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40章 半路殺出個程咬金

  別來挑戰老子!
  女人有這樣的請求,李子木怎會拒絕?
  李子木貼紧她,雙手離開翹臀,探进邱飛燕的衣衫里。因為生過小孩,她的果實并沒有王梅那樣富有彈性,软綿綿的像是個大面團,可以在手里捏出各種的形狀來。
  邱飛燕紧咬著牙,身上頗為難受,不停在他身上蹭來蹭去。
  在李子木的肆意抚摸中,她的身体一陣痙攣,最后實在是忍無可忍,她站直身子,雙臂一下勾住李子木的脖子,將酥痒發胀的果實,使勁兒在他的胸口上壓著:“哦,小木,好舒服,嬸子爱死你了!”
  邱飛燕的柳腰不斷扭动,在他的臉上發瘋似的胡亂啃著,她的手則死死抓著李子木的手腕,拼命地往衣服下面拉。
  李子木還從沒碰到這樣風骚的女人。
  “小木,嬸子受不了啦,快要了我吧!”邱飛燕身上一陣陣的難受,嘴里忘情的哼哼唧唧著。
  李子木眼中閃過一絲不屑,臉上裝出一幅很害怕的樣子:“哎呦,飛燕嬸,你別開玩笑啦,這我可不敢呢。這要是讓別人知道,回頭告訴了你男人,郭叔他肯定饒不了我的!”
  開什么玩笑!
  你把老子李子木當成了什么人?
  老子有那么饑不擇食么!
  現在這貨在心里還拽上了,看到邱飛燕骚的像發情的母狗,心里也不知怎么的,感覺極度厭惡。畢竟李子木現在有了王梅,而且對秦雯很是喜歡,雖然在竹林里也和少婦黄香香有過一些激情,可是和這個女人比起來,黄香香絕對清純的像蓮花,就更不用說王梅和秦雯這兩個女人。
  事實上,李子木覺得他必須要講原則!
  并不是只要有女人來投懷送抱,他就會來者不拒。
  看著邱飛燕的這種樣子,就像是這小賣店的大門,很有可能讓很多的人,进进出出過不知道多少次。這樣一想,李子木就一點兒興趣也提不起來,覺得能夠摸摸她的屁股,就已經很給她面子。沒想到現在這個女人,竟然想讓他受這樣的委屈,那可是連門兒都沒有。
  邱飛燕哪里知道李子木此時心里打著的小九九,如果知道,頓時還不委屈的直哭,雖說穿著打扮風骚了點,邱飛燕還真不是個浪荡女人。
  村里不是沒有男人勾引她,但是邱飛燕心氣高著呢,自然對村里的泥巴狗腿子不屑一顧,只是對李子木青眼有加,要是別的男人來買東西,哪里會有李子木這么香艷的待遇,稍稍眼神炙熱一點,就會被邱飛燕丟一個大白眼。
  不過李子木才不管這些。
  現在邱飛燕的表現,早讓他在心里將她歸為了荡婦一類。
  “放心吧,現在哪有什么人來,嬸子也不會說出去的!”邱飛燕媚眼如絲,一把抓住李子木,不斷在外面來回蹭著,“來嘛,小木,快來嘛,嬸子求你啦!”
  邱飛燕也知道,這里人來人往的很不安全,可現在她實在激动得厲害,想要李子木來填補空缺,那些害怕和羞恥的情緒,都被浴火給燒得一干二凈。她只想在這里好好和李子木來一次,其他的什么都顧不上。
  就在李子木還在想他的原則的時候,邱飛燕破不急待地彎下腰,手伸进超短裙底,把那早已變得湿漉漉的紅裤頭,飛速的退到了腳踝上,然后低低的彎下腰去,撅起白花花的臀部來,兩瓣大面團頓時在李子木眼前打開,露出了其中頗為诱人的風景牢。
  罵了隔壁的!
  李子木咽了咽唾沫。
  即使他很講原則,可是當邱飛燕將雪白的臀部,完全呈現出來的時候,這貨還是看呆了。在那茂密的森林深处,一條小溪正在緩緩的流淌著,看得李子木都快不能呼吸。
  “小木,快別傻站著啦,來吧,晚點兒就要來人買東西啦!”邱飛燕急不可耐,竟然蹲下來,主动脱起李子木的裤子。
  李子木為了圖涼快,出來穿著條大裤叉子,里面連裤頭都沒穿,邱飛燕往下一拉,李子木下面攜帶著的重型武器,頓時露出了猙獰恐怖的面容。
  “哎呀,怎么這么大!”
  邱飛燕嬌呼一聲,眼睛一陣發亮:“小木,沒想到你從外面瞅著就不小,露出來竟會這么大!”
