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26章 女孩的問題

  “不行,先幫我把那些野味兒拿回家再說。”
  秦雯氣急敗壞的叫道,拔腿想要沖进去,李子木儲藏獵物的地方她是知道的,一心想著先把東西拿到手再說,至于李子木嘴里的條件,嘿嘿,看他笑得那么猥瑣,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兒,就讓他見鬼去吧!
  李子木早猜到了她的心思,又豈會放她进去,只是紧紧擋在門前。
  秦雯沖了幾次都過不去,便沖著屋里大叫道:“嫂子!嫂子你在家么?臭小木他欺負人,嫂子,你快出來看啦!”
  李子木不屑的撇撇嘴:“你就使勁兒叫吧,就算喊破喉嚨,我嫂子她也出不來,嘿嘿,她今天回娘家去啦。”
  秦雯喊了一陣,依舊沒見王梅出來,這才相信了李子木的話,只好泄氣的說道:“好吧,你說吧,要我答應你什么?”
  “嘿嘿,你要買也可以,不過你得讓我親一口。”
  “討厭啦!”
  秦雯小臉一紅,伸出手狠狠掐了他一下,眼睛死死的瞪著他,不過看樣子似乎并沒有要拒絕的意思。
  事實上,自從秦雯情竇初開,等這一吻不知道有多久。
  “呆木頭,直到現在才開竅么?”
  秦雯臉紅紅的想著,眼睛里竟然開始流露出一種渴望的光芒。
  秦雯的表現讓李子木有些詫異:“小妮子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好說話?這其中不會有詐吧!”
  不過驚訝歸驚訝,對他來講,有便宜不占,那是王八蛋才有的作風,何況他現在已是身手不凡,區區一個秦雯又能把他怎樣?李子木于是也不再多想,抱過秦雯便朝著她的香唇親了下去。
  如今李子木可謂今非昔比,在和王梅的戰斗中,早練就了高超的技巧,這一吻直吻得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,直到秦雯耗盡最后一絲氧氣,拼命推開李子木,才宣告結束。
  在親吻的過程中,李子木的手難得老實一回。
  就連李子木自己都很是驚訝。
  “呼……”
  李子木長出了一口氣。
  “李子木,你個大壞蛋,想把人家憋死么?”
  秦雯喘著粗氣,給了他一個千嬌百媚的白眼,作勢又要掐過來。
  李子木趕紧遠遠閃開,苦著臉求饒道:“秦雯,我錯了還不行嘛。不過嘛,嘿嘿,我沒騙你吧,我說過會讓你很舒服的,剛才看你不是很享受嘛。”
  李子木裝出一副可憐樣,心里卻是樂開了花,剛才親吻秦雯的感覺,和嫂子王梅的大不一樣,秦雯顯然要顯得生澀許多,可就是這樣才更顯得難能可貴。青蘋果雖然生澀,可有哪個小男人會不想采擷。
  “臭木頭,你想死啊。”秦雯嬌啐了一口,伸手软软的打了李子木一下:“哼哼,這次就饒了你,再有下次,我讓你好看。好啦,現在你親也親啦,那些野味兒呢?”
  李子木點點頭,難得認真的問道:“你老爹有沒有說過,他要買多少?”
  秦雯一聽,忽閃著眼睛問道:“我聽嫂子說,你打到了五只野鸡,三條野兔,還有一只野狗子是不是?”
  “嘿,你嫂子的眼睛可真神,隔著一條河都能數清楚?”李子木頗有些詫異,不過還是點點頭:“她說的沒錯,確實是打了這么些。”
  秦雯頓時雙眼放光地看著他:“臭木頭,你越來越厲害啦,聽說村里的趙大爺今天也去了山里,卻是空著手回來的,你現在比咱們村公認的打獵高手都要高出一大截呢。”
  “運氣,這次是運氣好。”李子木難得謙虛的擺了擺手:“秦雯,這些野物里面,你老爹準備要多少?”
  “全要啦。”
  李子木吃了一驚:“這些野物加起來,足夠四五桌子的人吃的,你老爹買這么多回去吃的完么?這大熱天的,放臭了可不好。”
  “這你不用管。”秦雯神氣的揚揚頭:“吃不完可以往外送呀,反正又不用你花錢。”
  李子木頗為無語的點點頭:“那你跟我进去拿吧,不過我得留下一只野鸡來。”
  說著就打開了門,可秦雯這會兒卻站著不动,李子木轉過身來詫異地問道:“咦,怎么啦?怎么不进去,站在這里做什么?”
  “我……我還是不进去啦,嫂子她不在家……”秦雯瞅著屋里支支吾吾的說著,臉上紅得像蘋果。
  李子木哈哈戲謔道:“哈哈,怎么啦,害怕啦,怕我吃了你?看看你這身材,要胸沒胸,要屁股沒屁股的,我對你才沒什么興趣呢。”
  “哼!”
  秦雯冷哼一聲,卻是不為所动。
  不管李子木怎么激她,秦雯都只站在門口不动,眼看天色已經不早,太阳此刻也快墜入云海,李子木這才放過她:“好啦,你先回家等著,我进去收拾收拾,一會兒給你送過去。我說話算數,你就放心吧。”
  “那好吧!”
