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66章 想見自會再相見

  蔣芳菲畢竟是三十多歲如狼似虎的年齡,哪里受得了如此撥弄,急切的向著李子木索求,一雙手連忙解著李子木的腰帶。
  看著俯在身下解腰帶的蔣芳菲,李子木身子微俯把她的汗衫扯了起來。蔣芳菲明白李子木的想法,連忙停了下來舉起雙手,好讓他方便把上衣脱掉。
  衣衫除去,又是另一番風景。
  蔣芳菲的皮膚很好,雪白粉嫩的很有沖擊力,一對豐挺更是雪白,襯著未脱落的紫色胸衣顯得诱惑異常,李子木見狀連忙又把一對凝脂抓在手里扶玩。
  蔣芳菲一褪下李子木的內裤,頓時看的目瞪口呆,不禁驚呼一聲。
  此時看見廬山真面目,蔣芳菲不禁芳心大动,心都醉了,女人只有到了她這個年齡,才會明白尺寸的真正意義。
  “嘿嘿,既然都露面了,那就干脆坦誠相見吧!”李子木說著,也动手脱著蔣芳菲短裤。
  蔣芳菲感受著爱抚輕聲呢喃,嘴上輕咬著李子木的胳膊,另一只手往下扯著短裤,然后腿上踢蹲,把滑落的短裤挑飛掉落一旁。
  紫色窄小的蕾絲小內內,邊緣的花紋蕾絲诱惑十足,李子木不禁對著蔣芳菲笑道:“姐姐,你的內裤好性感。”
  “喜歡嗎?”蔣芳菲媚眼掃了眼李子木,“你只要是喜歡,想做什么姐姐都隨你。”
  “真的怎樣玩都可以?”李子木挑起蔣芳菲是的粉顎,在她的耳邊輕聲笑著。
  “哼,你們男人,都不是好東西。”蔣芳菲不滿的哼了一聲,然后俯下身去……
  “嘶……”
  李子木舒爽的吸了口氣,低頭看著身下玉人的身姿,不由感到一種滿足,一種征服的快感。
  這個時候,李子木才有閑暇打量衛生間,一件洗衣機,一個帶花灑的浴缸,一個化妝臺,然后還有一面很大的落地鏡。
  “過來!”李子木轉換陣地,來到落地鏡前,招呼著蔣芳菲。
  女人聽話的來到落地鏡面前,李子木一把從后面抱住她,然后在她身上抚弄著,玉人嬌喘,印在鏡子里別有一番風味……
  “啊……”蔣芳菲呻吟著,讓李子木終于難以自持,干脆便进入正題……
  “唔——”
  蔣芳菲也迷失了,盡情的享受著李子木給自己帶來的感覺,不住的輕吟著,感覺仿佛在云霧間漫步。
  “小木……你真是太好了。”蔣芳菲眼神迷蒙,回身親吻著李子木。在他身前,蔣芳菲終于知道了作為一個女人的快樂。。
  一番**過后,蔣芳菲顯得更加嬌艷了,就像雨后阳光下的璀璨花朵。
  “姐姐剛才好舒服!”蔣芳菲抱著李子木的腰,輕吟道:“直到今天,姐姐才知道什么叫做快樂。”
  李子木搂著蔣芳菲,腰部不禁又挺了挺,在她耳邊調笑道:“嘿嘿,現在知道厲害了?”
  “呀!你怎么又……”蔣芳菲驚呼。
  李子木對著蔣芳菲說道:“好姐姐,你是吃飽了,可我還還沒飽呢。”
  “那你說要怎么辦呢?”蔣芳菲伸手抚弄著。
  “嘿嘿,你說呢……”
  李子木對著蔣芳菲道,然后用手把蔣芳菲的身子往下壓。
  “哼,就你會作怪!”
  蔣芳菲聞言嘴上驕哼一聲,白了李子木一眼,玉指撥弄了一絲散亂的發髻勾到耳后,然后低下頭去……
  片刻之后,蔣芳菲被嗆的不斷咳嗽著,恨恨的捶了李子木兩下:“你現在高興啦。”
  “嘿嘿,還是姐姐好!”
  李子木抱住蔣芳菲,接下來就是**過后的言語溫存,李子木巧舌如蓮,哄得她不住嬌嗔。
  “好了,好弟弟,以后還有機會。”蔣芳菲對抱著嬌軀的李子木說道,“姐姐去看看秦雯,還有你的董老師和董水雅同學,千萬別被她們發現才好,不然可不妙啦。”
  李子木也很擔心兩人被發現,自然忙不迭失的點著頭。
  眼睛含笑的看著蔣芳菲一番梳洗,李子木自然少不了一番抚弄,要不是考慮到時間不早,李子木真想再續激戰。直到蔣芳菲打理好從衛生間出去,李子木這才將花灑掛起來打開,哼著歌兒美美的洗了個澡。
  這貨現在很是暢快,覺得男人嘛,就該這么活著,那才叫有意思。
  從衛生間洗完澡出來,李子木迎面就碰到了秦雯。
  秦雯臉上身上的酒氣似乎還沒散,散出來的酒香混合著体香,有種獨特的香氣。此時她的語氣里有著一絲的慌張:“壞啦壞啦!小木,現在都四點多啦,再不回去的話,我爸妈肯定急死啦!”
