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111章 天仙美女問鬼神

  李子木大步流星往秦雯家趕過去。
  路過村中心的時候,這貨沒敢停留,要是被邱飛燕那婆娘給看見,今天就別想見到林新月了,所以在那段路上,李子木幾乎是跑著過去的。
  “唉,女人多了,還真他妈是件鬧心事兒呢!”
  李子木一路跑得像是狼攆在屁股后面一般,心里生出這種讓人郁悶到吐血的想法來。
  這貨細細一算,發現和他發生糾葛的女人,兩個巴掌加一塊兒,竟然都快數不過來了。
  王梅、黄香香、邱飛燕、蔣芳菲和董水清,這些都是出現在他身邊的熟女,個頂個的嫵媚多姿,風姿綽約,嬌艷**,豐乳肥臀,漂亮诱人。
  其中王梅屬于經常搞的女人,邱飛燕屬于搶著要給他搞的女人,蔣芳菲屬于诱惑他搞的女人,黄香香屬于沒事兒干就搞她的女人,董水清屬于他將要搞的女人。
  我擦!
  老子也太他妈的幸運了。
  光是發生過關系的,都有四個絕世大美女。
  下面再來數數身邊的那些小美女們——
  秦雯、董水雅、陸小櫻、王馨怡還有林新月,不多不少,剛好也是五個,個頂個的漂亮清純,靚麗多姿,刁蠻可爱,活力四射,粉嫩可人。
  其中秦雯屬于非本君不嫁的女孩兒,董水雅屬于曾經錯失的女孩兒,陸小櫻屬于少女懷春的女孩兒,王馨怡屬于讓他頭疼的女孩兒,林新月則屬于是他的夢中女神一類的女孩兒。
  我滴個擦擦擦!
  老子這是要逆天啦!
  李子木一路邊走邊數著指頭,美滋滋的在腦子里理清楚完這些女人和女孩,正好來到了秦雯家門口。
  咚咚咚敲響門,沈碧華出來了。
  “哦,是小木呀,來找小雯的吧!”沈碧華臉上笑呵呵的,熱情地招呼著他,“來來來,快进來吧!”
  “秦雯在家嗎?我剛才在村中心見過她。”
  “嗯,小雯的同學來啦,剛才拉著她去村里的小賣店兒,買了些日常用品回來。”
  沈碧華依舊笑呵呵的說著,似乎從沒見她發過怒的樣子,這讓李子木心里很舒服,也是在他哥哥沒出事兒以前,他常來找秦雯玩的最大的緣故,因為在這個女人身上,李子木似乎看到了母親的影子,每次心里都是暖洋洋的。
  李子木咧嘴笑道:“那個女孩兒我也認識,我和她還有秦雯,是同班同學。”
  “認識就好,等下在一起玩著,就不會顯拘束。小雯她們剛才回來過,不過這會兒,小雯帶著她又出去啦,說是帶著她見見好玩的東西。嗨,這個小妮子,整天上躥下跳的閑不住,她那個同學多文靜啊,落落大方,安安靜靜的,那才像個女孩兒的樣子嘛……”
  “呵呵,我倒覺得,秦雯這樣挺好的……”
  面對每個母親都會有的嘮叨,李子木唯有報以憨笑。
  沈碧華嘴里嘮叨著,突然間眼睛看了看斜對面,臉上像是綻開了花:“嗨,小雯這孩子,原來帶她同學去了老黄家。”
  李子木轉過頭一看,從隔壁的老黄家走出來兩道倩影——
  正是秦雯和林新月!
  “好啦,你們年輕人先聊著,嬸兒去廚房忙點事兒。”沈碧華笑呵呵的說完,轉身进門去了廚房。
  李子木點點頭,目不轉睛的盯著兩個女孩兒。
  秦雯今天打扮的活力四射,淡藍色的牛仔裤,將她一雙美腿勾勒的相當诱惑;上身是件白色小背心,露出來的小胳膊豐腴嫩滑,閃爍著小麥一般健康的色澤;腳下則是一雙白球鞋,顯得青春靚麗有活力。頭上扎著的馬尾辮,隨著走路上下起伏著,很是可爱。
  “哈!臭木頭,你來啦!”
  從老黄家出來,見到家門口的李子木,秦雯眼睛頓時一亮,腳步也加快了許多。
  李子木沖她笑笑:“嗯,來啦!想找你借閱作業呢,嘿嘿。”
  “就知道你肯定沒寫!”秦雯拿眼睛橫他一眼,“自個兒寫,我才不給你看呢。”
  看著秦雯這模樣,李子木只好訕訕的笑笑,不敢再和她提這事兒。
  林新月這時候跟了上來:“嗨,李子木,好久不見呢!”
