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106章 有人來鬧事兒

  王梅不斷踢动著雙腿,想要將兩人分離。
  李子木嘴上瘋狂的親吻著,雙手紧紧抓住她的胳膊,雙腿間的小伙伴,也沒有絲毫的耽擱。
  天熱穿著短裤,這貨能夠很清楚的覺察到,女人踢過來的**,雖然上面帶著絲絲的水汽,可卻絲毫沒有影響到那種**的光滑和細膩的觸感。
  這貨急忙伸出右腿,卡在女人雙腿間,死死的頂著,好讓王梅無法动彈。
  唉!
  這下真得完啦!
  似乎知道反抗沒有用,王梅像是認命般,只好不再反抗,后背無力的貼上冰涼的墻壁,小舌頭迎接著李子木,在小嘴里面不停的糾缠著。
  呼呼——
  兩人熱吻了一陣,感覺到王梅快要斷氣,李子木這才松開她。
  看著在眼前氣喘吁吁的美嬌娘,李子木的欲火瞬間引爆,再也無法忍住。
  伸出手抱起全身癱软的王梅,李子木將她放到衛生間的洗漱臺前,不顧一切的掃除阻礙,体內的百萬雄兵,此刻雄赳赳氣昂昂的,只等李子木的指示,就要舍生步入戰場。
  哎呀呀!
  好熟悉的味道!
  李子木身上的熱氣讓女人酥软,男人獨特的味道讓女人沉迷。王梅此刻依舊想要掙扎著離開,只是那上面傳來的味道,實在是太诱惑人,使得王梅發現,這些才是消除她難受的良药。
  此刻千鈞一發!
  此時的李子木,如箭在弦,不得不發!
  兩手握住王梅的肩膀,李子木眼眸中精光閃爍,開始發起猛烈的沖鋒來。
  “噗嗤!”
  李子木輕車熟路,戰斗很順利。
  不過是一個晚上,那種熟悉又陌生的快感,瞬間傳遍全身,讓王梅有種無法抵御的疼痛。
  “小木,嬸子好疼呀!”
  王梅的額頭直冒汗,不知哪兒來的力氣,猛然坐起來抓住他的胳膊,阻止住李子木接下來瘋狂的舉动。
  以前不是好好的?
  李子木原本是欲火蒙心,聽到王梅的叫喊,立馬停下來,在她耳邊輕輕吻著,雙手則攀上玉女峰,在上面大力的瞎折騰,好讓王梅能夠有充足的時間來適應。
  “嫂子,還疼嗎?”
  在李子木的挑逗下,王梅的身体漸漸火熱起來,慢慢的戰斗開始變得相當順利,女人不再有先前那樣的刺痛,反而有種舒爽到爆的感覺。這讓王梅忍不住輕輕呻吟起來,嬌軀也隨著李子木的动作而緩緩搖擺著。
  在王梅慢慢的扭动中,李子木細細品嘗著豐腴的味道。
  感受到女人身体上的變化,李子木決定不再保留,速戰速決才是王道,畢竟王馨怡還在外面,一旦這個小妮子上來,發現的可能性還是極大的。
  不過就是這樣,李子木才感到性奮。
  在王馨怡眼皮子底下與王梅做這種事情,想想都感到刺激!
  或許王梅也是這樣想的,所以接下來,在李子木暴風驟雨般的进攻中,王梅只知道壓抑住叫聲,身子則最大幅度的滿足著李子木的各種沖擊,像是柔软的海綿,不斷吸收著前所未有的暴風雨,女人的身体干涸的太久,僅僅只是幾個晚上的灌溉,根本就起不了作用。
  衛生間的戰場戰斗,最后以兩人同時到達圓滿的收尾。
  或許是戰斗次數不太多,或許是李子木非比尋常,別看王梅已為人婦,可那里依舊紧湊,依舊讓李子木得到了極大的滿足。
  “臭小子,現在你滿意啦!”
  王梅臉上潮紅未落,嬌喘著在他胸前捶打了一下。
  李子木指指依舊坚挺著的小伙伴,得意的笑道:“想要它滿意,恐怕沒有三戰下來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!”
  “那…那怎么辦呀!馨怡在家,萬一……”王梅臉上很是擔憂。
  看著女人眼中的慌亂,李子木体貼的笑笑:“沒事啦,嫂子,這次就算啦!不過下次嘛,嘿嘿,你得連本帶利的還回來!”
  “才不要呢,大魂淡!”
  王梅頓時羞紅了臉。
  李子木撇撇嘴,不置可否的笑道:“哼哼,只要嫂子你到時候忍得住,不要也行,我可沒什么意見!”
  “去去去!趕紧滾出去!”
  王梅不滿地沖他揮揮手,像是在趕一只蒼蠅般,將李子木轟出門。
  這貨也不著惱,心滿意足地拍著屁股,回到小窩美美的睡上一覺,三點左右的時候,從床上爬了起來,找出衣服來簡單打扮了一下。不過就是將大裤衩換成了牛仔裤,上身依舊是短背心,將他健碩的身材完滿的呈現出來,腳下則換上了一直都舍不得穿的球鞋。
  李子木骚包的在鏡子里照了照,看著里面那個俊朗的少年,心里面是很洋洋得意——
  老子真他妈的帥殘啦!
