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24章 捉奸必須靠手機

  看著李子木跳出水面,嚇得黄香香“啪啪啪”跑上岸。
  “唉,應該再晚些出來,等她脱光就好了。”李子木不無遺憾的感慨著,沖剛站到岸邊的黄香香調笑道:“嘿,香香嫂子,大下午的你跑這兒來,不會是專程來偷看我洗澡的吧?”
  黄香香俏眉一揚,在岸邊的柳蔭里氣得直跺腳:“臭小子,你連毛都還沒長齊,我才沒那閑心思來偷看你呢!”
  “呵呵,不管長沒長齊,我可不能給你看。”
  李子木笑了笑,沒再理會她,一個猛子又扎进了水里。
  大概過了一分多鐘,李子木正在水下玩得不亦樂乎,卻突然隱隱約約聽到一個女人的叫喊聲:
  “救命啊,救命……”
  聽聲音,赫然就是黄香香喊出的。
  “女人的屁事兒可真多,她怎么到現在還沒走?”
  李子木興味索然的沖出水面,抬眼一看,黄香香正在遠離河岸的深水區,雙手不斷地瞎撲騰著,一顆小腦袋時沉時浮,嘴里還在斷斷續續地呼喊著,每喊一下腦袋都要在水里淹上一陣。
  “這個蠢女人,怎么掉河里了!”
  李子木想也沒想,奮力游過去一把抱住她,吭哧吭哧給拖上了岸。
  黄香香一臉慘白,眼睛紧閉,一看就是淹水的跡象。這種事兒李子木見得也多,哪個夏天沒淹過人的,趕紧雙手交疊,朝她胸前狠狠壓了幾下,一股股河水頓時從她嘴里流了出來。
  不得不說,喂奶的女人那里手感很好,李子木這會兒雖然著急,可還是狠狠的過了一把手癮。
  眼看水已經出來的差不多,可是黄香香依舊沒有蘇醒的跡象。
  “難道淹死了?”李子木伸過手去嘆了嘆鼻息,發現她的呼吸很是均勻:“咦,沒事啊,按理說應該要醒啦?”
  李子木撓了撓腦袋,下意識的瞅了一眼,黄香香的眼角這時明顯动了一下,可是過了好一會兒卻依舊不睜開。
  李子木心里頓時明白過來:“這女人在發浪呢!”
  再沒有猶豫,李子木一把搂開她身上的短衫,大嘴立馬貼在豐滿上死命的舔著,一股沁人的奶香頓時竄进鼻孔,李子木狠狠吸了一口,只覺心曠神怡,疲勞盡散。
  “哦……”
  黄香香發出了动人的嬌喘,小手毫不客氣的伸了下去,握住了李子木的小伙伴,剛要再有所动作,李子木卻在她屁股上“啪”的拍了一下,趁著黄香香還在愣神,猛地從地上跳了起來。
  “嘿嘿,我可對你沒興趣,要讓秦雯那丫頭知道,她還不拿刀割了我!”李子木一臉的戲謔,臨走前還不忘沖著她拌了個鬼臉:“香香嫂子,我剛才是在救你呢,可你卻想著要占我便宜,真是好不要臉。”
  李子木這才是典型的不要臉,黄香香氣得都不知道要說什么。
  還沒等黄香香從地上起來,李子木便已經“撲騰騰”從岸邊游回到對岸,慢悠悠穿戴好衣服。
  回頭看了一眼對岸,黄香香衣服已經穿戴整齊,不過依舊沒走,還在朝李子木這邊望著。
  “這女人是怎么啦,這么渴望老子去搞她?”
  李子木苦笑著擺擺頭,好不容易才將這股欲念甩出腦海。剛才在岸邊施救黄香香的時候,說李子木沒有感覺那是在扯淡,任何一個男人在那樣的挑逗下,恐怕都會被勾起邪火。
  只是李子木沒那個膽量,在這小河村里除了王梅,還有一個女的很讓他又爱又怕,可悲的是,那女孩兒就是這黄香香的小姑子,秦雯。
  “他妈的,這都什么事兒,到嘴的肉都吃不得!”
  李子木無語至極,悶悶的扛起了獵物,穿過河上的木橋回到對岸,遠遠避開黄香香,慢悠悠晃进了村里。
  剛一进村,李子木便發現張老二躲在一個角落里,探頭探腦的向他家這邊望著。
  “張老二這個膽小鬼在做什么呢?難不成真像他婆娘說的,想要上我嫂子的床?”李子木心里不由泛起了嘀咕。
  仔細看張老二那鬼鬼祟祟的表情,李子木是越看越像,一股無名的怒火油然而起。放下背上的獵物,李子木讓黑子在一邊看著,腳步輕緩的像貓一樣溜到了張老二的身后,猛地拍了一下張老二的肩膀。
  “誰!”
  張老二后背一挺,僵尸一般跳了起來。
  等看清楚是李子木,張老二才送了一口氣,不過看著李子木有些不懷好意的瞅著他,張老二緩緩地下了頭,訕訕的笑道:“小木,我在這兒瞅你都瞅了好半天,你上哪兒去了?”
  “嗯?你找我有事兒?”
  李子木眉頭一皺,心想著看張老二的樣子,似乎不像是在說謊,可是無緣無故的,他來找我做什么?