  如泉水般的聲音流過耳邊,李子木心頭砰然一跳,只覺得女孩兒的聲音好似仙樂一般,讓人回味無窮,深陷其中。
  “嗯嗯,呃,林新月,好久不見,你…你又變漂亮啦,我都不好意思看你啦!”李子木嘴上開著玩笑,心里面卻知道,這話說的是他最真實的想法。
  女孩兒真是讓人難以直視。
  林新月的五官很是精致,有著粉嘟嘟的嬰兒肥,卻并不讓她顯得胖,反而更添幾分可爱,尤其是一對眸子瑩然有光,神彩飛揚,像是會說話一般。女孩兒的膚色白似雪,嬌艷若紅霞,說話的時候,臉頰上露著甜甜的小酒窩,讓人一看頓覺清雅絕俗,姿容秀麗。
  閉月羞花、傾国傾城、千古紅顏。
  世間人一提起美女,都會想出這樣的形容詞來。
  這些都是很好的佳句,可本身也是俗氣的,林新月的美不僅是傾国傾城,身上的氣質更是出眾,像是天上的月光,恬靜淡雅,不帶一絲煙火氣,卻又不讓人覺得冷淡,沒有拒人千里的傲慢。
  倘若真要找一個詞來形容女孩兒,李子木心里面覺得最合適的,是這四個字——
  美若天仙!
  對!
  就是美若天仙!
  依舊是俗氣的詞,不過卻形容的恰到好处,最為貼切。
  世人經常用“美若天仙”這四字來形容女人美貌,可是天仙究竟是何等美法,卻是誰都沒看過,不過每個看到林新月的人,心頭都會情不自禁涌出“美若天仙”這四個字來。此時那件藕白色的連衣裙,隨著清風微微搖擺著,在她的周身好似籠罩著一層輕煙薄霧,似真似幻,實非塵世中人。
  這樣的林新月,李子木要是直視上三秒鐘,心里都會覺得像是褻瀆了神靈一般。
  聽到李子木的玩笑話,林新月只是淡淡一笑,卻不再接腔。
  畢竟她是個女孩兒,平時在學校,和李子木的關系并沒有多么好,見了面也都是點點頭,很少打招呼,所以羞澀的女孩兒在見到李子木后,還是有點兒拘謹,并不像李子木表現的那么活絡和熱情。不過李子木也很是紧張,只是他善于掩飾一些。
  “咱們別在門口站著啦!”秦雯拉過林新月,沖著李子木吐吐舌頭,“走吧,跟我們一起进去啦!時間還早著哩,先陪我們玩幾天,只要你能把我伺候的開開心心的,至于這暑假作業嘛,本小姐還是會考慮考慮的。”
  “呃……”
  李子木很是無語的點點頭。
  擁有了雷電源,這狗屁作業什么的,難道能難得倒老子?
  找你來做作業,不過是個借口。
  李子木心里很是不屑,不過怎么敢在兩個小美女面前表現出來,所以只好笑嘻嘻的在秦雯面前賣著乖。
  要不是有林新月在,李子木這會兒恐怕早就沖上去搂著她,在她的小嘴里狠狠的索取一番,到時候別說是抄抄暑假作業了,就算是讓她給咬都沒什么問題,前些日子在小樹林里,秦雯不是就咬過嘛。
  一想到這里,李子木就笑得很猥瑣。
  “喂喂喂,別發呆啦,趕紧进來啦!”
  就在李子木一愣神的功夫,兩個小美女已經进了院子,秦雯回過頭來沖著他直叫喚。
  “哦,來啦!”
  李子木應了一聲,屁顛屁顛兒地追了上去……
  三個人來到客廳里,兩個女孩兒舒服的在沙發上聊著天。
  李子木插不上話,只好站在一邊看著。
  “對啦,秦雯!剛才在老黄家,咱們看到的神位上,怎么會供著麻將牌的?供神供佛供觀音,這些我都見過,可就是沒見過供麻將牌的,你們這里的人,可真是奇怪!”林新月眨著雙水汪汪的大眼睛,即使沒怎么說笑,眼睛里也是滿含著笑意。
  李子木看得很是心神搖曳。
  秦雯對這些也不是太明白,于是轉頭來問李子木:“喂,臭木頭!別在那里傻愣著,過來坐呀!你和新月解釋解釋,你不是號稱‘天文地理,不懂英語’的嘛,你來說說看呀!”
  “秦雯,這你可難不倒我。”李子木撇撇嘴,很是得意的笑道,“你算是問對人啦,我還真知道這件事兒!”
  “給你一次表現的機會,趕快說說看!”
  秦雯顯得很興奮,林新月也瞪著大眼睛,兩個女孩兒都很是期待的樣子。
  李子木走過來坐下,開始為兩個小美女娓娓講述起來——
  詞典里解釋“人杰地靈”,指的是杰出人物常出自靈秀的地方,不過在霸王山這里,老人家們對于這個詞,卻有著不同尋常的理解。
  天有天命,地有地靈,舉天三尺有神明!
  山水有魂,稱為地靈。
  事實上這些話的含義很容易理解——天有天命,凡人是沒有能力來抗衡的;可是地上有靈物,受日月精華得以成形,受到凡人信仰得以修習,世人將這一類的生靈稱為地靈,也就是所謂的鬼神。
  什么是鬼?
  什么是神?
  集人的信仰,從虛無中成形,喜好集常人的善念,行善事的便是神;喜好收集惡念,做壞事兒的便是鬼。現在在城市里,很少有人談論這些東西,可是在梁夢国有些偏遠地方,鬼神一直存在于人們的信仰中。
  最開始人們對于鬼神的認知,只是因為看到自然界的電閃雷鳴,生老病死這些人力難以相抗的天災**,所以在產生了信仰,希望能夠祈求天地,得以平安,于是鬼神便從這些信仰中產生;漸漸地隨著人類智慧的不斷積累,對于鬼神的信仰,也發展出了千變萬化的形式。
  對于信仰的神靈,也變得千奇百怪……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