。
  四個人然后在一起商量著定好規矩,誰輸一盤就在臉上貼一個小紙條。
  于是正式開打。
  李子木的運氣似乎不是很好。
  打到第三盤的時候,李子木臉上直流冷汗,臉上已經被貼了倆紙條兒。
  “一條!”
  李子木打出最后一張牌,這張牌扔出去后,要是沒人胡,第三把算是平局。
  稍稍松了一口氣,李子木覺得這張牌很安全,他肯定能夠免去三把都被貼紙條的命運。
  不過——
  “點炮,清一色!”
  “點炮,七對!”
  “點炮,小胡!”
  三人竟然同時倒牌。
  “不是吧,一炮三響?!”李子木跳了起來,很是郁悶地叫道,“有沒有搞錯,這特么也可以!”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