  秦雯終于松了一口氣,沖著李子木眨眨眼睛:“李子木,錢在我爸手里,你送來直接找他要。嘿嘿,價錢你可以稍稍加高一些哦,反正我看他很急著要你這些東西,奇貨可居的道理,你明白的哈。”
  “這個我知道,不用你來教。”李子木笑道:“不過你這個乖乖女,什么時候也學會耍這些小把戲啦,還是拿來算計你老爹。”
  “我這還不是為了你么?臭木頭,真快被你氣死了。”秦雯心里憤憤不平的想著,不滿的瞪了他一眼,氣呼呼的嘟著嘴,看得李子木又想要上去親一口。
  “好了,時候不早,快回去吧。”李子木拍拍屁股,轉身便要进去。
  “等等,我有問題要問你!”
  秦雯這時候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一臉嚴肅的沖他問道:“李子木,剛才你親我的時候,看上去很有經驗的樣子,和我說實話,你是不是和別人親過嘴,不然怎么會這么熟練!”
  李子木腳下一個趔趄,差點兒摔倒在地。
  沒想到秦雯會問出如此犀利的問題,李子木整個頭都大了。不過李子木是何許人也,一眨眼就想到了應對的辦法:“秦雯,你聽到沒,你妈妈在喊你回家吃飯呢,有什么事兒,咱們等會兒再聊哈。”
  秦雯愣了愣,豎起耳朵仔細聽了一下,周圍靜悄悄的,哪來什么喊聲。秦雯頓時便明白李子木是在耍她,不過剛一回頭,李子木就已經撒開腳丫子跑进了屋里,咔咔嚓嚓地將門死死的關了起來。
  “哼,臭木頭,我和你沒完!”
  秦雯在原地氣得直跺腳,卻拿躲在門后的李子木沒有絲毫的辦法,只好悶悶低著頭回家了。
  “呼……”
  從門縫里見到秦雯離開,李子木終于松了一口氣,剛才那個問題讓他怎么回答,難道說是在嫂子身上實踐出來的,那樣的話秦雯還不要吃驚死?嫂子要是知道,肯定也饒不過自己。
  苦笑著搖搖頭,李子木來到廚房,下了些面條胡亂吃了些,剩下的一股腦兒丟給了黑子,按照嫂子臨走前的囑托將鸡鴨給喂飽,這才扛上那些獵物,踩著月光走向秦雯家。
  兩家離得不算遠,走路也就十來分鐘。
  月色里处处都顯得分外浪漫,李子木收獲豐盛,心情也是格外的好。
  一路哼著歌來到秦雯家,小妮子已經打著燈在門口等著,遠遠見到李子木走過來,秦雯眼睛頓時一亮,連忙跑過來接他:“來,鸡把我拿著。”
  李子木心里荡了一下,沒有挑明她的口誤,嘻嘻笑道:“不用啦,可別臟了你這小美女的小手,我來就行,你在前面好好打著燈,可千萬別摔著。”
  “我有那么不小心么?”秦雯嘴上嘀咕著,心里卻是樂開了花。
  “呀!”
  秦雯才剛說完,就被石頭絆了一下,樂得李子木直咧嘴。
  還沒到門口,秦雯就嚷了起來:“爸,妈,嫂子,小木來啦!”
  不一會兒,一個美婦人便將門打開,沖著李子木熱情的笑道:“呵呵,小木,你來啦,快,快进來。”
  這美婦人便是秦雯的妈妈沈碧華,乃是這村里土生土長的女人。小河村山清水秀,抚育出的女人嬌媚如水,沈碧華雖說已經三十好幾,可是膚色依舊好得出奇,雪白細嫩的,一看就知道當年是個大美人,就算是現在,也依舊美艷动人,韻味兒十足。
  “碧華嬸,這些野物放哪兒?”李子木一进門就急著問。
  李子木走的時候吃了幾碗面,可能是水喝得有些多,扛著兩百多斤的東西,這一路走來也耗費了不少勁兒,見到秦雯那會就已經涨得難受,現在感覺更是難受,小伙伴已經在提出嚴重抗議。
  “當然是儲存屋了!走,我帶你去!”秦雯以為他沒了力氣,趕紧跳過來一把拉住他,邊走還邊問沈碧華:“妈,我爸呢,怎么沒見他出來,小木還得找他要錢呢。”
  “你這丫頭,著什么急嘛。”沈碧華邊關好門邊說:“你爸在客屋呢,東西放好你帶小木去找他,我現在忙著呢。”
  “嗯,知道啦!”
  秦雯在前面走得飛快,李子木在后面跟著,剛來到門口李子木便手忙腳亂的卸下了獵物,耳根子急得通紅:“秦雯,你家衛生間還在原來那地方嗎?”
  秦雯剛一點頭,李子木就沖了過去,惹得秦雯掩著嘴只笑。
  “妈,嫂子呢?”
  “咦,剛才還在呢?好了,快來把這些東西收拾收拾,明天鎮上就要來人,妈晚上可有的忙,你一會兒別瞎跑,記得給妈幫幫忙。”
  “不是有嫂子么?”
  “嘿,你這孩子,指望你嫂子,妈還養你這女兒做什么?”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