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村美嬌女娘》

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 > 山村美嬌女娘 >

第17章 天機不可泄

  直到女人上車,李子木才收回眼神,卻堪堪迎來王梅的一個白眼。
  “哼!”
  王梅沖他冷哼了一聲。
  李子木訕訕一笑,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。
  “施主,你果然重信守諾!”
  見王梅帶著李子木走過來,鄭半仙兒雙眼頓時一亮,對剛才那兩個信客的離開渾不在意:“原以為你我今生將會錯過,沒想到你們還能來,如此看來,世間一切果真是緣。”
  王梅擦了擦臉上的汗珠,拉過李子木恭聲道:“大師,您果然不愧是大家嘴里的老神仙,昨晚要沒有您出手施救,他肯定就沒命啦。我按照大師臨走前所說帶他上山,您有什么要吩咐他的,只管和他講。”
  鄭半仙兒摸摸胡子:“不是老道本事大,是這小娃娃福緣深,所謂‘大難不死必有后福’,這娃娃日后的成就,絕對非同小可。”
  “大師,真要如您所講,那就太好啦!”王梅的臉上頓時流露出滿心的喜悅。
  李子木卻是冷眼旁觀,還頗為不屑的輕哼了一下。
  鄭半仙兒顯然已聽到,不過臉上卻一臉的淡然:“施主,昨天老道臨走前,曾囑托務必要你來一趟,其實不為別的,只是想親手送你一件事物。這東西對施主至關重要,關系到施主的生死前程,還請施主務必時刻佩戴。”
  鄭半仙兒說著,從道袍里鼓搗出一枚玉觀音,極為慎重地遞給了李子木。
  “哈,臭老頭,你拿這玩意兒出來,想賣多少錢?”
  這觀音有龙眼般大小,晶瑩剔透,栩栩如生,李子木把它拿在手心里掂了掂,嘴角閃過一絲戲謔。
  現在的李子木,還沒有覺到這是個多么了不得的東西。
  王梅臉色立刻拉了下來,伸出手狠狠擰了擰李子木的耳朵:“你這孩子,怎么在和大師說話?”
  “哎,嫂子,這老頭明顯就是要騙錢的,你怎么就不明白呢。”李子木揉著耳邊,委屈的叫著。
  鄭半仙擺擺手,難得地笑了笑:“施主可能對老道有所誤會,老道剛才既然說要送你,那自然是分文不取,不過施主你倘若不想要,送還給老道那也不是不行。”
  “我才沒興趣戴呢。”李子木說著就要扔回去。
  “你敢不要!”王梅訓斥道:“拿來給我!”
  雖說王梅已經答應留下來,可李子木還是不敢有所觸怒,只好一臉無奈的將那玉觀音交給她。
  王梅接過來不由分說將它套在了李子木的脖子上,拉長著臉怒道:“你要是敢取下來,這輩子都別想我理你。”
  “這他妈的都是什么事兒啊,平白無故戴上這么個破爛玩意兒。一看就是個地攤貨,還要老子時時刻刻帶身上,簡直丟人得要死。他奶奶的,那也不算啥,要是有天老子一不小心把它給弄丟啦,讓嫂子發現那還了得?”
  李子木心里郁悶的想著,可是臉上還得裝出沒事兒人的樣子,實在是有苦說不出。
  當年蠱惑李大木上山獵殺白毛狼的,除了村里那個好色的村長,就是面前這個道貌岸然的臭老頭。李子木在學校學了不少知識,向來對這些裝神弄鬼的人沒啥好感,自從哥哥李大木走后,更是對眼前的鄭半仙兒恨之入骨。
  如今再攤上這么件事兒,真可謂是仇上加仇。
  看著鄭半仙兒那張欠扁的老臉,要不是王梅在場,李子木肯定會沖過去狠狠扁他一頓。
  不過王梅卻一臉的興致盎然,聽說這玉會關系到李子木的生死前途,就好奇的追問道:“大師,能說說小木以后會遇上什么事,不然干嘛要這玉護著?”
  “這些可是天機,老道也只能窺見一絲,所謂‘天機不可泄露’,窺視太多會遭天譴的。”鄭半仙兒搖搖頭,依舊一臉的風輕云淡:“不過李施主福緣深厚,遇事定能逢兇化吉,以后前途無可限量,施主你大可放心。”
  “可是……”
  王梅不死心還想再問,鄭半仙兒沖她擺擺手:“施主不必再問,命中有時終會有,一切福緣孽障自有因果,凡事也不可太過強求。如今天色已晚,施主還是請回吧。”
  鄭半仙兒大袖一揮,舉步便回了道觀。
  王梅被老道這話說得暈暈乎乎,剛理會出一些思路,卻哪里見得到鄭半仙兒半點兒影子,只好嘆著氣領著李子木沿著水泥路下山來。
  村外月色如鉤,西天晚霞正紅。
  古人所謂“月上柳梢頭,人約黄昏后”的美妙時光,正是此時此刻。
  王梅的煩心事自從被李子木耍手段解開,心情就一直不錯,如此良辰美景,走在路上的王梅難得小女人般哼起了歌來。
  在這浪漫暮色里,周圍的一切頗有些清新出塵的味道,世俗的**似乎全跑開了去。李子木聽著這悅耳的歌聲,嗅著從王梅身上傳來的那股淡淡的香氣,覺得整顆心似乎都融化在了這淡淡的月色里,早已沉醉不知歸路,只希望就這樣和她在這條路永遠的走下去……


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