  “嗯,是有件事兒,張叔想要請你幫幫忙。”
  張老二向左右瞄了瞄,確定沒人后,這才繼續道:“小木啊,憑良心說,這些年張叔對你怎么樣?你哥哥可是我看著長大的,他在的時候,我可沒少幫過他。他走的這些年,你家大大小小的事情,我也是能幫就幫,這些你心里應該都是有數的。”
  李子木撇撇嘴:“別扯這些沒用的,趕紧的,挑重點的來說,我還有事兒呢。”
  話雖這么說,可了解李子木的人都知道,他這話有可以商量的意思。
  事實上,李子木知道張老二是個好心人,暗地里也幫過他們不少忙,只是李子木向來討厭怕老婆的男人,尤其是這個張老二,知道自己的婆娘偷漢子,都不敢站出來說句話,李子木對他可謂是萬分鄙夷。
  張老二似乎有些難以啟齒:“小木,你知不知道,村里要我去市里參加駕駛員的培訓,今天下午就要走,得在市里待上一段時間才能回來。”
  “哦?這是好事兒啊。”李子木笑笑,心想著你要是不在家睡,你那婆娘肯定高興壞了,難道這不是好事兒么?
  “你這是埋汰你張叔呢!”似乎被李子木的笑容激怒,張老二終于鼓足了勇氣:“小木,張叔想讓你幫我監視牛春花,老子這次要你給她來個捉奸在床!”
  “什么?!”
  李子木跳了起來,差點兒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出了毛病,不過他用眼睛證明了耳朵是好的,因為他看到張老二點了點頭。
  “嘿嘿,看起來,張老二這次是要玩真格的。”
  如此一想,李子木心里竟隱隱生出一絲興奮來。
  “好!我可以幫你!”李子木回答的很干脆:“不過丑話說在前頭,我只負責幫你收集證據,剩下的事兒得你自己出面解決。不過你也別抱太大希望,你那婆娘賊機靈,我可不敢打包票一定會成功。”
  “這我知道,所以給你帶來了這個。”
  張老二從懷里小心翼翼掏出一件事物遞給他。
  “手機!”
  李子木眼睛頓時一亮。
  “從鄰村王大麻子手里買來的,小木啊,這次你可一定要爭氣。張叔這次去城里,估摸著那婆娘肯定會趁機胡搞,到時候你偷偷用手機拍上幾張相,老子拿著照片當面和她對質,看她還怎么狡辯。”
  “嗨,你可真是下得了血本啊,這是洛鸡亞的手機呢。”
  李子木接過手機看了看,大概八成新的樣子,檢查了一下照相功能,發現還挺不錯,李子木順手揣进兜里。在學校里他玩過別人的手機,熟悉其中的操作,只是一直沒錢買。
  張老二愣了愣,搓著手嘆著氣道:“其實老子也沒怎么想和她離婚,畢竟小寶年紀還小,不能沒有妈。只是這婆娘也太不是東西,老子忍她這么多年,昨天夜里竟然在我在家的時候還出去偷漢子。老子跟在她后面,誰知道最后被那婆娘給發現,回來后還和老子大吵大鬧了一夜。”
  “他妈的,不說了,想想老子都來氣!”
  張老二嘴里很少說臟話,看來這次實在是氣得太厲害。
  聽著張老二的苦水,李子木撇撇嘴:“嗨,我說你什么時候這么有種,感情是這么回事兒?”
  “兔子急了還咬人呢,老子這次一定要讓那婆娘知道厲害。小木啊,這次你要幫了張叔的忙,張叔回來,一定好好謝你。”
  “誰要你謝!”
  李子木撇撇嘴:“老子這是見你可憐,全村的男人,沒一個像你這么窩囊的。難得你男人一次,老子說什么也得給你整圓滿嘍!”
  被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教訓,張老二卻沒怎么發脾氣。李子木的性格他多少也知道一些,知道他對村里人一向都是刀子嘴豆腐心,現在既然親口答應下來,那就絕對會替他把事兒辦妥。
  再說前幾次捉奸時,也曾有李子木參與,只是兩人一直沒能成功。
  “這是張叔家里的鑰匙,哦,對了,還有手機充電器。”
  張老二把這些東西一股腦兒交給李子木,兩人站在墻角細細商量一陣,見時間不早,張老二這才急匆匆的離開。
  “嘿嘿,這次可有得玩啦。”
  李子木掂著手機,回去將獵物重新扛在肩上,一溜煙兒跑到家門口。
  “嫂子。”
  李子木在門前喊了一聲,可等了半天都不見有人開門。
  “咦,嫂子她難道不在家么?”
  李子木卸下獵物掏出鑰匙開了門,又七手八腳將它們搬到廚房儲存好。這些獵物李子木將會在明天拿去鎮里賣掉,在此之前一定得做好防護措施,既要防止被別的東西偷吃,又要防止死了的獵物發臭。
  不過李子木处理這些東西很有些經驗,不一會便已經处理妥當。
  做完這一切,李子木開始找尋王梅那熟悉的的身影。出去漫山遍野跑了大半天,王梅那动人的身体一直在他眼前晃荡,這會兒回到家卻反而不見她的影子,李子木多少有些著急。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