  “你沒和他們打電話?!”
  “呀!我給忘啦!我這就去打!”
  秦雯一拍腦門,立馬跑下樓來到客廳,嘀嘀嘀打起電話來。
  經過秦雯這一番折騰,隔壁的董水清和董水雅兩姐妹都醒了,幾個人一起來客廳,剛好看到秦雯掛上電話。
  一臉苦笑的秦雯吐吐舌頭:“臭木頭,我老爸老妈他們生氣啦,催我們兩個趕快回家呢。還有,中午的時候,王梅嫂子來我家問過,聽到你沒有回來,就一臉擔心的回去啦。我說能不能晚點兒回去,結果被我老爸給狠狠臭罵了一頓。”
  “嗯,確實到該走的時候了。”
  李子木抬頭看看了墻上的時間,時針快走到五點,兩人路上再走一兩個小時的話,到家估計天就要黑了,秦雯的父母能讓他們晚點再走才怪!
  董水雅跑過來牽著秦雯的小手,可憐兮兮的說道:“秦雯,這么快就走啦,不再多玩一會兒?”
  “小雅,我也想留下來的,可是……”秦雯攤了攤手,一臉的無奈。
  “好啦,小雅,你就別為難秦雯啦,她家里父母肯定擔心死啦。你和你姐姐就在這霸王鎮上,只要想見面,以后肯定會有機會的。”蔣芳菲過來拍著她的肩膀,沖著兩人道,“嗯,時間是不早啦,這樣吧,我在外面車庫里放著輛自行車,好久都沒用過啦,等下你們骑回去吧。”
  “這個……”
  “別這個那個的,以后你上街,再把它骑來還我,這不就行啦!”蔣芳菲沖著李子木眨眨眼睛,恐怕這其中的意思,在場的眾人,也只有李子木能明白。
  領悟到蔣芳菲的意思,李子木還跟她客氣什么,兩個人都那樣過,現在不過就是輛自行車,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
  “秦雯,這是上午你看中的衣服,我也覺得你穿著蠻不錯的,你拿回去吧,就當是老師的一點兒心意。”董水清從沙發旁邊拿過一個帶子,里面裝的是秦雯上午選好的衣服。當時她正要試穿的時候,剛好碰上青蛇幫的人來找事兒,于是就沒有機會試。
  看來還是董水清比較細心些。
  秦雯想要給她錢,可董水清就是不要。既然推辭不過,秦雯也就沒再坚持。
  幾個人于是來到車庫,蔣芳菲將自行車取出來交給了李子木。
  沖著蔣芳菲和董水清、董水雅兩姐妹揮揮手,李子木骑著自行車,帶著秦雯穿過鎮政府家屬院,消失在三個女人的眼前。
  路過鎮中心一家書店的時候,李子木將車停了下來。
  “喂,臭木頭,你要干什么?”秦雯從車上下來,看著李子木沖进書店,頗有些疑惑不解。
  事實上李子木答應秦雯來鎮上的時候,就曾在心里想過要來書店淘淘金,畢竟從肖鐸那兒順來的那本少兒不宜的書,這貨已經翻厭了。眼看著初中時候經常光顧的書店,李子木立馬想起來這兒的目的,于是就去想要找找看。
  沒想到還真被他給翻到了一本。
  李子木寶貝似的拿起來,然后又在書店里隨手拿了幾本書。
  “老板娘,你看看,這些書要多少錢?”李子木將挑好的書一股腦甩給賣書的女老板。
  女老板四十來歲,肉呼呼的圓臉堆著笑:“呵呵,是小木啊,有一陣子沒見你來啦。”
  “這不來了嘛。”李子木嘻嘻一笑,“老板娘,不和你說啦,我趕時間呢。趕紧說個數,我好拿走。”
  “這本一塊,這本三塊……這本,咦?!”老板娘數到那本“書”的時候,眼中含笑的斜了一眼李子木,然后不动聲色的接著數了下去,“好啦,一共十八塊,我來給你拿個袋子!”
  將書往袋子里放好,女老板收錢的時候,胖乎乎的手有意無意的捏了一下李子木。
  我去!
  李子木心里荡了一下。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