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25章 降龍十巴掌

  四处找尋中,在客廳的書桌上,李子木找到一張紙條:
  “小木,嫂子娘家有事兒,必須要回去一趟,明天中午嫂子就回來。鍋里的飯菜你回來熱一下再吃,家里的鸡鴨要記得喂。”
  看著王梅絹細的字跡,李子木心里頓時一陣失落。
  “也不知道嫂子身子好些沒?”李子木很有些擔憂。
  王梅的娘家在鄰村,雖然相距不算太遠,可是王梅昨晚上才剛剛受傷,現在又來來回回的折騰,也不知道能不能忍受得過來。
  只是少年的煩惱忘得特快,在廚房將飯菜一熱,吃飽喝足后李子木便已將對王梅離開的不快和擔憂拋到了腦后。
  在廚房煮了塊臘肉,好好犒勞了一下黑子,李子木瞅了瞅時間,不過五六點的樣子,此時太阳剛好退去了烈焰,很適合出門閑逛。左右閑著沒事兒,李子木便慢悠悠來到小河村村中心。
  這里是村里的聚會中心,此刻也正是小孩兒多的時候。
  李子木打小兒便是村里的娃娃頭,一群小孩兒見到李子木晃了過來,頓時便將他團團圍住……
  夕阳西下,晚霞滿天。
  晚風抚柳日黄昏,老雀啼月炊煙升,已是晚飯時分,村里家家戶戶都飄起了炊煙。
  李子木剛剛吃過飯并不覺得餓,坐在村中心空地的一塊大青石上,和一群小屁孩瞎打屁,此時正講得口水四濺:
  “想當日華山論賤,老子用那黯然**掌,破了那人的七十二路空明拳;接下來改用降龙十巴掌,老子本以為這次穩操勝券,卻不防那人右手食指與中指伸開,竟是那六脈神劍中的商阳劍和中沖劍并用!”
  周圍的小孩兒們一個個聽得心驰目眩,正要再詳細詢問結果。
  誰知小巷里走出來一個嬌美的女孩兒,沖著李子木嘲諷道:“臭木頭,不就是玩個石頭剪刀布嘛,都能被你說得這般威風,武俠小說看得走火入魔啦?”
  這女孩兒是村長最小的女兒,名叫秦雯,也就是黄香香的小姑子。
  從小兩人便是一起玩著泥巴長大,又在一起上的小學初中,還一起考上了粱夢二中,雖說一直吵吵鬧鬧但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馬。
  如今是他們上高中的第二個年頭,這個夏天一過,兩個人便要上高三。
  “嘿嘿,學校好不容易放假,我這不是閑著沒事兒么。倒是你,不在家做作業,跑這兒來做什么?對啦,你什么時候把作業借我抄抄?”李子木嘻嘻一笑,眼睛開始不由自主的瞄向秦雯身上的豐滿。
  幾天不見,秦雯那里似乎越來越大。
  不得不說秦雯的身体發育的很好,僅僅不過十八歲,可是胸前已經橫看成嶺側成峰。雖然比不過王梅的豐滿挺拔,可卻別有一番韻味,李子木不由得多看了幾眼,心里似波浪一陣荡漾。
  秦雯出來前似乎刻意裝扮過,烏黑的頭發整整齊齊扎成了馬尾,一身天藍色連衣裙清爽宜人,玉臂從短袖里露出來,閃著健康的小麥色澤,荷葉綠的涼鞋里腳踝雪白,上面的小腿更是纖細勻美,李子木一時間看得愣在那里。
  “咦,以前怎么沒發現,這丫頭這么美呢!”李子木有些疑惑的想著,眼睛卻仍舊盯著她。
  “臭木頭,眼睛往哪兒看呢!”
  見到李子木火熱的眼神,不斷肆掠著她身上那些羞人的地方,秦雯臉上頓時紅彤彤的,沖著他翻了個大大的白眼。
  雖然害羞的要命,可是她的心里卻隱隱閃過一絲驕傲,要知道并不是每個女孩兒都有吸引人眼球的資本,現在李子木忍不住的偷看,這不就是證明她的身材很好,資本充足嗎?
  “哼,臭木頭,在學校就知道盯著那些衣著暴露的女生流口水,對我從來都是爱理不理的,現在你好好看清楚,我的可比她們大很多呢。”秦雯紅著臉羞澀的想著,故意將胸脯挺得高高的。
  聽到秦雯的嬌嗔,李子木恋恋不舍的移開了視線,指著聳立在小河莊村后的那座霸王山嘻嘻一笑,一語雙關的說道:“哦,秦雯,我在看村后的霸王山呢。你說奇怪不奇怪,我怎么感覺那山越來越大了啊!”
  “哼!”
  秦雯瞪了他一眼,知道這李子木一向沒個正形,也沒怎么去理會。
  “咦,秦雯,怎么這時候出來啦?”眼看著就要到吃晚飯的時候,秦雯也沒有要走的意思,李子木順嘴問道。
  “我是專門來找你的。”
  秦雯走到李子木身邊站定,身上的处子香氣頓時讓他心中一荡:“我爸聽我嫂子說,你今天在山里獵到不少野味兒,他想讓我到你這里買上一些回家。臭木頭,可別告訴我沒這回事兒,我爸說啦,他可以給你比鎮上更高的價格。”
  李子木不屑的翻了翻白眼:“切,你老爹向來抠門,今天怎么這么大方,想著要給你們改善伙食啦,難道今天太阳是打東邊落下去的么,這也太沒道理啦。”
  “哼,你才抠門呢!”秦雯伸出手狠狠掐了他一下:“明天鎮上要下來人,聽我爸說這人來頭可不小,一定要好好招待才行呢。”
  “嗨,你老爹這村長還真是瀟灑啊。”李子木痛的直咧嘴,沒好氣的道:“不賣!”