  這貨小心翼翼從小窩里出來,路過王梅臥室的時候,利用雷電眼透視一看,大小兩朵姐妹花,在里面睡得正香,粉臂豐臀的,極具诱惑力。李子木只是匆匆掃了一眼便趕紧收回異能,這貨害怕再看下去,會忍不住沖进去,要和王梅再干一場。
  步伐輕快的走出門,李子木直奔秦雯家而去。
  誰知道沒走兩步,迎面卻碰上了陸小櫻。
  李子木笑道:“怎么啦,小櫻?干嘛跑這么快,是讓狼給攆了?”
  “小木哥,園子里…出…出事兒啦!”陸小櫻滿頭大汗的跑過來,嘴里的氣都還沒喘勻,就急急忙忙地說道。
  李子木眼看她累得氣喘吁吁,知道果園子里肯定有情況,心中也很是擔憂,不過一時間,這貨也想不明白,究竟會發生什么事情,畢竟早上從陸小櫻家里走的時候,一切都還好好的,難道是昨晚風雨太大,果子掉落太多?
  這貨轉著眼珠子問道:“小櫻,你慢點兒說,園子里出了什么事兒?”
  陸小櫻歇了一程,總算是將氣息緩和了一下,然后一臉驚慌的說道:“小木哥,園子里來了一幫流氓,現在正在那里鬧事兒呢。帶頭的那個大流氓好兇,柳淑芳她讓我进村來喊人,我就跑到你這兒來啦。小木哥,你說咋辦呀!”
  “什么!”
  李子木一聽,心里頓時著急起來。
  現在正是果樹上果子成熟的時候,最害怕有人在園子里鬧騰,只是稍稍的用棍子敲敲打打,樹上的果子恐怕就要掉落,眼看著果子就要上市賣錢,這時候卻碰上這樣的事情,兩個女人怎么能受得了。
  雖然沒有干上柳淑芳,可在李子木的潛意識里,已經將柳淑芳當做了他的女人。
  這個女人除了他,別人都不能动!
  “你在這里等著,小木哥去骑車!”
  這貨立馬跑回家,將摩托車從院子里推出來,也沒來得及向王梅說一聲,“轟隆隆”骑著車子,帶著陸小櫻一路絕塵而去……
  “小櫻,來的都是些什么人?”
  李子木骑著摩托,仔細向陸小櫻詢問著。
  陸小櫻帶著一絲哭腔:“我也不知道,來得人兇神惡煞的,我嚇得都不敢看。哦,對啦,我想起來啦,好像這些人身上,都紋著一條青蛇!對,沒錯沒錯,就是青蛇!”
  他妈的!
  難道是青蛇幫!
  李子木聽得火氣上涌,暗道這群人不是前幾天,才被老子打得滿地找牙,怎么今天下午,卻跑到果園子里來啦,這不科學呀!
  嘿嘿嘿!
  李子木笑得很銀荡,這些日子以來,正愁沒人來喂拳頭,身子骨閑的直痒痒。
  擁有雷電源以后,這貨打了三場架,真是戰無不勝,越打越上癮,簡直都有些爱上戰斗的時候,那種爽快的無以復加的感覺。
  老子管你們是不是青蛇幫的那些臭狗屎,只要敢在小河村里鬧事兒,那就是老子的事兒!這事兒要是放在以前,沒有超能力的時候,老子可能還要掂量掂量,是不是找村里的人一起去,不過現在老子既然有了雷電源,那你們這群狗屎,就都給老子吃屎去!
  李子木心里暗暗想著,手上的油門加大,骑著摩托飛也似的向果山沖去……
  事實上鬧事兒的人說起來,和李子木有著莫大的過節。
  因為來的這幫人,就是青蛇幫那伙人!
  這伙人也不是不請自來。
  而請他們來的人,則是“王氏臭豆腐食品有限公司”的少總——王小花。
  至于這兩幫人,是如何攪合到一塊兒的,這話還得從昨天講起。
  話說昨天王小花四人被李子木一頓狠揍,這四個貨身上帶著傷,夹著尾巴逃回城。王小花不敢立即回城,畢竟身上帶著傷,回去沒法兒向爹妈交代,于是就在城里最大的醫院療傷。沒成想在醫院里,竟然碰到前來醫治傷病的青蛇幫那伙人。
  青蛇幫那群人,雖說被鎮管關起來,可是常年盤踞在霸王鎮,這幫人手里也很有些人脈,不過就關了一晚上,第二天一大早就給放了。
  當天正好趕上下大雨,將這兩幫人困在醫院。
  人都說“物以類聚人以群分”,兩伙人在醫院等雨停,一來二去的閑聊下來,竟然聊得甚為投機。
  于是當天晚上,由王小花做東,將這一大幫子人在館子里好好撮了一頓。
  酒過三巡,胡萬三在酒桌上隨口問道:“小老弟,大哥我是在道兒上混的人,身上一天到晚見點兒傷,那是常有的事兒,只是大哥我看你年紀輕輕,是個体面人,不至于身上帶傷的啊?這不科學嘛!來來,給哥講講,出了什么事兒,哥來為你做主!”
  王小花結交這群人是有目的的,主要就是想讓他們來替他討回場子。
  一聽胡萬三主动將事情提出來,這貨還有什么猶豫,三杯酒下肚,就嘰里呱啦添油加醋的,將上午發生的事情,一股腦兒和胡萬三和盤托出。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