  嘴上這么說著,邱飛燕心底也發愣不已,只想自己那里的嬌小,到底能不能容納這個大家伙。
  盯著李子木的碩大,邱飛燕的手不由自主伸了上去。
  李子木原本還有些不好意思,可是被邱飛燕這么一握,李子木倒也覺得蠻舒服,索性就站著不做聲,任由邱飛燕瞎折騰。
  “哎呀,你這小壞蛋,別光站著不动嘛,難道想讓嬸子自己解決呀?”邱飛燕在他的重型武器上捏了一把,嘴里面則是委屈的嬌嗔著,“小木呀,你看看,嬸子都成這樣啦,趕快來嘛!等下讓嬸子好好教教你。”
  哎呦我去!
  真當老子什么都不懂?
  李子木心里一陣冷笑:“嘿嘿,這你可看走眼啦,老子可不是初哥!”
  這貨雖然也想进去試試,可心底對邱飛燕的品性有了計較,嚴重違背了他初為男人的一絲心底原則。要是給她換成王梅,這會兒李子木估計早进去了,肯定不會站在這里和她磨磨唧唧的。
  不過現在都到了這種地步,顯然邱飛燕已是欲火滔天,不過李子木這會兒也難受得厲害,哪里還顧得了她?
  想要滿足**,李子木心底有計較,自然不想进去。
  這貨在想著其他的辦法。
  哎呦我草!
  這可讓老子怎么辦!
  李子木也知道時間拖得越久,兩人暴露的幾率就越大,此事必須要速戰速決。
  這貨的眼睛,一下盯在了邱飛燕嬌艷的小嘴上,眼珠子轉了轉,頓時在心里閃過一個念頭:“嘿嘿,這次就讓你用那跟別人親嘴的小嘴,好好來伺候下老子,嘿嘿,可真是便宜你啦!”想到這里,李子木都還覺得他吃了老大的虧。
  于是李子木眼珠子一轉,嘴角勾起一抹弧度:“飛燕嬸,給我親親吧!”說著話,李子木把邱飛燕的身子往下壓去。
  “哼,臭小子,哪里學的這壞東西!”
  邱飛燕給他拋了個媚眼,聽話地蹲了下去,然后低下頭去,埋在李子木的兩腿間,開始用女人的方式戰斗著。
  感覺到一片软熱,李子木頓時舒服的快要飛上天去。
  于是兩人就保持著這個樣子,李子木站在貨柜后,邱飛燕在則下面來回晃动著腦袋。
  真是沒想到!
  這個老娘們的技術這么厲害!
  邱飛燕施展著招式,和李子木戰斗的相當舒服……
  就在兩人忘乎所以的時候,門外傳來一聲叫喊:
  “他嬸兒,快拿兩只冰棍來,熱死老子啦!”
  這聲音聽在兩人耳邊,像是憑空出現一道炸雷,頓時將李子木下了一跳,差點兒沒繳枪投降。
  “誰啊?!”
  李子木裝作沒事兒人一樣心里卻煩躁的要死。
  這會兒他恨不能像拍小強一樣,一巴掌將那來的人給拍死在地上。
  我草!
  別把小爺嚇阳偉!
  不然老子不收拾死你!
  李子木憤憤的想著,所幸小伙伴見慣風浪,現在依舊是寵辱不驚。
  不過很明顯的,邱飛燕的动作停了下來,瞪著一雙幾乎要滴下水的媚眼,渾身都有些哆嗦,紧張兮兮的瞅著李子木。
  這個老娘們!
  真他娘的沒出息!
  李子木不动神色,用眼神示意女人不要出聲。
  兩個人現在想要收拾也來不及,也只能這樣保持著靜觀其變。
  “喲呵,原來是小木啊,你咋在這兒啊,你飛燕嬸子呢?怎么沒見她?”來的人一眼看見了柜臺后的李子木,卻并沒有瞧見邱飛燕的身影,頓時沖著李子木出言問道。
  小賣部的柜臺很高,邱飛燕蹲在下面,倒也不容易被發現,只是女人顯然有些害怕,幾乎都快嚇傻了,手里依舊拿著李子木的戰斗武器,紧張得一动都不敢动。
  這樣的情況,很顯然的說明,邱飛燕不經常干這事兒。
  不過李子木這會兒,也沒有想到這一點兒,畢竟這可是他第一次受到女人的诱惑。
  先前的幾次,可一直都是李子木主动的。
  這次換了邱飛燕主动湊上來,李子木的經驗不是很足,根本就沒法兒弄清眼前的女人,到底是不是個千人斬過的女人。
  不過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李子木現在很想殺了眼前這個男人。
  邱飛燕的心情和李子木是一樣的。
  “王福財,你個王八蛋,天殺的!”
  邱飛燕一聽就聽出了來人是誰,頓時頓時將這個打擾她好事兒的家伙罵了個通透。
  王福財這個王八蛋,每次來買東西都色迷迷的看著她,邱飛燕對他可是厭惡至極,此時老賬新帳一起算,恨不得老天爺曬死這個臭王八,心里咬牙切齒地嘀咕著:“哼,看老娘以后,還賣不賣東西給你!”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