  “好小木,求求你啦,我要是空著手回去,我爸肯定會罵死我的,多給你錢你還不愿意賣啊。好小木,我知道你人最好啦……”一聽說李子木不賣,秦雯頓時著急起來。
  來的時候她可是向秦富貴打過包票的,現在這么空著手回去算怎么回事兒?
  何況她也知道,每年的這個時候,李子木都在忙著湊學費,這不也是在變著法子幫他嘛,否則她也不會沒事兒在秦富貴面前自告奮勇跑這里來,可這個臭木頭怎么就不領情呢。
  秦雯恨得耳根子疼,可嘴里卻又不敢得罪他,于是就更加的郁悶。
  李子木不過是想戲弄一下她,這樣的好事兒他怎么會不愿意呢。只是現在看秦雯如此著急的模樣,沒想到她這么不經逗,李子木還想再戲弄戲弄,畢竟這樣的機會可不太多,一年到頭也不過就那么幾回而已。
  圓溜溜的眼珠子一轉,一條妙計跳上心來。
  沖著秦雯嘿嘿一笑,李子木一本正經地說道:“要賣也不是不行,不過你得先答應我一件事情。”
  “什么事兒?”
  李子木撇撇嘴:“反正不是什么壞事兒,而且絕對會讓你很舒服,我拿我李子木的人格向你保證。”
  “你這段臭木頭,還能有什么人格。”秦雯皺著眉頭盯著他好一會兒,看得李子木都有些心發虛,這才緩緩點頭答應:“好吧,不過要是讓我知道你敢騙我,小心我告訴王梅嫂子去。”
  “不敢不敢。”
  李子木嘻嘻笑著,心想著現在王梅和我蓋同一床被子,就算你當著她的面告我,我也沒什么好害怕的。
  看李子木笑得很猥瑣,秦雯眉頭一皺,覺得這次肯定又要吃虧,可是說出去的話也不好收回,何況現在也確實需要那些野味兒,大不了到手以后聽聽看他要做什么,實在太過分的要求不答應就是,臭木頭還能把她吃嘍?
  “嘿嘿,都散了吧,我要回家嘍。”
  李子木大手一揮,從大青石上跳了下來,周圍的孩子們見狀一哄而散,沒一會兒跑了個一干二凈。
  “走吧!”
  兩人各懷心思,一前一后向李子木家走去。
  “秦雯,我給你講個故事唄,你要聽么?”
  從這里回到李子木家尚有一段路,李子木眼珠子一轉,又想到個捉弄秦雯的鬼點子。
  也不知道怎么的,從小到大,只要和秦雯在一起,李子木就會變著法兒想要欺負她,可越是這樣,秦雯就越是像狗皮膏药般黏糊他,這讓他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議。
  不過其實很好理解的,如果你是個男人,多年以后,見到小時候那個你經常欺負女孩兒,已經嫁為他人妻,那一刻你就會徹底明白:
  原來那便是爱!
  只是李子木現在還沒有意識到這點。
  女孩心智早熟,秦雯現在心里雖然知道,可是女孩子向來都矜持,自然不會先說出來。
  很多時候,這便是導致同齡人的爱情胎死腹中的緣故。
  “哼,又是那些糊弄小孩子的故事吧,我看你就不要講啦,我可不是那些弱智的小屁孩兒,能夠被你耍的團團轉。”秦雯撇撇嘴,沒好氣的道,不過那渴望的眼神已經徹底出賣了她。
  “嘿嘿,故事是這樣的。”李子木笑著道:“從前有兩個人,一個叫‘窩艾立’,還有一個叫‘離矮臥’,后來有一天‘離矮臥’死了,那剩下來的那個是誰?”
  “當然是‘窩艾立’啊,不過誰會起這么奇怪的名字?”秦雯想也沒想便脱口而出。
  “我也爱你。”李子木笑得很歡樂:“哈哈……”
  秦雯一下子反應過來,小臉頓時羞得通紅,伸出手來便作勢要和李子木死磕,不過李子木這會兒早跑在了前面,秦雯不滿的哼叫了一聲,嬌叫著跟在后面沖了上去。
  兩人一路打打鬧鬧,不一會兒來到李子木家門前。
  黑子懶懶的趴在門前,見到是李子木和秦雯兩人,抬著頭伸伸舌頭搖搖尾巴,就算是打過招呼,繼續躺在門前睡自己的覺,一副‘我就是大爺’的模樣。在山上跑了一天,這條優秀的趕山犬也確實需要休息。
  秦雯上去逗了它兩下,見黑子沒什么反應,便不再理會,伸手就要開門。
  有黑子在的時候,李子木家的大門只是拿門栓前后別著,從來都不用上鎖。事實上,一條好狗勝過世上所有的防盜門,很幸運的是,黑子就是這樣的一條好狗。
  更幸運的是擁有它的李子木。
  “等等,秦雯,現在我來說說我的條件。”
  秦雯剛想要进去,李子木便伸手攔住了她,眨著眼睛笑嘻嘻的沖著她說道。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